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和诗三首 赠与云龙公园燕子楼才女舞姬——关盼盼(下)

来源:徐州文旅网  琉璃  发布时间:2021-07-23

从徐州市泉山区云龙公园北门进入,走在林间小路上,不一会儿便走到关盼盼石像与燕子楼了。

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销已十年。 ──张仲素

钿晕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著即潸然。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一年。 ──白居易

原唱第二首,写盼盼抚今追昔,怀念张愔,哀怜自己。起句是张愔墓前景色。北邙山是汉、唐时代洛阳著名的坟场,张愔归葬东洛,墓地就在那里。北邙松柏,为惨雾愁烟重重封锁,乃是盼盼想象中的景象。所以次句接写盼盼在燕子楼中沉寂地思念的情形。思悄然,也就是她心里的锁愁烟。情绪不好,无往而非凄凉黯淡。所以出现在她幻想之中的墓地,也就不可能是为丽日和风所煦拂,只能是被惨雾愁烟所笼罩了。 古时皇帝对大臣表示宠信,特许剑履上殿,故剑履为大臣的代词。

IMG_0285.jpg

后二句是说:自从张愔死后,她再也没有心绪歌舞,歌声云散,舞袖香销,已经转眼十年了。白居易说她善歌舞,雅多风态,比之为风袅牡丹花,可见她去伺候其他贵人,是不愁没有出路的。然而她却毫无此念,忠于自己的爱情,无怪当时的张仲素、白居易乃至后代的苏轼等都对她很同情并写诗加以颂扬了。(《永遇乐。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是苏词中名篇之一。) 白居易的第二首和诗便从盼盼不愿再出现在舞榭歌台,着重写她怎样对待歌舞时穿著的首饰衣裳。 

IMG_0304.jpg

年轻貌美的女子谁个不爱打扮呢?可是盼盼几回想穿戴起来,却又被另外一种想头压了下去,打扮了给谁看呢?想到这里,就只有流泪的份儿了。所以,尽管金花褪去了光彩,罗衫改变了颜色,也只有随它们去吧。自从不舞《霓裳曲》,谁还管得了这些。《霓裳羽衣》是唐玄宗时代著名的舞曲,这里特别点出,也是暗示她的艺术之高妙。张诗说已十年,张愔死于元和元年(806),据以推算,其诗当作于元和十年。元和十年秋季以前,两位诗人同在长安,诗当作于此时。其年秋,白居易就被贬出京,十一年,他在江州,无缘与张仲素唱和了。 在这首诗里,没有涉及张愔。但他并非消失,而是存在于盼盼的形象中。诗人展现的盼盼的精神活动,乃是以张愔在她心里所占有的巨大位置为依据的。

IMG_0226.jpg

适看鸿雁洛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张仲素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白居易

原唱第三首,写盼盼感节候之变迁,叹青春之消逝。第一首写秋之夜,这一首则写春之日。 起句是去年的事。鸿雁每年秋天由北飞南。徐州在洛阳之东,经过徐州的南飞鸿雁,不能来自洛阳。但因张愔墓在洛阳,而盼盼则住在徐州,所以诗人缘情构想,认为在盼盼的心目中,这些相传能够给人传书的候鸟,一定是从洛阳来的,可是人已长眠,不能写信,也就更加感物思人了。 次句是当前的事。玄禽即燕子。社日是春分前后的戊日,古代祭祀土神、祈祷丰收的日子。燕子每年春天,由南而北。逼近社日,它们就来了。燕子雌雄成对地生活,双宿双飞,一向用来比喻恩爱夫妻。盼盼现在是合欢床上的独眠人,看到双宿双飞的燕子,怎么能不发生人不如鸟的感叹呢? 人在感情的折磨中过日子,有时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所以前诗说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而有时又变得麻木,觉得时间流逝很快,所以本诗说:适看鸿雁洛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这两句只作客观描写,但却从另外两个角度再次发掘和显示了盼盼的深情。 后两句从无心玩弄乐器见意,写盼盼哀叹自己青春随爱情生活的消逝而消逝。周邦彦《解连环》云:燕子楼空,暗尘锁一床弦索,即从这两句化出,又可以反过来解释这两句。瑟以瑶饰,箫以玉制,可见贵重,而让它们蒙上蛛网灰尘,这不正因为忆鸿雁之无法传书,看燕子之双飞双宿而使自己发生绮罗弦管,从此永休(蒋防《霍小玉传》)之叹吗?前两句景,后两句情,似断实连,章法极妙。 和诗的最后一首,着重在感彭城旧游,但又不直接描写对旧游之回忆,而是通过张仲素告诉他的情况,以抒所感。 当年春天,张仲素从洛阳回来与白居易相见,提到他曾到张愔墓上去过。张仲素当然也还说了许多别的,但使白居易感到惊心动魄的,乃是坟边种的白杨树都已经长得又粗又高,可以作柱子了,那么,怎么能使得盼盼的花容月貌最后不会变成灰土呢?彭城旧游,何可再得?虽只是感今,而怀旧之意自在其内。 

IMG_0351.jpg

这两组诗,遵循了最严格的唱和方式。唱和之作,最主要的是在内容上要彼此相应。张仲素的原唱,是代盼盼抒发她念旧爱而不嫁的生活和感情的,白居易的继和则是抒发了他对于盼盼这种生活和感情的同情和爱重以及对于今昔盛衰的感叹。一唱一和,处理得非常恰当。当然,内容彼此相应,并不是说要亦步亦趋,使和诗成为唱诗的复制品和摹拟物,而要能同中见异,若即若离。从这一角度讲,白居易的和诗艺术上的难度就更高一些。总的说来,这两组诗如两军对垒,工力悉敌,表现了两位诗人精湛的艺术技巧,是唱和诗中的佳作

IMG_0264.jpg

陆昕苏轼《永遇乐》一词,题:“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 词曰:“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紞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IMG_0349.jpg

苏轼徐州,某夜居燕子楼,因梦而有此作。

词上半阙写园中夜景:月色明亮,皎洁如霜;秋风徐来,清凉如水;曲港跳鱼,泼剌有声;圆荷泻露,晶莹剔透。然深沉秋夜中,一片叶落,却如三更鼓响。梦醒惊艳,心底一片迷茫。 

下半阙苏轼从身世遭逢生发出对宇宙人生的深远思考。头三句讲现实中自己的仕途不顺,异地飘零,不得归乡。然而,作者马上将历史与现实联系,在时空转换中问道:“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

如今的燕子楼早已空空荡荡,当年风雅而多情的盼盼又在何处?楼中恐也就只有燕子还在繁衍栖息。沛然而出的是无限的沧桑感。燕子楼是沧桑的记载,佳人是沧桑的瞬间。谁又知道,千年之后,后人还可否为前人浩叹?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