徐州博物馆

景区介绍

徐州博物馆是徐州市人民政府在清朝乾隆皇帝南巡时行宫旧址上建立起的地方综合性博物馆,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

徐州博物馆建于1959年,坐落在云龙山北麓,历经三次改扩建,由陈列主楼、土山东汉彭城王墓、汉代采石场遗址、乾隆行宫及碑园四个展区组成。占地面积40000平方米,建筑面积近20000平方米,展厅面积6500平方米。并配有书吧、咖啡吧、纪念品商店等休闲服务区。

徐州博物馆陈列主楼为主展区,常年陈列有“古彭之宝”、“金戈铁马”、“天工汉玉”、“俑偶华彩”、“明清家具”、“邓永清捐赠明清书画”等展览。


特色景观

徐州博物馆陈列主楼为主展区,常年陈列有“古彭之宝”、“金戈铁马”、“天工汉玉”、“俑偶华彩”、“明清家具”、“邓永清捐赠明清书画”等展览。 
    “古彭之宝”组展是徐州博物馆的大型基本陈列,由徐淮初曦、汉室遗珍、史河流韵三个单元组成,展出各类文物珍品近千件。如新石器时代邳州大墩子遗址出土的彩陶和新沂花厅遗址出土的玉器、邳州戴庄战国墓出土的铜器、狮子山北齐墓出土的南北朝时期瓷器、雪山寺北宋窖藏出土的纪年铜乐器、故宫早年调拨的明清官窑瓷器等。 
    “天工汉玉”展厅展出玉棺、银缕玉衣、玉面罩、玉枕等葬玉;玉卮、玉高足杯、玉耳杯等成套玉酒具;S形龙、连体龙、蟠龙、飞龙等各种造形的龙形玉佩;玉戈、玉钺等玉兵器;玉豹、玉熊等玉雕动物;各类玉具剑饰;各种形制的玉璧、璜、瑗等玉礼器。这是我国目前唯一的出土汉玉常设展览。 
    “金戈铁马”展厅展出了徐州出土的古代兵器文物,如汉代楚王铁胄、札甲、大小鱼麟甲和各类铜铁兵器;唐、宋、元代甲胄、铁锏;明代徐州卫镇抚司出土的各类铜铁炮铳、鸟枪等,其中既有冷兵器也有热兵器,还有从地下城遗址整取的兵器堆积现场。这些珍贵文物将再现古彭大地金戈铁马、纵横捭阖的古代战争画卷。 
    “俑偶华彩”展厅展出徐州出土的西汉至宋代的俑塑艺术品。汉代的乐舞俑、彩绘仪卫俑、“飞骑”兵马俑,北朝门吏俑、彩绘女立俑,唐代三彩俑和宋代的卧妪俑等,造型各异,色彩鲜艳,体现出浓郁的时代风格和地域特色。


游览项目

陈列主楼

一楼通过运用现代陈列展示手段,展览徐州出土古代兵器文物,再现古彭大地古代战争画卷,全面反映徐州兵家必争之地的历史。

二楼陈列新出土的汉代玉器,拥有金、银、铜缕玉衣,在全国独一无二。

土山汉墓

土山东汉彭城王陵位于徐州博物馆北侧,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根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等记载为西楚霸王项羽谋士范增之墓,现存封土周径二百余米、高18米,是目前徐州发现东汉时期唯一的彭城王陵。《魏书·地形志》、《水经注》及方志等记载土山为高冢戍、亚父冢、范增墓。传说范增助项羽推翻秦王朝,深得士卒爱戴,死后士卒为其负土筑墓,所以土山是“掬土成 山”的简称。实际上土山是东汉某代彭城王的陵墓,遗址南北长200米、东西宽150米,面积约30000平方米。共发掘清理采石坑68处,其中开采空坑63处,石坯坑5处。另有刻字1处、石渣坑1处、墓葬2座等。遗址还发现采石工具宽錾、扁錾、凿、楔、锸和建筑材料、陶器等。采石场遗址的时代为西汉,可能延续至东汉初期。

西汉采石场遗址

位于和平路北侧、博物馆西南角,是徐州迄今发现的唯一一处汉唐以前的采石场遗址,反映了当时采石工序、工艺的全过程,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科学价值,2006年5月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该遗址的保护措施以保护现状和展示为主要目标,对汉代采石场采石坑、石坯坑进行原址展示,辅以说明牌、指示牌等。同时,利用多媒体展示采石工艺流程,增加参与性、趣味性和娱乐性。

乾隆行宫及碑园

乾隆行宫是1757年两江总督为清高宗乾隆皇帝南巡驻跸徐州,在原禹王庙基础上改建而成,现仅存行宫大殿,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行宫东侧碑园为一组清幽典雅的古典园林式建筑,园内陈列唐代石幢和唐宋时期的书法名家法帖刻石近百方,是一处典雅秀美的文物园林。


服务设施

讲解咨询、行李寄存、轮椅、儿童车、拐杖、雨伞、简易医疗救护、纪念品中心、茶吧休闲中心、学术报告厅

徐州博物馆纪念品中心位于博物馆主楼大厅西侧,营业面积近三百平方米,内含营业厅、书店、茶座等。环境优美,格调高雅。专营青铜器、陶瓷器、玉器等文物的复、仿制品,书法、绘画、拓片和各具特色的纪念品,经销文物、鉴赏、考古、艺术、地方文史等各类图书画册。


游客中心

设在博物馆陈列大厅一楼,是负责讲解接待、咨询、寄存、租赁物品、电话接听等所有有关观众游览所需的服务中心


交通指南

从火车站乘坐2路、11路、11附路到中山南路中医院站下车,步行至和平路101号即可到达,总时约24分钟; 
市区内乘坐12路、35路、38路、69路、604路、608路到中山南路中医院站下车,步行至和平路101号即可到达。 


解说词

第 一 展 厅   金 戈 铁 马

各位来宾,欢迎大家参观徐州博物馆!

