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由人作 宛自天开 大运河园林特点及文化价值

来源:徐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0-05-22

1.jpg


2.jpg  

▲淮安  清晏园。

3.jpg  

▲无锡  寄畅园。

4.jpg  

▲杭州  西湖。

5.jpg  

扬州瘦西湖。


  ◎潘娟 姜师立

  运河离不开水,大运河沿线城市一般都位于水网密布的水乡,水系发达。大运河沿线的古城,一般都是西北高东南低,运河水由西北角注入古城,通过城市水网流经全城,再由东南角流出,为整个古城提供鲜活的生活、生产用水。

  而中国的园林总是离不开水,历史上扬州曾有“园林多是宅,车马少于船”之说。李斗在《扬州画肪录》中介绍到谢溶生描述清代扬州面貌:“增假山而作陇,家家住青翠城闉;开止水以为渠,处处是烟波楼阁。”苏州是一座由大运河及其城区水系形成的水陆双棋盘格局的城市,大运河水系造就了古城水陆并行、河街相邻的城市布局,并直接促成了享誉世界的苏州园林。

  皇家建筑与山水园林巧妙结合

  运河园林发展最早的还是扬州和苏州的园林,春秋时, 吴国就开始建姑苏台、馆娃宫,这是苏州园林建筑的开始。西汉时的藩国吴国、江都国、广陵国都在今天的扬州城位置建成宫室林苑。东晋顾辟疆所筑辟疆园是江南最早的私家园林。

  扬州历史上有计划的造园活动可以追溯到南朝宋文帝元嘉二十四年(447年),《宋书·徐湛之传》记载:南兖州刺史徐湛之于广陵蜀冈之“宫城东北角池侧” “更起风亭、月观、吹台、琴室,果竹繁盛,花药成行”。如今瘦西湖小金山的月观、吹台等景点即是仿此遗意构筑而成。苏州的南园及现在的沧浪亭始建于五代,当时钱元轩在苏州以“好治园林”而出名。

  到了隋代,随着大运河的开通,园林建筑兴旺。营建隋东都洛阳城时,负责规划工作的宇文恺就将谷水引进紫微城,并依水建造了众多池沼,其中最大的池沼即是位于紫微城西北隅隋代兴修的九洲池。九洲池是隋东都洛阳城内重要的皇家池苑,荟萃了隋唐园林建筑艺术的精华,是中国古代皇家园林的杰出典范。始建于隋,唐宋沿用。隋炀帝屡次巡游扬州,为了他纵情享乐的需要,地方官员在扬州大造离宫别馆,既有崇殿峻阁、复道重楼,又有风轩水榭、曲径芳林,将皇家建筑与山水园林巧妙地结合起来。可以说,扬州的园林发迹于宫廷苑囿。

  到了宋代,园林成为城市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运河沿线既有皇家园林、官府园苑,也有贵州官僚富人们的私人花园,还有众多的园林式寺院庙宇庭院。北宋开封汴梁(开封)城内的皇家园林,大内御园有延福宫,城外有琼林苑等行宫。私家花园有静渊庄、撷芳园、景华苑、芳林园等。宋代欧阳修在扬州建造“平山堂”,扬州官衙里还建有“郡圃”。

  北宋末年,宋徽宗好奇花异石,在苏州广为采运,也推动了苏州的造园活动。南宋君臣偏安江南,更是耽于山水,竞造园林。在西湖绿水青山之间,各类御园、王府、园囿数以百计,形成了南宋时的西湖繁华盛景。元代,以大都园林为代表,而大都园林又以太掖池为最,体现了北方园林建筑的艺术特点。

  清代是运河园林的巅峰期

  明代是运河园林发展史上的一个高峰,以北京和江南园林为最盛。北京故宫内的御花园是皇城内最大的园林,北京的私家花园以定国公园、英国公园、清华园等最为著名。明代扬州园林见诸于文献记录的很多,这些大量兴造的城市园林,把扬州的园林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境地。明末郑氏四兄弟的影园、休园、嘉树园、五亩之园皆为江南名园。明代还是中国园林建筑理论成熟的时代,建造影园的园林艺术家计成,写成了中国最早和最系统的造园著作——《园冶》,被誉为世界造园学最早的名著,提出了著名的“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造园理念。明代江南的许多城镇都建成私家园林,苏州有许多退隐官员都建造了园林,最出名的是拙政园。苏州附近的无锡、湖州、常熟等地都有园林建筑,出名的有无锡的寄畅园,浙东运河边的绍兴园林也有几十处之多。

  清代是运河园林的巅峰期。清代在北京兴建了皇家园林颐和园和万园之园的圆明园。康熙、乾隆皇帝数次南巡,均以扬州为主要驻跸之地。两淮盐商为接待帝王南巡,大建宫室、园池、台榭,城内园林名胜,甲于天下。

