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奎生|奎星、奎楼、奎山塔……奎宿文化与徐州的渊源和传承

来源:徐州杂记  发布时间:2022-08-09

1.jpg

2022.8.9徐州日报·汉风周刊

总第85期

导语

中国古代星宿文化玄奥精深,古人认为,位列二十八宿之一的奎宿主管文运和文章。奎宿在封建科举兴盛的时代拥有广泛的信仰,逐渐形成了比较系统的神祇、职掌、祭祀、建筑等文化现象,统称为奎宿文化。

徐州奎楼是在奎宿文化的直接影响下兴建的,并在自身发展中,积聚了独特的地理、历史文化底蕴,成为与徐州文运最为关切的文化地标,与彭祖楼、霸王楼、燕子楼、黄楼并称徐州五大名楼。

刚刚过去的农历七月初七,不但是神话传说中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也是古代文人祭拜魁星的日子。在8月6日的云龙书院线上讲座中,徐州生物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基础部主任周奎生就奎宿文化在徐州的渊源与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作了精彩讲述。

W%~_%@KAU5(J512Q[F9K@0C.png

1

苏轼曾被视为奎宿星官

文人七月初七祭拜魁星

我国很多城市都建有奎楼,奎楼祀奎星,奎星主文章,为文人崇祀之神。建造奎楼是古代弘扬文教、乞求文运昌盛的一种举措,也是奎宿文化影响下的一种习俗。

奎宿文化源于我国古代“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这种古老的哲学思想普遍被儒、道、释等诸家所吸收融汇。

“天人合一”强调天人相合相应。在这种哲学思想指导下,形成了我国古代天文与人文相对应的天文观。古人认为,天文与人文有着密切的对应关系。

3.jpg

古星象图中的牛宿、女宿。

4.jpg

南阳汉画像石中的牛郎与织女。

奎宿文化产生于二十八宿分野之后。中国早在上古时代就将天界星区与地下九州区域形成一一对应关系,目的是便于进行天象占测,就天文来说称作“分星”,就地理来说称作“分野”。

春秋、战国时期,我国天文学一般采用十二星次分野,战国以后多采用二十八宿分野。

中国古代天文学家以北斗星为中心,将黄道和赤道附近的星辰划分成东、南、西、北四个区域,每个区域里有七个星宿,总称为二十八宿。

5.jpg

朱雀

将各区域所属七宿连缀并想象为一种动物,东曰青龙、西曰白虎、南曰朱雀、北曰玄武,以为“天之四灵,以正四方”。

古人通过月亮的运行判断各星宿的位置,“宿”是指月亮每晚的栖宿之所。月亮绕地一周约二十八天,所以称作二十八宿。

6.jpg

奎宿是西方白虎七宿中排在第一位的星宿,由十六颗星组成。

东汉纬书《孝经·援神契》中说:“奎主文章,仓颉效彖”,学者宋均注:“奎星屈曲相钩,似文字之画”,意思是说,仓颉由观奎星之形始得文字之体。这是奎宿职掌文运说法的最早记载。

汉代以后,奎宿就成为读书人崇拜祭祀之神,有关文章、文运的事物,常冠以“奎”字,如称秘书监为“奎府”,称皇帝写的字为“奎书”“奎章”,藏书的地方称为“奎文阁”。

奎宿文化自宋以后,逐步得到发扬光大,明、清时期达到鼎盛。

北宋时期,随着科举制度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奎宿成为当时读书人十分崇信的神,各地学宫多建有奎星楼,举子应试前必到奎星楼祭拜。北宋文豪苏轼曾被附会为奎宿星官。

7.jpg

云龙湖畔的苏轼像。

为满足愈演愈烈的信仰需求,宋代人将“奎宿”与“魁星”融为一体,使之职掌互补,形神兼备,推动了奎宿文化影响不断扩大。

“魁”是北斗七星第一颗星,即天枢,民间传说的文曲星指的是北斗七星里最中间的那颗星,即天权。

“魁”有第一、出类拔萃的意思,唐、宋时期的科举考试,第一名或优秀者往往被称为“魁甲”或“魁首”,因此,在古代神祇里,魁星是主管考试、选拔文、武状元的星官。

“奎”与“魁”音近,职掌均与文章、考试有关,于是合并成了一个星官,“奎宿”即是“魁星”。

“魁星”也称“馗星”,是指道教中的钟馗。据说钟馗是主管读书人科考命运的星官。由于人们将奎宿主管文章的职能合并到了“魁星”身上,在明清神话小说《封神演义》《西游记》中,奎宿又增添了“武”的一面,演绎成一员武将,即奎木狼。