我们来到的第一个展厅——金戈铁马,向大家展示的是历代徐州地区在战争、墓葬、遗址中留下的珍贵兵器。

前  言

徐州古称彭城,地处江淮平原,连接苏鲁豫皖,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在数千年的沧桑岁月中,徐州发生了200余场战事,无时无处不渗透着战争的烽火硝烟和兵戈铮鸣。辛亥革命领导人黄兴曾这样评价徐州的战略地位:“南不得此,无以图冀东,北不得此,无以窥江东。是胜负转战的古战场。”朱德元帅也曾高度评价说:“徐州是历史上进行决战的古战场。” 接下来,就让我们步入历史的长河之中,亲身感受这金戈铁马的岁月峥嵘。

在遥远的石器时代,不同部落之间虽然常有械斗发生,但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因为此时尚未产生阶级和国家,这种械斗没有什么明确的政治目的,同时部落之间的争斗也多使用日常的生产及生活工具。

首先大家所看到的这件三孔石刀保存完整,制作工艺精良,器型也较其它石斧更为先进,能够更加牢固地拴绑在木质的手柄上。

徐州地区分布有几处相对集中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这件石斧出土于著名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新沂花厅。花厅遗址是黄淮地区最重要的史前文化遗址之一,其文化特征反映出北方的大汶口文化和南方太湖地区良渚文化相互交汇的特点。花厅遗址出土的陶器带有典型的大汶口文化特征,而玉石器又与良渚文化相类,具有精细的打磨抛光和管钻技术。

石球在旧石器时代和新时期时代的遗址中大量出现,它实际上是一种较为原始的抛射武器。石球被绑在绳索一端构成一种称为“飞石索”的武器,使用者手持绳索另一端快速旋转,利用离心力将石球抛掷出去打击目标。

弓箭也是一种古老的弹射兵器,原始的弓是由单片木料制成单体弓,箭簇为石质或骨质。石球和弓箭的出现,进一步拉大了作战距离,加快了作战速度,提高了隐蔽性,是人类发明史上的重要进步,充分体现了人类的创造力。

这件嵌骨石镞出土于徐州境内邳州大墩子新石器时代遗址316号墓,墓中埋葬的中年男性右手握着骨匕首,左股骨上有石镞残留,通过X光片可以看出,三角石镞射入骨内深达2.7厘米。说明距今5000多年前,徐州的原始部落间就已发生战争,而此墓主人或许就是在战争中阵亡的武士,这也是我国发现的人类战争的最早痕迹。

接下来,我们通过这幅徐州历代军事战争表了解一下历史上曾在徐州发生过的主要战争。

据史书记载,最早的一次战争发生在公元前21世纪,即夏代初期的彭伯寿征西河平武观,而最近的则是著名的淮海战役。历史上规模较大的战争主要有春秋时期晋楚夺取彭城之战、秦末楚汉相争以及三国时代徐州之乱,之后会向大家简要介绍一下这几次战争的基本情况。

第一单元  方国兵武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霸、战争频繁,在这种背景下,兵器种类不断增加、制作工艺愈加进步。其中戈、戟、矛为中长兵器,刀、剑、匕首为近身短兵器,弓箭为远射兵器。

考古出土的年代最早的剑是西周时期的遗物。1956——1957年在陕西长安张家坡西周墓中,出土了一把短青铜剑。剑为“直兵”,尽管在中原车战中作用及威力有限,但却适合步兵作战,因此在具有特殊地理环境的吴越地区发展迅速。

春秋战国时代铸剑工艺越发精湛,此时出现了一批铸剑名师。接下来,我们到特展柜来看看当时制作技术最为先进的复合剑。复合剑,又称为双色剑。战国末期赵国哲学家荀况在《荀子》一书中曾说:“白者所以为坚也,黄者所以为韧也,黄白相杂则坚且韧,良剑也。”这里所记载的,就是战国铸剑工匠们发明的全新的青铜铸剑技术——嵌铸法。此剑中脊含锡量较低、韧性强,使剑不易折断;两侧的含锡量高、硬度大,使剑更加锋利。嵌铸法代表了中国古代青铜冶铸技术高度发达的水平。

第二单元 汉楚王师

汉代铁器的使用逐渐增多,铁制兵器亦数量大增。徐州作为楚国国都,出土的兵器种类齐全,等级较高,工艺精良。汉代部分的特展柜展示的就是几件较为先进的钢铁兵器装备。

首先看到的是1995年在狮子山楚王墓发掘出土的铁甲和大鱼鳞甲。汉代将铁铠甲又称为“玄甲”。狮子山汉墓一共出土4领甲,即一札甲、一大鱼鳞甲和两小鱼鳞甲。从出土时的状态来看,当年埋藏时先将铁甲折叠成卷用丝绸包裹,再存入漆木箱中。