  据记载:清康熙南巡驻跸扬州,扬州先后建有八大名园,其中七园移到连缀历代城濠而成的瘦西湖两岸兴建,形成湖上园林。乾隆六次南巡驻跸扬州,“官商穷尽物力以供宸赏”,名园比比皆是,形成了瘦西湖二十四景,并形成了完整的水上游览线路。康熙皇帝曾五次访问杭州,并写下了南宋“西湖十景”的名字。此后,“双峰穿云”“秋月映湖”等景点便固定了位置供观赏。乾隆皇帝曾六次巡游杭州,创作诗歌,为“十景”立碑。清代苏州有记载可查的大小园林有270多处,至今保存尚好的仍有69处。

  集建筑、书画、文学、园艺等艺术精华为一体

  著名建筑学家陈从周先生在《陈从周园林随笔》中写道:“中国园林如画如诗,集建筑、书画、文学、园艺等艺术的精华为一体,在世界造园艺术中独树一帜。”

  在建筑艺术上,各地的大运河园林各有不同的特点,集中展现了我国园林建筑艺术的精华。苏州园林是退隐山林的文人寄所,苏州园林是浓缩的自然景观,使人“不出城廓而获山林之怡,身居闹市而有林泉之趣”。杭州西湖是自然山水园林的代表作,秉承“天人合一”哲理,在十个多世纪的持续演变中日臻完善,成为景观元素特别丰富、设计手法极为独特、历史发展特别悠久、文化含量特别厚重的“东方文化名湖”。皇家园林颐和园是造园艺术的集大成者,饱含中国皇家园林的恢弘富丽气势,又充满自然之趣,充分体现了“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造园准则,是集中国园林建筑艺术之大成的杰作。扬州园林是南北融合的园林佳作,具有南秀北雄相互融合的特点,既有皇家园林金碧辉煌、高大瑰丽的特色,又有大量江南园林小品的情调,自成一种风格。

  师法自然,融于自然充满自然之趣的布局美

  中国大运河园林的整体特征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师法自然。在造园的总体布局、形象组合上都合乎自然。山与水以及假山中的各种景象要素的组合,要符合自然界中山水生成的客观规律。每一处山水景象之中,要素的形象组合要合乎自然规律。如水池常作自然曲折、高低起伏状。

  二是融于自然。运河园林用种种办法来分隔空间,其中主要是用建筑来围蔽和分隔空间。分隔空间力求从视角上突破园林实体的有限空间的局限性,使之与自然融合。因此必须处理好形与神、景与情、意与境、虚与实、动与静等种种关系,把园内空间与自然空间融合起来。比如漏窗的运用,使空间流畅,视觉流畅,隔而不绝,相互渗透。

  三是讲究亭台轩榭的布局和假山池沼的配合。亭台轩榭在布局上“绝不讲究对称”,充满自然之趣的布局美。假山的堆叠有自然之趣,池沼大多引用活水,石岸总是高低屈曲任其自然,还布置几块石头或种上花草,使得运河园林中的假山与池沼虽出自人工,却能宛如天成。

  四是讲究花草树木的映衬和近景远景的层次。花草树木的映衬同样着眼在画意:既讲究树木的错落有致,又照顾到季节的变化,修剪技巧上取法自然。巧妙运用花墙和廊子,使大运河园林显得层次多、景致深,景物不是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游览者的面前,而是逐次展露,游览者可以领略到移步换景的乐趣。

  最早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是皇家园林颐和园,后来苏州园林也整体列入,2011年杭州西湖以文化景观列入,2014年扬州园林中的瘦西湖、个园也以大运河遗产列入。扬州、苏州的园林一是模拟自然景色, 利用水面、奇石和花木;二是吸收了文学、国画、书法、雕刻、工艺美术等技巧手法。杭州西湖则是中国历代文化精英秉承“天人合一”哲理,在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学、绘画美学、造园艺术和技巧传统背景下,持续性创造的“中国山水美学”景观设计最经典作品,展现“诗情画意”的艺术风格。北方的颐和园又是以杭州西湖风景为蓝本,汲取江南园林的某些设计手法和意境而建成。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全世界,具有独特风格的运河园林都被世人所追捧,成为国内外公认的世界文化艺术宝库中的珍宝。

  作者简介:潘娟,扬州大学附属中学教师

  姜师立,大运河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名家谈运河

  徐州运河的历史演变

  ◎赵明奇 彭校 郭洪亮

  远古徐州,气候温润,雨量充沛,众水归淮。淮河的一级支流泗水纵贯全境,承接徐沛丰小平原上的泡水、丰水、菏水和徐邳小平原上的武水、沂水、沭水等二、三级支流,形成得天独厚的水上运输网。

