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史话】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原馆长武利华:20年积累,为徐州汉碑刻石立传

来源:徐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0-06-16

“汉碑今剩几,只字重兼金”,清代学者王东懿在一首诗中这样形容汉碑文字的珍贵。

近年初出版的《徐州汉碑刻石通论》收入了自20世纪80年代迄今在徐州发现的汉碑刻石40余种,加上史籍记载碑文、碑名共50余种。这一数字在全国汉碑刻石中占有多大比重?算多么?

1.png

武利华近照


“多。”《徐州汉碑刻石通论》作者,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原馆长武利华接受采访时说:“中国首部《汉碑全集》共收录全国两汉刻石拓本360件,而徐州近年就发现了40余种,无论是数量,还是史学价值,在全国都相当有分量,极具影响力。”

汉代碑石蕴含着重要的历史资料,但作为汉代重要政治经济地区的徐州,此前一直没有专门收集研究碑石的专著。对于新书的出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超评价说:“本书很好地填补了这一空白,它不仅是徐州地方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古代石刻研究中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著作。”

2.png

《徐州汉碑刻石通论》封面


古载今存,徐州是汉碑富藏之地

徐州是汉高祖刘邦的故里,两汉文化遗存丰富,徐州地区汉碑一直受古今学者的关注。清人叶昌炽曾言“欲访唐碑当入秦,欲访先秦汉魏诸碑,当游齐鲁”。武利华说,徐州地接齐鲁,以史书的记载和新近的发现看,徐州及其周边地区是汉碑刻石出土最多的地区。

“历史记载的徐州散失汉碑有15方左右,其中碑失文存的有班固《高祖泗水亭碑铭》、蔡邕《度尚碑》《陈球碑》等,存有碑目的有《高祖庙三碑》《留侯碑》等。这些碑文因文采斐然而彪炳千古,保存在《艺文类聚》《全汉文》等文献中,成为史学、文学、碑学研究的重要对象。”

明代之后,徐州因黄河数次决堤,三次湮城,原先保存在地面上的石碑被深埋于黄土,让史籍中记载的汉碑佚失殆尽。直至近年,徐州又出土了一批汉碑刻石。从1972年进入文博系统工作的武利华见证了徐州汉代考古的辉煌:

“西汉碑石非常珍稀罕见,全国发现不足30件。徐州北洞山汉墓、狮子山楚王墓、驮篮山汉墓、龟山汉墓等都发现了塞石上有文字。此外,徐州民间还藏有西汉哀帝元寿二年(前1年)刻石,通篇有70多字,是目前发现西汉刻石中文字最多的一例。”

3.png

“永元五年”画像石题记


探赜索隐,倾听来自历史的声音

汉碑刻石大量使用了通假字、异体字、碑别字、俗字,一字误释便会造成整个文义的错误。武利华充分利用前人研究,又不囿于旧解:“徐州汉碑刻石是研究汉代历史、丧葬风俗、经典异同、年代先后、书体嬗变的珍贵实物资料。研究新出土的汉碑刻石首先在碑文识读。”

龟山汉墓的甬道塞石“第百上石铭”内容争议已久。武利华结合诸家研究,将文字楷定为“楚古尸王通于天述:葬棺郭,不布瓦鼎盛器。令群臣,已葬去服,毋金玉器。后世贤大夫,幸视此书,如目劳也,仁者悲之。”其中的“古”通‘故’,“尸”指主祭祀的执事,“不”有简陋的词义,“服”为服丧意。他说:“这句话不是为盗墓者设立的禳盗文,而是墓主楚王刘注有关薄葬的遗令,其意出自汉文帝刘恒的遗诏。”

徐州汉碑中有许多引经文字,如铜山区伊庄镇画像祠堂题记中有一段文字摘自《孝经·丧亲章》,但字数要比今传本《孝经》多出不少。武利华分析:“《孝经》有古今两个版本系统,在汉代都十分流行,铜山出土的题记所引文献或是出自与《孝经》内容相似的另一部失传的文本,也可能属于《孝经》传注解说性质的书,对于研究文献传抄过程中的衍误有补正的作用。”

4.png

《缪纡墓志》描字


补史缺漏,石上记载解千年之谜

在武利华的眼中,枯燥的古字、沉默的石头,处处都携带着古人的信息,读之不尽:“徐州新发现的墓阙、祠堂题记中常刻有用钱若干的文字,对研究汉代货币经济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徐州汉画像石中有10处记载了建造墓室、祠堂费值信息的刻石题记,如睢宁县古邳镇苗庄的石椁墓‘直万当千’、汉王永平四年(61年)祠堂‘作石室直五千泉’。东汉时期官吏平均年俸为1.6万钱,汉画像石题记中的费用在5000钱到20万钱不等,这些费用虽有虚荣浮夸的心理,却反映了当时物价情况以及当时社会的厚葬之风。”

“徐州汉碑刻石时间跨度长,有明确纪年的碑刻达25方,其间经历了西汉篆书、隶变、成熟隶书三个阶段,只要将徐州新发现的汉碑刻石按年代梳理,就可以看出汉代书体风格的变化过程。”

自2015年退休,武利华沉潜书房,厚积薄发,已完成了《中华图像文化史·秦汉卷》秦汉卷、汉画卷、铜镜卷五卷书稿,一人占了这套50卷本丛书的十分之一。他自言不会打牌、钓鱼,在学术中可以获得无穷趣味。

对于《徐州汉碑刻石通论》的出版,武利华说:“徐州汉碑刻石的研究是一个有始无终的过程,书稿付梓也只是研究的开始,期待书里提供的资料能为不同领域的专家所用。”

文图:张瑾

编辑:李璐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