札甲因形如书札,故名“札甲”。 由身甲、肩、披膊、甲裙几个部分组成,右开襟。 这种形制的甲衣目前出土极少,这种甲衣便于受损后及时修补,而且伸缩自如,不易松脱。

大鱼鳞甲的甲片由肩甲、身甲、前裙甲构成。在北洞山和驮5楚王墓也各出土一件,其中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这件大鱼鳞甲是目前考古出土的年代最早的大鱼鳞甲实物。

中间的铁胄是与札甲配套使用的,由胄体和垂缘两部分组成,约120片,重4.7千克。胄体如覆钵形,垂缘略呈上小下大的喇叭形,可上下伸缩。

甲胄是古代战争中重要的防护装备,我们所看到的这两套应属于重甲,是狮子山墓主人——西汉早期某代楚王作战时穿着。

经过专家的研究,这件甲衣的铁片是采用当时比较先进的炒钢技术制作而成,改变了以前将生铁反复加热再冷却的脱碳法,直接通过对液态铁不断搅拌来脱碳,能够按照生产的具体要求加工制作熟铁或低碳钢。可以说,这种炒钢技术和利用现代工艺制作的钢制品在本质上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接下来看到的这一组是狮子山楚王墓西侧耳室中出土的铜铁兵器,其中的青铜剑3把,当时是放置在漆盒内,原本皆有剑鞘,但现在都已朽毁,剑鞘上还装饰有玉质的剑珌和剑璏。铁剑两捆,共25件,原来都有夹纻胎的剑鞘,剑柄处原缠有丝缑。

汉代的青铜兵器已出现由实战向装饰转变的趋势,等级较高的佩剑均装有精美的玉剑饰。在徐州出土的青铜兵器大多制作精良,很多兵器的刃部时至今日依然锋利如初。狮子山楚王陵出土的大量文物中不乏装饰精美的青铜兵器,这些兵器采用错金银、鎏金、镶嵌等金属工艺进行装饰,本质上属于兵礼器或仪仗器。

鸡鸣戟形状较特殊,其援部略为弧曲,类似雄鸡啼鸣时的拥劲之状,因此得名“鸡鸣戟”或“拥劲戟”。是适合车兵作战的武器。

放在展橱中央的是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错金银嵌绿松石铜矛头,长14.5厘米。这件矛头的装饰极其精美,矛身和中脊采用金银错工艺,装饰有云气纹几何图案,骹的部位正反两面镶嵌有二十余颗绿松石,骹口一侧铸耳,用以系缨。

箭镞是装在箭矢前端的锋利尖头,一般以金属制造,也有骨质的,其形状从整体上看略呈锐角等腰三角形,三翼末端有倒刺。这种构造其实含有较高的科学依据,能够有效减少箭矢在发射中的空气阻力,提高命中率。

铜铍,外形似剑,底端加长木柲。其起源于春秋时期,秦汉时仍延续使用。铍过去曾一度被误以为是剑,直到秦俑坑发掘时,人们在铍头后面发现了长木柲的痕迹,才辨明其真身,是一种长兵器

接下来看到的是两件形制相差较大的矛。矛在古代名称很多,也称为锬、槊、鋋等,后世也称矛为枪。它是一种尖头直刺的武器,一直被广泛应用。这件长矛总长2.15米,也称为锬,是骑兵作战时的武器。

剑椎:这种兵器既可直刺,又可以锤击,据史料记载,秦末时期韩国贵族张良在博浪沙伏击秦始皇时所用的就是这种剑椎。

钩镶:是由盾演变而来的防御性武器。其形状两头有钩,用于钩束敌人,中间为镶,起到盾的作用。钩镶常与利刃同时使用,具有较强的杀伤力。汉画像石中就有不少表现武士使用钩镶搏击的场景。

铩是一种直刺的长柄兵器,由铍演变而成,与铍的区别是铩采用骹装柄,骹与刃之间有两端上翘呈锐尖状的横格,在实战中具有格架功能。

钺戟:这种形制的戟比较特殊,原来戈的部分由斧钺代替,可劈可刺,而以劈砍为主要功能,也有专家称其为“戚矛”。而钺本身多作为兵礼器,所以这种钺戟也应是士兵在仪仗或仪式中手握的执戟。

这件看上去虽不起眼的长剑其实却是一件国家一级文物,大家可以仔细观察剑柄位置上有用错金工艺书写的隶书铭文 “建初二年蜀郡西工官王愔造五十炼···孙剑···”、“直千五百”等字样。通过分析剑上铭文并利用仪器检测能够证明这是一把锻造于公元77年的钢剑。此剑具有极高的科技价值和文物价值,可谓是目前在我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钢剑之一。

铁质兵器的出现稍晚于青铜兵器,出土的铁兵器由于受环境潮湿的影响以及铁易锈的原因,保存状态较差。尽管如此,仍不难发现出土的各类铁兵器一般比同类型的青铜兵器更长。这是因为铁比青铜合金具有更好金属延展性、韧性及硬度。随着时代的进步,铁兵器也逐渐代替了青铜兵器,开始登上了中国战争的大舞台。

环首刀是骑兵作战的重要武器,环首部分起到平衡刀的重心的作用,在快速的骑兵对战中,比剑更加具有劈砍的威力。因此在实际作战中越来越多的使用刀,而剑多成为了习武或佩带的兵器。

