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部山与徐州漕运

来源:徐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0-08-14

1.jpg  

庭院深深寄相思,仿佛感觉时光在穿梭。

2.jpg

3.jpg


  ◎胡其伟 王思源

  广运仓是明代运河沿岸的四大转运仓之一,它见证了徐州的漕运繁荣,物流发达,也赈济过荒年中的黎民百姓。虽然广运仓的地面建筑已随岁月的涤荡荡然无存,但是留下的一些与之相关的地名、故事,仍然在这一带民间流传,户部山作为其中的代表,对于运河文化遗产及徐州的历史文化有着重要的意义。

  徐州与漕运

  要说清朝时期徐州在漕运上的地位,必须先说两条河,即汴水和泗水。汴即汴河,源出河南荥阳,流经开封、商丘,于徐州城东北注入泗水,今已湮没;泗即泗水,发源于鲁中泗水县泉林镇,西南经泗水、曲阜、兖州、邹城、微山、沛县,于徐州与汴水汇合后折向东南,经灵璧、睢宁,于宿迁一带纳北来之沂水、沭水,于今泗洪汇西来之濉水,在清口(淮安)一带入淮,曾是淮河最大的支流。今仅存济宁以北段,济宁至徐州段大部在微山湖,徐州至淮安段即今故黄河。

  由于国内大江大河多是东西走向,而泗水是为数不多的南北向的河流,自古以来就是南北交流必不可少的黄金水道,历代开凿运河也多借泗水之便,早在公元前484年,吴国大败齐国后,为称霸天下,即今山东鱼台和定陶之间开凿运河,称为菏水。即便隋唐运河主要走今永城、宿州、符离集一线,徐州一带汴泗二水仍舟楫如云。唐高宗武德七年(624年),即令尉迟敬德导汶、泗,治徐州、吕梁二洪,以通饷道。唐末武宁军节度使在铜山境内泗口设置税场,对过往客商所携带的货物征税,一年近二十万贯。

  五代后晋都汴京,曾“开济州金乡来水,西受汴水,北抵济河,南通徐沛”。元代大运河共分七段,其中“济州河”自济宁南下沛县,经留城、境山,茶(垞)城,穿秦梁洪入彭城会黄河,东南出吕梁,下邳州,折向清口。

  到了明代,徐州地位愈显重要,逐渐成为“四方都会”“五省通衢”“九州转输”的津要之地。崔溥《漂海录》中夸赞徐州运河两岸城镇“物华丰阜,可比江南”。当时,徐州处于“河槽”与“闸漕”连接点。“河漕者,即黄河。上自茶城与会通河会,下至清口与淮河会……涉险五百余里”,即借黄河行运。所谓“闸漕”者,因山东地势高仰,明初宋礼分汶水于南旺接济运河,但是汶水水量有限,故需于沿途分段建闸,蓄水保航并解决河床落差问题,故徐州运河垞(茶)城(潘季驯治河以后移至徐州城)以南段为“河漕”,以北为“闸漕”。

  说到徐州运道,不可能不提徐吕二洪。古泗水在徐州有三个险段自北向南分别是秦梁洪、徐州洪、吕梁洪,后二者合称徐吕二洪。金明昌五年(1194年)黄河夺泗入淮,二洪遂成为黄河上的险滩,水大则有倾覆之虞,水小则有浅涩之难,为南北大运河中最为紧要的一段。

  由于二洪与黄河关系错综复杂,尽管明政府采取了引黄济运、遏黄保运、束水攻沙等一系列措施,终究无法避开黄河徐吕二洪,所以万历年间又开挖了由夏镇(今微山)达邳州直河口的泇河。泇河的开凿成为徐州漕运地位由兴到衰的转折点,也是徐州城市发展的转折点。清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北徙后,二洪完全湮废,徐州地区的经济发展也一度衰退,直到津浦、陇海铁路相继开通以后才有了转机。

  广运仓与漕粮仓储

  由于历史上徐州河道畅通,水运便利,自然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也是重要的物资中转处和集散地。《旧唐书》载:“贞观十三年(639年) 十二月,诏徐州等州并置常平仓”,这是徐州修建国家粮仓的最早记录。2002年金地商都工地上曾出土宋元时代的几座粮仓遗址,发现有碳化的谷物。

  明清两代,运河更是朝廷至关重要的生命线。明朝永乐迁都北京后,,每年经徐州北上的漕粮达400达万石之多。明永乐十三年(1415年),在徐州建广运仓。广运仓规模宏大,设施完备,据考古发掘,广运仓南北820米,东西480米,占地约540亩,环周筑垣掘壕,俨然一座城池。

  广运仓不仅是漕粮进京的门户,而且是转输的必经之地。另一方面,在国家灾荒之季,特别是徐州周边遇到灾荒,可直接开仓赈济,稳定社会。

  正德之后,由于储粮渐少,加之风雨摧圮,疏于修守,广运仓房舍大半倾废。至嘉靖初年,仓廒仅存数座。后随着运河的北移,广运仓赖以存在的水运条件消失。天启四年(1624年),黄河在奎山决口,广运仓首当其冲,仓廒宫厅荡涤已尽,且掩埋在黄土之下。

  户部山与户部分司

  为了加强管理,朝廷特设“徐州仓户部分司”。户部分司又称户部榷关,为明、清户部所属之税关。史载,宣德四年(1429年)于河西务、临清、淮安、扬州、九江、浒墅、北新、徐州等处设关收钞,或征船料,或征货税,户部派遣本部司官管理,钞关所征税钞直解户部,一切经贵州司奏理。

  作为“监督粮储、主事莅政之所”的户部分司衙署,“先在南门外广运仓侧”,正德十三年(1518年)圮于水,十五年(1520年)“徙建城南门内”,至天启四年(1624年)六月三日“黄水汹涌,魁山堤溃……冲裂徐州东南城垣……官廨民庐尽没”,而后,主事张璇移署于南山台头寺聚奎堂,作为新的户部分司署。自此,徐州南山始称“户部山”。崇祯九年(1636年),主事张湖“并建箭楼”。清顺治年间主事陈嘉荫、王维屏先后增建。至康熙四年(1665年)裁户部分司,“徐州仓户部分司”在徐州存在了两个半世纪。因户部分司主事由户部郎中充任,为正五品或从五品,在雍正十一年(1733年)徐州升州为府之前,都是徐州地位、品秩最高官员。

  ●结语

  如今,经过整治的户部山建筑包括项羽戏马台、李蟠状元府、崔焘翰林府、郑家大院、余家大院、翟家大院和号称“徐州第一楼”的李家大楼等。尚有保存完好的明清房屋400余间,民国房屋700余间,较为完整的院落20余处。这些遗存负载着徐州城几千年的风雨沧桑,是明、清、民国时代徐州政治、经济、文化的缩影,也是古城徐州最后的遗存。

  (图片由郑舟提供)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