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汉画:引领汉代潮流,呈现八方荟萃、气度恢宏的文化主流气象

来源:徐州杂志  发布时间:2020-05-25

1.jpg


原载于2020.5.7《徐州日报·汉风周刊》徐话汉画栏目
000

汉代的疆域广阔、经济力量雄厚,

是中国封建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首个高峰。

伟大的朝代必定创造伟大的艺术,

国力强盛的汉朝,

皇家富室醉心于死后空间的建造,

用绘画和雕刻装饰复杂宏伟的墓室,

用精美的雕刻图像介绍自己

显赫的一生、死后的希翼,

祈求永生的渴望。

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出现在汉朝,

这就是汉画像石。

000

2.jpg


徐州汉画像石有非常突出的个性特征,在中国美术史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先生评价徐州汉画像石时说:“汉画与汉代艺术是徐州的名片,其丰富与多样,其深奥与费解,正是它的魅力和深度。”如果将徐州汉画像石与其他地区的画像石相比较,就会发现徐州汉画像石有许多独特之处。


徐州是汉代区域文化的中心,

南北文化的交汇之地。

这里是先秦时期楚国的故地,

汉代还保留着楚国的名称。

楚国的浪漫主义,鲁、宋文化的

礼制思想在此交融。


徐州是汉高祖刘邦的桑梓故里,这里的画像石反映了帝乡的艺术风貌,也是汉王朝礼仪文化的图像表现。受多重文化的影响,徐州汉画像石中既有南国的神话传说、北国的历史故事,还有现实生活中的车马出行、庖厨宴饮、楼台亭阁、乐舞百戏、牛耕纺织等内容。


这些内容往往杂处一起,

呈现出诡奇浪漫的生动画面。

由此衍生出的生产活动、

墓主生活、仕宦经历、历史故事、神话传说、

天象祥瑞、图案花纹等不同内容,

构成了一部石头上的史书


徐州汉画像石有极高的艺术性。代表性的作品有沛县栖山汉墓的朝拜西王母图,茅村汉墓的楼阁栉比图,洪楼祠堂画像的七力士图、迎宾宴饮图、纺织图、总会仙倡图,燕子埠画像石墓的狩猎图,睢宁九女墩汉墓的侍者献食图,青山泉汉墓的缉盗荣贵图,以及睢宁双沟的牛耕图、贾汪出土的泗水取鼎图、大禹治水图等。


这些画像石在艺术表现手法上,以东方哲学特有的时空观,独特的透视空间表现,线性的造型,传达出“立象尽意”的审美情趣,表现出一个时代的艺术创造能力。


汉代人们充满着对现世生活的眷恋和对未来世界的希冀,怀着率真浪漫的情怀和无比丰富的想象力,创造了灿如星斗、丰富多样的图像内容。诞生于汉代的汉画图像艺术呈现出八方荟萃、气度恢宏的文化主流气象。


徐州汉画像石不仅是一种区域文化的现象,

更是一个时代的文化代表。

徐州汉画像石带来的文化贡献是多方面的。


1

徐州有可能是汉画像石的发源地


2005年,徐州博物馆清理韩山西汉石圹墓,依据所出土的“半两”钱、玉印以及出土器物的组合,基本确定韩山M1为西汉早期楚国贵族“刘”之墓,该墓随葬品中的许多器物如铜镜、陶器等具有战国时期的风格,因此判断该墓的时代最迟不能晚于西汉景帝初期。这座墓出土的画像石,是目前国内考古发掘出土的时代最早的画像石。


画像石作为一种特殊建筑材料的使用,是中国艺术史上的一场革命,美国著名学者巫鸿说:“意味着礼器经历数千年优越地位之后,一个纪念性建筑时代的到来。”


2

徐州汉画像石引领潮流、带动时尚


徐州是汉高祖刘邦的桑梓故里,这里建有全国瞩目、规模宏大的高祖“原庙”,尽管这个建筑在公元1世纪被焚毁,但刘秀建立东汉以后立即下令加以重建,每年都有官员来此朝拜,徐州及其附近地区汉画像石的许多题材,来自于这所国家宗庙的帛画。


巫鸿说:“这些画像的内容十分明显:所有这些场景都描绘有关国家统治的最重大事件——战争、和平和皇权,它们由一个有序的图像程序组成,其中心的‘朝拜图’所表现的因此只能是表现对汉皇帝的崇拜。这一构图形式密集在微山湖一带,说明其源于此地——很可能是汉代开国皇帝刘邦在沛地的‘原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图像丧失了它的原始含义,而被广泛用作肖像画的原型。”


由此可以看出,徐州汉画像石有着引领潮流、带动时尚的作用。


3

徐州画像石墓是经科学发掘最多的地区


汉画像石所得,分为地面散存征集和科学发掘两种来源,其中考古发掘是研究汉画像石最为重要的方法。


汉画像石考古学研究是利用田野考古调查、科学发掘及相关的科学方法,收集与汉画像石紧密联系的遗迹、遗物,将汉代遗存下来的画像祠堂、墓葬排列组合,通过资料的整理与分析、对比和研究,从而确定汉画像石祠堂、墓葬的地域特点、分期特征,认识汉画像石发生、发展、衰亡的历史和规律。


目前,在学术刊物上公布的徐州汉画像石墓葬发掘报告有近60处,这在全国是首屈一指的。


4

徐州地区汉画为汉文化研究提供丰富资料


考古、历史、美术史等不同领域的专家利用徐州汉画像石珍贵的图象资料,围绕汉代的乐舞文化、饮食文化、车马文化、建筑文化、体育文化、神话传说、宗教文化、外来文化等多维空间所作的研究,还原了真实而又形象的历史,为中国汉文化研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作者系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原馆长,研究员,中国汉画学会名誉副会长,江苏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