铜弩机,是一种由机栝控制的弓,由一整套较为复杂的零件组成,在古代曾是一种非常先进的远射武器。战国时代弩机就已经广泛地应用于各诸侯国的军队。到了汉代,弩机的使用更为广泛,其形制也有了很大改进,出现了铜质的弩机匣并改进了望山(用于瞄准射击目标的装置),从而大大提高了弩机的性能。在火器登上历史舞台之前,弩机一直是古代军队中的重要作战武器,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甚至被誉为“中国之利器”。 我们看到的这种叫擘张弩,有效射程在60—80米左右。此外还有蹶张弩和腰引驽,虽然出土实物较少,但在汉画像石上却多有反映。

第三单元 陈兵列武

汉代以后,铁被广泛应用于制作各类兵器,并且大部分兵器都朝向利于骑兵作战的方向发展。这一阶段徐州地区出土的兵器资料相对较少。

辽代具装骑兵,这种型式的甲胄自宋至明一直通行,也最为常见。甲胃在宋代已经定型,并有了相当完善的制作技术和规格,对甲胄的尺寸、铁片数量及重量(包括各部分及每片铁片重量)、耗费工时、制造过程等都做出明确的规定。古代甲胄制作起来既费工时又笨重,根据《宋史·兵志》记载,一套全副装甲可重达四、五十斤,甲叶约有一千八百二十五片,以当时的制作条件计算需花费约七十个工时。而全副武装的兵士着甲后也会变得行动不便,影响作战。因此,随着火器战争时代的到来,这种甲胄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一件完整的甲胄主要由头盔、盆领、身甲、披膊和吊腿组成。身甲是保护胸背的部分,用带子从肩膀上系联,并从腰部束扎,腰下垂有两片吊腿。身甲上缀披膊,左右两片披膊在颈背后联成一体。在古代,头盔又叫兜鍪(mou2),是保护头部的甲胄。推测这套甲胄的主人身份或许是将军。

古代战马也会身披盔甲,这种盔甲称为“马甲”,主要由面帘、鸡颈、当胸、身甲和搭后五部分组成,可以保护战马的头、颈、躯干等部位。马甲又分为铁制和皮质两种,史料记载,辽宋金元时期,契丹和女真这些游牧民族的骑兵战马都装备有铁马甲,为重骑兵。金代时期的北方军队中有一只重甲骑兵,号称“铁浮屠”,意思是“像铁塔一样坚不可摧”。可见当时这样全副武装的重甲骑兵是非常有震慑力的。 

钩镰枪是中国古代一种用于直刺和钩杀的长柄格斗兵器。其外形似戟,可以看作是把戟横向的锋刃向内侧弯成了钩镰枪。其前有锋利枪刺,以刺为主来杀伤敌人,又可钩住敌人铠甲将其拉倒在地。钩也具有防止枪尖刺入过深不易拔出的作用。钩镰枪最早出现在唐代。到了宋代,钩镰枪的使用发展到了顶峰,攻城野战中大量运用此类武器。

蒺藜有木、金属之分。木蒺藜是一年生的草本植物,果实外壳有坚硬的刺。古时作战常常就地取材,撒布于敌方必经的隘路、小道或浅水中,用以刺伤敌军人足马蹄以制约敌军行动

金属蒺藜是人工铸造的仿生武器,具有木蒺藜同样作用,但不受自然资源的局限。金属蒺藜材质有铜、铁等,更坚硬,杀伤力更大。

铁蒺藜俗称扎马钉,一般有四根伸出的尖锐铁刺,着地时总有一刺朝上。有的铁刺中心有孔,常用绳穿连,便于携带、布设和收取。铁蒺藜有扎伤人足马蹄的作用,而更重要的作用在于可以减缓敌军行进的速度。

礌石是一种防御型的石制武器,通过高处向下滚动,借助惯性及重力加速度杀伤敌人。礌石往往是通过礌石孔投射。即在垛口墙一侧建礌石凹槽,可将投放下去的礌石抛得更远。礌石有多种形制:一种是将毛石打磨成球状,器形较大;另一种用毛石打制成近似圆形,形制不甚规整,大小也不一。

布鲁,蒙古语意为“投掷”,是指一种投掷器,最初作为狩猎或防御工具,其形状为一根头部弯曲木棒。根据具体形状和用途不同,布鲁又可以分成三类,布鲁后来逐渐演变为一种单纯娱乐的投掷游戏,成为蒙古族的民间体育项目,民间称为“赛布鲁”。

第四单元 明卫清炮

2004—2005年徐州发掘了位于市中心大同街的明代徐州卫遗址,掘明代房址24间出土大量刀、剑甲、弓、枪、炮、铁弹、铅弹、火药、标尺等冷热兵器,以及投壶、炉、青瓷虎子、文具等生活用具

我馆整取了其中一座堆满了盔甲与火铳的兵器库并进行了复原。同时,还发现了一块刻有“徐州卫镇抚司公厅,成化二十年镇抚张茂改建立”铭文的石碑,记录了改建后的卫所共有22间房屋,与考古发掘的结果基本一致。以上考古发现较为完整地展示了中国古代卫所的建筑面貌、兵器种类和时代性质等。

