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水汤汤 移风易俗 ——邳州重教兴学之风与饮食习俗变化

来源:徐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0-11-20



◎ 程荣华


  大运河的开凿与贯通惠及国计民生,在促进运河两岸经济文化发展的同时,也慢慢地改变了人们的生存环境与生活方式。


  大运河纵贯邳州全境,流程达百余里,泽被两岸人民。历史上贫穷后进的邳州得大运河航运之便与灌溉之利,开创经济文化繁荣昌盛的新局面,跻身全国百强县(市)之列。在民生方面,由于南北经济文化的沟通与融合,影响所及,首先是民风民俗的变化,正所谓“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


  由劲悍尚武到重文兴教


  《礼记》曰“移风易俗”,风俗之移易是长期渐变的过程。考察历代《邳州志》关于民风的记载,由“劲悍尚武”到重文兴教的变化便是明证。


  邳州地处北方地区,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由于反抗压迫与侵略形成劲悍尚武的民风。明嘉靖《邳州志》至清嘉庆《邳州志》,其间相距276年,皆曰“民风劲悍”。由此后推38年,咸丰《邳州志》则曰“乡村里落犹有先代之遗风”,“劲悍”的民风只是在“乡村里落”依然存在。其后至民国初年,其间不足百年,民风变化之大,窦氏《邳志补》曰“士渐文雅”“尊儒慕学”。自明代嘉靖至民国初年,历经四百余年,邳州民风由尚武而趋崇文,与大运河贯通南北、受南方文化浸润大有关系。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变化始自富有之家。


  庄、马、窦、戴,是当时邳州赫赫有名的“四大家族”,皆因运河而崛起,得江南重教风气之先。


  庄家楼庄氏女祖带两个孩子迁于此,滨运河而居,在艰苦的创业阶段没有放弃儿子的教育,后来皆成举子,一个登嘉庆癸酉科,一个登嘉庆戊寅科。庄氏后代私立小学,一直办到新中国成立之际。1934年,运河乡师(今运河高等师范学校)由黄海之滨迁来运河镇,富绅庄襄侯、庄鸿勋、庄仲勋等捐地150亩,用作校园、农场和体育场,国民政府依据《捐资兴学褒奖条例》授予一等奖状。


  窦氏家族兴起于白马河畔,后迁至窦圩,一直设立家塾、创办义学,请名师教授子弟,鲁南郯城进士吴步韩、兰陵进士王思衍、邳州贡生黄奋基都曾受聘为窦家塾师多年。吴步韩撰《窦氏家塾记》曰:“试临白马溪畔,则见夫翼然者堂也,俨然者塾师,肃然者塾之子弟也,而桃且灼灼然,李且郁郁然,书声且琅琅然。”窦氏家族有功名者甚多。


  戴圩戴氏家族以耕读传家,尤重子弟课读。清道光年间兴办私塾,光绪末年改建族立高等小学堂。主家事者为“二寡妇”(戴王思怙)与“大寡妇”(戴董淑敏),1925年捐地19顷80亩,兴办尚志小学,国民政府通令嘉奖,时任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题赠“懿行可风”匾额。尚志小学为国家和地方培养人才数以千计,新中国成立后更名“戴圩小学”,今为邳州市传统名校之一。


  “四大家族”除马家圩入新沂境内,庄、窦、戴三家富绅豪门在崇教兴学的风气变革中均起导向作用。邳州重教尚文之风由是渐兴,集款公立、个人自捐私立与同姓合捐族立的学校如雨后春笋纷纷涌现。据史志记载,清末邳州官立高等小学堂两所,民间兴办者四十有三,其中高等小学堂三所,高初两等小学堂(完全小学)六所,初等小学堂三十二所。民国初年,邳州共有高等和初等小学校百十有七所,学校数量之多,规模之可观,皆非周遭兄弟县所可比拟。


  由杂粮煎饼到大米白面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饮食习俗与所处地区的自然环境、气候条件有关,也与文化的交流和影响有关。苏北与苏南,自然条件不同,运河两岸的饮食习惯也不同。历史上以江淮为界,北方习俗以面食为主,且以杂粮为多;南方则以米为主食。新中国成立若干年后,地处苏北的邳州人民,生活习俗的最大变化,就是主食结构的变化。


  往昔邳州运河两岸皆为一年一熟的旱作物,粮食作物有小麦、大豆、高粱、山芋等。长期以来,日常生活皆以杂粮煎饼搭配面食为主,歉收的年头则以窝窝头菜团子为主食,辅之以山芋胡萝卜。而今变为大米、白面并为主食,山芋胡萝卜退居主食或辅食以外,用作保健食品。


  主食结构的变化,源于新中国成立后兴修水利,大力治理大运河,以运河水之利,改革农业生产条件,推广“旱改水”。


  “旱改水”是在水利兴修的基础上,将旱田改为水田,旱作物改为水稻。邳州于1956年试种水稻,由地处运河东岸的徐塘乡开始。1956年4月,徐州市第一座机灌站在徐塘乡开工,建在运河支流官湖河上。机灌站装有25匹马力柴油机5套,功力可引运河水灌溉农田2万余亩,为旱田改种水稻创造了条件。


  1958年后,江苏省人民政府在苏北地区推行“旱改水”,邳州水源充足,加强“农业改制工程”建设。“旱改水”不仅是耕作制度的变化,也是传统种植观念的变革。1965年前后,邳州“旱改水”面积达到10万亩,又经过10年左右的大力推广,水稻面积稳定在40万亩左右。苏北似江南,稻麦两熟,“鱼米之乡”,由梦想变为现实。


  由“旱改水”带来的粮食产量大幅度提高,尤其是水稻品种的改良与推广,“千斤田”“吨粮田”不断增加,食不果腹的状况彻底改变,人民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得到明显提高。


  由单一饮食到多元风味


  主食之外,由于“旱改水”水面积扩大,水产养殖业也得到发展,副食资源大大增加。鱼虾螃蟹、菱藕荸荠之类,本地餐桌尽有。


  在菜肴烹饪方面,运河流域南北差异大,各自形成不同的菜肴风味,北方有鲁菜,南方有淮扬菜系、江浙菜系。邳州属于北方地区,受到鲁菜风味的影响,色与咸味较重。新中国成立以后,随着大运河的整治和运河航运的发展,也给沿线饮食文化带来前所未有的融合。近年邳州的饮食文化明显受到南方菜系,尤其淮扬风味的影响,炖、焖、烧、烤,重用原汁原汤,不重咸,亦不过甜,制作趋于精细。加上西部饮食文化东渐,如今邳州的菜肴风味,东西南北,酸辣咸甜,色香味俱全,饮食习俗呈现多元化。


  运河文化是流动不息的,运河流域的饮食文化更是如此。举个例子,邳州有一道男女老幼皆爱的小吃,叫“锅贴饽饽熬小鱼”,这道地方风味小吃,重要的是选材与火候。沂河边上刚出水的白鳞鱼、农家磨的棒子面,均为上乘食材。柴火不可烧得过猛,温火煎熬,香气四溢,味道鲜美,连鱼骨头都不用吐。无论是邳州城里饭店,还是乡村小镇的大排档,甚至农家小院,到处都可享用。可是,在《中国运河文化史》(山东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中,这道小吃却被称作“地道的天津风味小吃”。邳州素有泽国之称,沟渠纵横,食材丰富,这个地方小吃怎么跑到天津去了?初看觉得怪异,仔细一想,南来与北往,皆与“流动”的大运河文化相关,不必大惊小怪。


  (邳州文化研究会供稿,郑舟供图)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