8.jpg

传说中的魁星点斗。

魁星的形象,正如“魁”字的写法,有“鬼”有“斗”,面目狰狞,金身青面,赤发环眼,头上还有两只角。右手握一管大毛笔,称朱笔,左手持一只墨斗,意为用笔点定中试人的姓名。右脚金鸡独立,脚下踩着海中的一条大鳌鱼的头部,意为“独占鳌头”,左脚摆出扬起后踢的样子,在造形上呼应“魁”字右下的一笔大弯勾,脚上是北斗七星。

明清时期,全国几乎每座县城都建有奎(魁)星楼,每逢农历七月初七,是祭拜魁星的日子。

2

星宿与科举文化相融合

奎宿是徐州对应的分星

唐、宋以来,特别是元代以后,人们把对文昌星(文昌帝君)的崇祀与奎宿文化融合在一起,使保佑文运昌盛的神祇体系更加丰富和完善。

文昌星由六颗星组成,呈筐形,在北斗七星的杓头之上。《史记·天官书》有文昌星掌管天下功名禄位的记载:

“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宫:一曰上将,二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命,五曰司中,六曰司禄”

所以文昌星自汉代以来就受到士人学子的崇拜。

据说,东晋蜀人张育抵抗前秦入侵,战死后被梓潼县人尊奉为雷泽龙神。

当时,梓潼七曲山另有梓潼神亚子祠,后人遂将两祠神名合称张亚子,张亚子便成为梓潼神。唐玄宗、僖宗逃到四川期间,曾利用这种信仰,封梓潼神为左丞相、济顺王。

9.jpg

梓潼神

元仁宗延祐三年(1316)敕封梓潼神为“辅元开化文昌司禄宏仁帝君”,简称“文昌帝君”,为忠国、孝家、益民、正直之神。这个封号和文昌星崇拜结合起来,从此文昌帝君就成了文章、学问之神,职掌文昌府的事务。

元代以后,特别是明、清时期,文昌帝君在道教和官方的推崇下,逐渐从一个地方神发展成为全国性的大神。

每年农历二月初三为文昌帝君生日,朝廷要举行隆重祭祀。在清代,文昌帝君与关公并列,民间有谚语说“北孔子,南文昌”,可见文昌帝君地位之崇高。

人们在建造文昌阁时,将原来具有同等地位的魁星、文曲星变为文昌帝君的手下,文昌帝君居中,左右分别是魁星和文曲星在阁中接受祭祀。

如此以来,主宰文运的神祇最终整合为由文昌帝君、魁星(奎星)、文曲星三位星官组成的职掌体系,有主有从,各有分工,又有互补,标志着奎宿文化步入了繁荣阶段。

奎宿文化是星宿文化与科举文化融合的产物,其内容主要包括星宿的神话传说、科举的应验故事、惩恶扬善的美好祈愿、祭祀神灵的场所与仪式等,其实质是人们追求文明教化的普遍意愿的反映。相对于其他星宿文化,其突出特点是融合度高、信仰广泛、人文气息浓厚。

按照二十八宿分野,古九州之一的徐州属于奎、娄、胃三个星宿所对应的区域。

10.jpg

彭城广场古鼎雕塑

《周礼·春官·保章氏》和《史记·天官书》皆记载:“奎、娄、胃,徐州。”

《隋书·地理志》云:“自奎五度至胃六度为降娄,于辰在戌,徐、鲁得其分。”

明正统本《彭城志》记载:“保章氏当谓徐天文奎、娄之次。”由此可见,奎宿是徐州分野的首星。

奎宿既然是徐州在天空对应的分星,那么奎宿文化对徐州的影响较其他地区则更为深远——

徐州城东南有座山被命名为奎山;

为治理水患,治河能臣潘季驯于明万历十八年(1590)在徐州开挖了一条泄洪河道,命名为奎河,400多年来一直担负着徐州主城区的泄洪排涝重任;

为祈求文运,徐州士子万崇德于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在奎山上兴建了一座高7层的奎山塔,存世300多年,成为当年进入徐州城首先看到的标志性建筑;

徐州城在明崇祯初年重建时,城南门也改称奎光门。

11.jpg

奎山建塔图

左为奎山塔旧影,右为上世纪拆塔之后的塔基。

明清时期,徐州陆续建造了多座奎楼、文昌阁、文昌宫等祈愿文运昌盛的祭祀性建筑,常年香火不断。每年农历正月十六,全城文人学子都来奎楼集会,后来发展成为男女老幼都参加的庙会。

3

徐州曾经三处建造奎楼

奎宿文化遗韵留驻奎山

徐州何时开始建有奎楼,目前没有看到明确的记载。根据现有的资料来看,徐州曾在三处先后建造了奎楼:

一在今快哉亭东南角;

一在今文庙东南河清路南侧一带;

一在今人民舞台(月波街)东南一带。

而随着时代的风云变幻,三处奎楼都已不存在。

徐州奎楼最早的记载见于清康熙元年(1662)淮徐道项锡胤的《重修徐州城垣碑记》:

“先古相传如奎楼、黄楼、彭祖楼、燕子楼诸胜咸饬之,还其旧观。”

从这句记载可知,奎楼初建至少可追溯至明代,清康熙《徐州志》城池图明确标注奎楼在徐州城的东南拐角即快哉亭一带的位置。

14.jpg

清乾隆本《徐州府志》府城图中标注的奎楼(拐角楼)。

清道光《铜山县志》府城图中标注奎楼的位置也在徐州城的东南拐角快哉亭一带,还在“文昌祠”一条中记载:

“有文昌阁在学宫前,乾隆二十三年(1758)绅、民共建。”

并在府城图中标注文昌阁的位置在学宫东南、大水塘北侧。由此可见,这个文昌阁(后来也称奎楼)较府城东南角的奎楼年代要晚。

15.jpg

1930年《旅行杂志》第五期登载的徐州城东门外奎楼的照片。

清同治《徐州府志》府城图标注则有了变化,将学宫东南的文昌阁标注为“奎楼”,府城东南角原来的奎楼标注为“拐角楼”,并在“快哉亭”条记载云:

“在城东南,旧志宋熙宁末李邦直持节徐州,即唐薛能阳春亭故址构建。郡守苏轼名曰‘快哉’,后名‘奎楼’,俗名‘拐角楼’。”

此条记载说明了阳春亭、快哉亭、奎楼之间的先后传承关系。

16.jpg

1939年春的奎楼(文昌阁),前方是文庙的照壁墙。

清光绪《铜山县乡土志》的县城图中,城墙东南角上的建筑标有“奎楼”字样,学宫东南的楼阁建筑上则标注为“文昌阁”。此时,两处建筑又恢复了本来的名称。

17.jpg

民国时期文庙东南的奎楼(文昌阁)照片。

民国《铜山县志》“奎楼”条载:“光绪十五年(1889),徐州道段喆将此楼移建于东门外。”由此可见,东门外的奎楼年代最晚。

民国时期,留下了较多关于奎楼的资料和照片。1930年《旅行杂志》第五期登载的萧梅性《彭城访古记》中有关于游览徐州城东门外奎楼的描述,并附有这个奎楼的照片,他写道:

“其中向有奎星楼,俗名拐角楼,光绪季年移诸东门之外,危阁岿然,琉瓦映日,宜遐观而不宜亵玩焉。此科举时代之遗迹,纪之以见一代之风尚,如改为救火会之瞭望台,亦废物利用之法也。”

1934年张奉明主编的《徐州游览指南》记载:

“由津浦站走大马路,过迎春桥,抵奎楼——楼在月波街东南,高三层,内祭奎星,一名奎星楼,为光绪十五年徐州道段喆所建。由此入城至大同街,南向至快哉亭。”

综上所述,徐州官民首先是在快哉亭的基础上建造了奎楼,俗称“拐角楼”,建造年代可以上溯到明代或更早,然后于1758年在学宫东南兴建了文昌阁,民间也被称之为“奎楼”,后因重修快哉亭,1889年奎楼迁址于徐州城东门外重建。

徐州三座奎楼的结局如何呢?

从徐建国、李世明先生的研究文章中了解到,东门外的奎楼在抗日战争前因拓路被拆毁,河清路南侧的奎楼即文昌阁大约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被拆除,快哉亭公园中的“拐角楼”奎楼曾被改作文昌观,1989年在原址重建了快哉亭。

徐州奎楼从著录于史志到被拆除,有约300年的历史,其实际存在的时间应该更长。

有学者推测,徐州奎楼可能始建于宋代,因为徐州州学开始于宋代,州学士子祈求金榜题名,要去拜奎星,奎楼就会应需而建。”

虽然星宿崇拜、神灵祭祀具有浓重的封建迷信色彩,但就其民俗意义来说,在劝勉读书人好学上进、积德行善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徐州奎楼在奎宿文化不断发展繁荣的背景下应运而生,虽然建筑实体不复存在,但已经成为一种读书上进的文化符号,深入人心。

奎楼主文运、旺文化、利学业,具有美好的文化象征意义,与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望与追求是一致的,具有一定的时代感和现实意义。

徐州市政府2011年依托奎山的奎宿文化,将奎山打造成以“劝学、励志”为主题的开放式公园。

18.jpg

奎山公园“开卷有益”雕塑。

19.jpg

奎山公园“师说六艺”雕塑。

20.jpg

奎山公园的“独占鳌头”雕塑。

22.jpg

奎山公园状元桥。

园内建有状元桥、高风亭、开卷有益、独占鳌头、师说六艺、劝学励志广场等景点,集休憩、锻炼、游览、文化熏陶等多项功能于一体,造福于民,泽被后世,成为有效开发利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资源的点睛之作。 


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