明代兵器以火器的种类最为繁多,主要有鸟铳、弗朗机、铜炮,红夷大炮及火药、炮弹等,反映出当时火器的主要类型和发展历程。

弗朗机是指葡萄牙人制造的后装火炮,在传入中国后,人们对其进行了改造或仿制并大量投入使用,成为明代军队中主要火器之一。和中国往的炮相比,其口径和炮身长度的比值比较大。由于炮身并不是扩展形状,所以能有效地利用火药燃烧产生的强大气体,从而使发射出去的弹丸具有更大的射程和相当大杀伤力。

鸟铳是明清以来对金属质管状轻型手持火器的统称。公元1132年,南宋发明了可称为现代管形火器鼻祖的火枪。南宋开庆元年(1259年),寿春地区又创造了一种突火枪;14世纪的元朝发明了世界最早的金属管形射击火器—---火铳。

15世纪初,西班牙人研制出了火绳枪。其后它又被明王朝仿制,因其枪口像长的鸟嘴,当时的中国人称其鸟嘴铳,或因其可击中飞鸟而称之为鸟枪。这种早期的枪基本都以黑火药为发射药,用碎石或铝做弹丸,在枪尾用火绳或燧石点燃火药发射。明徐州卫镇抚司遗址出土多支鸟枪,长116厘米,口径2.5厘米,也是我国存世年代最早的步枪。

锁子甲,也称为“环锁甲”,早先是西域民族使用的铠甲,在古代中原地区极少见到,故十分名贵。据史料记载,唐代地处西域的康国曾向唐朝宫廷供奉锁子甲。 清代八旗士兵则多穿锁子甲,在腰部以下还配有铁纲裙和铁纲裤,足穿铁纲靴,这种较为轻便的甲胄,制作技术较以往更加精密。

异型兵器:清代各种火器依然沿用明代的主要种类。清政府长期实行闭关锁国政策,阻碍对外交流通道,因此导致火器仅在形式上略加改变,至于功能、效力等关键效能则并未见长。直至清末,政府才引进了新式火器。 清代的冷兵器也继承了宋明以来的主要种类,实战性的兵器主要有矛、枪、箭、刀等,但是这些落后的冷兵器显然已不再适用于近代战争,多是个人使用的兵器。

红夷炮指的是荷兰人制造的专门用于海战的大炮。炮弹多以铁、铅制成,是当时比较先进的火炮。

火药:火药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是用硝石、硫磺和木炭三种原料,经过均匀拌合而成的。火药在北宋时期就开始应用于军事战争。古代火器主要分为燃烧性火器和爆炸性火器两大类,其中燃烧性火器是首批创造的火器,是火药用于军事的标志。

河清门石匾:老东门遗址出土,明代崇祯年间制,是考证明代徐州城的重要实物资料,河清门石匾出土地点应是明清徐州城东门位置所在。

第二展厅 汉室遗珍(金银铜器)

大家来到二楼参观可以看到有三个展厅,这些展厅相对独立,展出的都是徐州汉墓出土的文物精品,有独特的地方风格。

前   言

现在我们来到的是第二展厅—汉室遗珍。可以说两汉时期是徐州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期,以汉墓、汉兵马俑和汉画像石为代表的两汉文化,名扬海内外。

汉代的青铜器造型上一改商周时期的厚重、古拙的作风,变得轻便而灵巧,更适合现实生活中的需要,装饰一般都以素面为主,徐州出土的汉代青铜器,继承并发展了战国鎏金、镶嵌、错金银等新工艺。

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几件铜锺。锺,是汉代盛酒器。汉代,与此形制相同盛酒器,其上铭文或作“壶”,或作“锺”。 而且有汉墓出土一件铜锺与同墓出土的一件铜壶造型相同,大小相近,这件锺的底部圈足上刻有“明光宫赵姬锺”字铭。另外,同墓出土的锺,也带有“明光宫”铭文。

这里展出的是一组铜鼎。鼎除了作为日常生活使用的炊器与盛食器外,更多被用于贵族宴飨,祭祀等重要礼仪活动。不同于其他铜礼器,鼎在商周时期还被赋予更多的权力象征,包括王权。相传大禹铸九鼎象征九州,从此九鼎成为夏、商、周各代的传国宝器,谁得到九鼎就等于夺得了国家政权。如文献记载的列鼎制度:天子九鼎,诸侯七鼎,大夫五鼎,元士三鼎或一鼎。这说明对不同的身份用鼎的数量是有严格限制的。

接下来,展出的是一部分非常珍贵的印章,它们的出土是研究汉代历史重要的文字资料。

在前面的小展橱中还可以看到一枚“宛朐侯埶(yi4)”龟钮金印,此印为1994年徐州簸箕山汉墓出土,印文 “宛朐侯埶”四字篆书。

这里展出的大部分都是狮子山、北洞山楚王墓出土的印章,这些印文所反映的楚国官职包含宫廷官员、下属诸县官员和军队将官三部分,使我们得以了解楚国相当庞大的官僚体系,再次印证了《汉书》中“宫室百官同制京师”的记载,也对研究文字书法、篆刻提供了珍贵资料。

这是在徐州博物馆北侧的东汉彭城王家族墓葬中出土的一件珍贵文物——鎏金兽形砚盒的照片,实物珍藏在南京博物院,它分盒盖、盒身两部分。盒身作奇特的怪兽伏地状,兽背为盖,盒内嵌石砚板,有一柱状研石。它通体鎏金,点缀镶嵌青金石、绿松石等,工艺构思新奇,制作精巧。

这件北洞山楚王墓出土的铜铺首为兽面衔环式样。兽面双目突出,双身外撇,整个兽面装饰鳞形纹、麻点纹等。背面有两竖长方形鋬。这种铺首尺寸较大,兽面威严,象征着权力和地位,应是墓室门上的装饰。

铜带钩在汉代用于系结束腰的革带,系结时,钩首可以直接钩括在革带另一端的孔洞中,也可以在相当此孔洞的位置处装环,钩与环相括结。补充:带钩是汉代贵族服饰的必备配件,不但具有实用价值,在装饰方面也极尽巧艺,材质多样、造型各异,大小不一,反映出当时高超的工艺水平和制作技术。材质除了铜之外,还有金、银、玉等。

身后的特展橱中陈列了一件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铜豹镇。汉代在床、榻等家具及室内地面就坐之处通常铺席,为了避免起身落座时折卷席角,通常在四角放置镇,此件铜豹镇及为镇席用具。

旁边特展橱中展出的是一种铜扁壶,它当时与银盆、银锅、银鉴等沐浴用器同出土,应该属于沐浴器具,是沐浴时用来舀水或往浴者身上浇水用的。扁壶出现于春秋时期,在西汉是较为常见的器物,质地有漆木器,也有铜器。

铜镜是古人照面容的器具,它的使用源远流长,据目前考古发现,早在4千年前的齐家文化中,就发现了铜镜。铜镜经历了三、四千年的发展,到清代乾隆以后,才被玻璃镜所取代,汉代铜镜制作精巧,纹饰丰富,展橱中这面西汉早期的人物画像镜尤为珍贵。

度量衡是保证社会经济公平顺利进行的重要工具,它与生产和生活密切相关,成为人们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器具。西汉时期,徐州地区经济文化相当发达,随着农业、手工业、商业的发展,当时的度量衡得到了进一步的统一和完善。

这组是灯台,其中一件是铜形灯,口沿外附叶形柄,柄背面阴刻隶书“赵姬家”三字。盘下有三蹄足,盘内有锥状火主。

熏炉是汉代贵族常用的室内用具,主要用于调节室内空气和熏衣物。汉代较流行博山炉,出烟孔被塑造为山峦重叠之势,多开在隐蔽处,平视不见孔隙,熏香时却升起袅袅烟气,一如晨雾暮霭,云蒸霞蔚的景象。

应为汉代盛酒的容器,一件没有盖,物体两侧有对称的小铺首衔环,三只兽状足,另一件有盖并带有做工精细的提梁,更加方便实用。

这件狮子山楚王墓的铜勺当时和另外三件形制相同的勺子同放于一个陶瓮内,同时出土的还有大量庖厨用器。勺的后端为龙首形,一铜环正从龙口中穿过,造型别致。铜勺除了盛食物外,也可以舀酒,汉代画像石中常见樽中置勺。

这张照片上的铜牛灯是徐州刘楼汉墓出土,高26.8厘米,整体作水牛驮灯的造型。牛背上灯盘可以左右旋转用于调节灯光的照射方向。点燃时油烟通过牛角进入牛腹,牛腹中预先放入水,便于过滤烟垢,避免烟尘飘浮污染空气。

这件铜匜与庖厨用器同出,匜的前部有一长方形流,流口稍宽,流口下铸有“食官”等字样,后端有一环形钮。匜是水器。文献记载,匜的用途是盛水后从上往下浇水以供洗手,下面用盘承接洗过手的水,往往与盘一起使用。

汉代皇帝每五日为官员放假一天,在家沐浴浣衣。“休沐”成为朝廷官员法定的假日,由此可见沐浴是当时王公贵族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他们沐浴的目的早已超出洁身净体的范围,更注重美容健身和养生。

特展橱中陈列的这几件楚王墓出土的大型器均与沐浴有关。

东洞山楚王墓出土的鎏金铜盘口径68.5厘米,重10公斤,通体鎏金,腹部阴刻“赵姬沐盘”四字。虽埋藏地下两千年,出土看来仍然金光灿灿。《说文解字》中“沐”指洗发,这件沐盘应该是王后赵姬沐浴用器的一件。 

在此之前,我们看到了好几件带有“明光宫”、“赵姬”铭文的器物,这就不能不提到徐州东洞山楚王墓。这处墓葬由一座楚王墓、两座王后墓组成,楚王墓在明代以前就被盗掘一空,出土沐盘的王后墓中还有大量铜器、玉器等珍贵文物出土。

是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环下腹部刻阴文篆书:“宦尚浴银沐容二石一斗五升重一钧十八斤十两第一御”铭文记录了银的用途、重量和容器,表明其是沐浴用器。这件银盘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汉代时期体量较大的一件银器。

这件大铜釜与银鉴同出于狮子山楚王墓,出土时釜内盛满清水,水内似有一瓢形物,搬动时因水晃动,瓢形物随即消逝。釜内的瓢形物或许是当时放置的舀水瓢,历经两千多年后,水瓢已朽毁。釜为蒸煮器,当时与沐浴用器同出,应是沐浴时煮水所用的器物。

这些个铜臼、铜杵和铜量是和数件套在一起的大铜鉴、铜扁壶等沐浴和盥洗用器一同出土于羊鬼山陪葬坑。根据铜舀上“口宦药府······”铭文显示,这些臼、杵和量是王侯贵族沐浴时常用的捣制保健药材和称量药材的器具,足见王侯贵族们对养生保健的重视。

铜釜甑是汉代蒸食的常用炊器。铜烤炉腹部装饰有四个兽首衔环铺首,下部带有三个兽蹄足。烤炉是汉代常用的烤制肉食的器具。广州南越王墓出土有长方形的铜烤炉。烤炉内还放置有两股和三股的铁插。另外在一些汉画像石刻和一些汉墓壁画中也可以看到烤制肉块、肉串的场景。这些资料可以表明,烤肉是当时上层社会流行的佐酒佳肴。

鎏金铜钫为酒器,上有覆斗型方盖,做有四只凤鸟形钮。颈部留有一周垂三角纹痕。腹上部两侧有对称的铺首衔环,平底下有圈足。

这两件鎏金铜铺首大小和形制相同,都是兽面衔环式,从出土位置和尺寸看,它们应是漆木器上的装饰。

这幅照片展示的是狮子山楚王墓出土金扣嵌贝腰带的现场。可以看到有两条形制相同的腰带重叠放置,通长97、宽6厘米。腰带两端为纯金铸成的带扣,中间由丝带编缀三排海贝组成带体,海贝中加缀了数朵金花装饰。

第三展厅 天工汉玉

我国汉玉出土虽多,但仅徐州最为集中,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天工汉玉”是我国唯一汉玉专题常设展览,也是本馆最具特色的展厅。

前  言

汉代是我国古代玉器发展的巅峰时期。汉玉以其巧夺天工,精美绝伦而饮誉于世。玉器被广泛用于礼仪、装饰、丧葬和生活等方面。汉代楚(彭城)国的治玉业十分发达,徐州汉墓出土了大量的玉石制品,代表了汉代玉材和治玉工艺的最高水平。

第一单元 礼仪用玉

汉代的礼玉延续周代的传统,但已远不如周代普遍和严格。主要用于祭祀、朝聘、军事、婚葬等礼仪活动中,器型类别较少,主要有璧、圭、璋、戈、钺等。

玉璧在汉代时最主要的礼仪用玉,基本出土于大型墓葬,在但是皇室贵族的礼仪活动中应用广泛。根据文献记载:汉代继承先秦“以苍璧礼天”的习俗。

半璧为璜,璧的一半称为璜,它的起源与天上彩虹有一定的联系。原始社会早期,先民视虹为神兽,认为它的出现非凶即吉,并对它产生了崇拜,后来用玉模仿彩虹的形状做成玉璜。《周礼》记载“以玄璜礼北方”。

圭大体呈长方形、上端尖锐,下端平直的片状玉器,用以祭东方,多用青玉制成,礼东方之神“青龙”。与大量出土的玉璧相比,考古发现的玉圭数量较少。

璋成扁平长方体状,一端斜切,另一端有穿孔。《周礼》记载,圭是祭祀南方之神的礼器,也用做天子巡守祭祀山川或军队做符节器。

玉饰,为新疆和田白玉雕琢,色泽泛青,局部有沁斑,造型略呈铲形,框内透雕一只身躯弯曲的螭龙,龙身翻转成S形,具有挣脱外框束缚的张力,框外前端和一侧透雕卷云纹,全器造型奇特,有动有静。铲形后端有短柄,上有一圆孔,由此判断,应为安装在某种器物上的饰件。但是关于它的用途专家们提出了不同观点。卢兆荫先生认为其可能是文献记载中的“玉梢”,是古代祭祀结束时,歌舞者手中所持杆上的玉饰;孙机先生认为属于异形剑首;王恺先生认为属于礼兵器中的玉钺。

玉戈为新疆和田青白玉,质地细腻,色泽温润。玉戈短援、长胡,胡刃上有一棘刺,阑侧三穿,方形内上有一横三角形穿孔。援和胡部主体是勾连云纹。援、胡之下透雕有一只异常凶猛的螭虎,尖耳圆腮作奔走状。玉戈主体两面纹样相同。值得一提的是戈内两面纹样的差异,一面浅浮雕猛虎,另一面浅浮雕朱雀纹。整件作品造型别致,纹饰精美,堪称同时期玉雕中上乘之作。

第二单元 装饰用玉

装饰用玉主要有佩玉及器物上的装饰品两类。佩玉不单纯是装饰品,古人还将玉器道德化、人格化,故有“君子比德于玉”之说,将玉器视为高贵身份和高尚品德的象征。

双龙玉佩

出土于狮子山楚王墓,玉质为和田青白玉,略呈长方形,一侧龙角有沁斑。玉佩上部两侧为两条相背的虬龙,龙头朝外,龙尾内卷,二龙的龙身后部相连,并形成T形孔可以穿系,整体器物透雕,造型庄重。自新时期红山文化最早出现的玉龙开始,历代玉龙的造型千变万化,作为龙形玉佩有单体龙,双龙同体等,这件联体双龙配极为稀少,是同时期的佳作。

S形玉龙佩 1

出土于狮子山楚王墓,质地为新疆和田白玉,莹润透明,有玻璃光泽,局部带沁斑。身体卷曲呈S形,双目圆睁,爪趾锐利,龙尾上卷,通体饰勾连涡纹。龙作为中华民族和黄权的象征,是被高度神话的动物,这件玉龙继承了战国玉龙的雕琢风格,采用阴线刻,浮雕透雕等技法,把龙潜深渊,蛰伏待时的意蕴刻划得淋漓尽致,玉龙眼睛地下方有一钻孔,佩戴时作竖立状,由于此件玉器上乘的质地及超凡的做工也从徐州所存出土玉器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徐州博物馆的标志

龙凤纹玉璜

此件玉璜是狮子山楚王墓出土97件玉璜中最精美的一件,用新疆和田白玉雕琢,双面纹饰,采用浅浮雕两面共饰20条龙,4只凤鸟和2个兽面,构图饱满,给人以龙凤呈祥,龙腾万里之感。

玉组佩 (11件为一组)

08年骆驼山世贸汉之源工地43号墓出土,组佩置于墓主人胸腹间,由1件玉环,1件玉龙,3件玉衡,5件玉舞人和1件觽等共11件玉佩组成,此玉组佩组合规整对称,应是墓主人生前佩戴之物。

玉璜:玉璜是成组玉佩的主要构成部分,徐州发现的玉璜数量多且质量精,多为和田玉雕琢而成,采用阴刻、浮雕、透雕等技法,装饰纹样有蒲纹、谷纹和勾连谷纹等。还有一些大型玉璜的上下缘有优美的透雕附饰,这在已发掘的汉代陵墓中都是无与伦比的。

玉环:玉环为组玉佩的一种,这件龙凤纹玉环通体采用和田玉制成,温润光亮,整环透雕三条虺龙作盘绕状,环身透雕有熊、凤鸟及卷云纹,线条舒展流畅;同样,这件旋纹玉环也极为难得,除了选材上乘外,它的雕工亦与众不同,因为我们看到的汉代玉器装饰大多为阴刻,而这件是阳刻,富有立体感。通常玉环多用于组玉佩的中部,且直径较小。

玉舞人:玉舞人佩,大多出土于女性墓葬,是贵族妇女喜欢的一种佩饰。佩戴时和其它的玉配套组成串,挂在胸前或腰间,汉代是我国历史上音乐舞蹈发达的时期,中央朝廷有主管音乐的官署——乐府。当时皇帝的后妃都是歌舞能手,玉舞人是汉代女性翩翩起舞的真实写照,不仅是优美的玉雕艺术品,也是研究汉代舞蹈的实物资料

玉翁仲是一种辟邪的玉佩,相传翁仲本名姓阮,秦始皇看到他身材高大,武艺超群,派他守卫临洮,威震匈奴,翁仲死后,用铜铸了它的像,放在咸阳宫司马门外,后人因他有神威之力,用只雕成他的像,守护坟墓,自然也可以随身佩戴驱除邪魔。

玉觿:玉觹是由原始社会佩戴兽角或兽牙的习俗演变过来的,是古代用于解开绳结的用具,是汉代贵族墓葬中常见的佩玉。

这件玉冲牙,外形呈半月形,整体造型为一尖尾虺龙,龙身饰勾连涡纹,颇似鳞甲,龙身下缘透雕出变形龙须,后部饰疾行而回首的游龙,造型充满动感,在组玉佩中,通常有两件一左一右,两相呼应,恰好形成一圆。

玉蟠龙纹佩北洞山楚王墓出土,以透闪石为器料,由于受沁呈鸡骨白色,并有黄白色包浆。工艺上采用圆雕、透雕、浅浮雕和阴线浅刻等技法,在玉佩的两面和边缘雕有6只龙,有的头部外伸,有的盘曲在玉佩表面,重仅18克,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出廓龙形玉佩出土于狮子山楚王墓,用和田白玉制成,龙体丰满,张口露齿,身饰勾连涡纹龙爪简化变形,龙尾呈凤尾形,龙身上下透雕云纹,给人以龙腾万里之感,这种龙头凤尾的造型在汉代十分罕见,具有西汉早期玉龙典型风格。

玉飞龙:徐州天齐山汉墓出土,这种立体造型的腾龙在汉代玉龙中非常少见,龙回首,足变形成卷羽,整体造型劲健有力。

凤鸟螭纹玉剑珌北洞山楚王墓的这件玉剑珌以透闪石雕成,玉质晶莹润滑,通体透雕5个螭虎和1只凤鸟,形制比较特别,充分体现了西汉时期精湛的琢玉工艺

宝石珠:除和田玉外,汉代也大量使用其他宝石来做装饰,像绿松石、琥珀、玛瑙、水晶、红黄宝石等具有透明的质地、多彩的颜色的各类宝石,都是汉代人们钟爱的装饰品。

韘形佩:两汉时期,除了成组的玉佩外,还流行一种可以单独佩戴的玉饰——韘形佩。韘是古人射箭时戴在右手大拇指上用于拉弓钩弦的用具,随着时间推移已逐渐演变为装饰用的佩玉,汉代的韘形玉佩,一般作扁平状,主体略呈椭圆形,两侧透雕的附饰,都不是实用器而是人们身上佩戴的一种饰品。补充:韘形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

徐州博物馆

  • 景区级别:AAAA级旅游景区
  • 徐州市云龙区徐州市和平路118号
  • 09:00-17:00(售票:09:00-16:30)
  • 70 分钟
  • 0516-83804412
  • www.xzmuseum.com
  • 徐州博物馆

电子地图 查看地图

周边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