  ●浮于淮、泗,达于河●

  上古三代,禹贡故道,“浮于淮、泗,达于河”是最早的对徐州水上交通网的描述,是指进贡的船只通过淮河、泗水,再经过荷水,到达与济水相通的荷泽,然后就可以通过鸿沟入黄河溯流而上,达于京都。

  先秦以降,汴水东进,泗水南下,汴泗交流,汇通入淮,徐州一跃成为水陆襟要,漕运之地。春秋末年,魏国开凿汴水,上通鸿沟蒗荡渠,向东流经商丘以北与获水相接,荻水自此并入汴水。汴水再向东经过砀山到徐州,在城东北汇入泗水。汴泗交流之后,在徐州附近形成“悬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的泗水三险。汴泗合流再向东南注入淮水,并与春秋末年吴王夫差开凿的邗沟相通,江、淮、汴、泗、济、河连为一体。从此,徐州汴泗交流,舳舻千里,渐为商业城邑。徐州乘汴泗相通之势,北控齐鲁,南扼濠泗,东襟江淮,西通梁宋,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两汉时期,长安(今陕西西安)和洛阳成为政治中心,汴泗交流的徐州则为江淮中原之间的水陆枢纽,江淮之物大多经此直达中原和关中。汉武帝时,每年经过徐州运往关中的粮食多达6百万石,参加运输的士卒6万余人。

  ●南国屏藩,北门锁钥●

  公元前132年,黄河在瓠子(今河南濮阳西南)决口,向南摆动,经巨野泽(今山东西南),夺泗入淮,由淮及海。这是黄河首次夺泗入淮,经行徐州。此后,黄河经常泛滥,徐州漕运大受影响。公元69年,王景治河,采用河汴分治之法,沿河筑堤,使之向北摆动,脱离徐州,同时使汴水入河,成为黄河重要支流,徐州复为江淮漕粮西运中原的主要通道。治理后的黄河少有决溢,亦无大的改道,徐州汴泗航道稳定了800余年。

  魏晋南北朝时期,兵戈不息,攻战不止,徐州成为北伐南征的水陆襟要,军队漕粮多经此北上南下,东转西进。因此,北方视徐州为“南国屏藩”,南方视徐州为“北门锁钥”。公元384年,东晋谢玄驻军徐州,督率9万士卒对泗水吕梁河段进行了大规模修整,使徐州水运更为便利。

  公元605年,隋炀帝利用历代旧有水系,征发河南淮北百万民夫,开凿了东西连绵千里的大运河——通济渠,将黄河淮河上下贯通,洛阳扬州连成一线。徐州以西的汴渠(汴水)成为通济渠主道,为撇开徐州东南的泗水之险,主道自商丘向东南经过永城、宿州,进入淮河。但汴泗环抱的徐州作为辅道,仍不失为通济渠漕运水网中的一处津要,商旅不绝,舳舻相继,汴泗沿岸店肆林立,商业繁荣,并且宿州埇桥等运河要害在行政上均属于徐州节度。

  ●汴泗交流郡城角●

  盛唐时期,汴泗交流的徐州虽不是漕运主道,但也是江淮通往中原、齐鲁的水陆要道,舟车相继,商旅不绝。唐代文学家韩愈当年在徐州就见到了“汴泗交流郡城角”的壮观景象。自幼生活在徐州的诗人白居易更见证了“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的自然胜景。

  有唐一代,徐州的绢织品被朝廷列为九等品级中的第三个等级,属于上等贡品。每年徐州的绢织品从汴水经过汴渠千里迢迢地运往洛阳。徐州土质肥沃,地宜菽麦,是朝廷重要的盐粮地区。每年这些盐粮经过此渠被源源不断地运往洛阳含嘉仓。徐州矿产丰富,朝廷在此设置秋邱冶,专事炼铁,再将上等制品由此运往两京。

  北宋,随着黄河泛滥,通济渠(宋称汴渠)时常湮塞,中原各政权先后对其疏浚修治,维持通航。南宋时期,宋金战事频仍,黄河泛滥无常,通济渠逐渐淤塞为陆。宋金之际,杜充为防金军南侵,决堤黄河,以水代兵,黄河再次夺泗入淮。决口以下,河水东流,经豫北到鲁西侵占泗水河道,顺流南下,再次经行徐州,东南入淮,奔向黄海。

  元代,为使江南漕运顺利抵达华北,元廷修凿了南北纵横3000余里的京杭大运河,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和钱塘江五大流域,徐州泗水并入运河,黄河运河在此交汇通流。

  ●运河运输量堪比7条铁路●

  明清时期,徐州黄运交汇、舟楫四方,五省通衢,漕运天下,成为关乎王朝兴衰成败之命脉。然徐州作为运河之城,河患频发,洪灾严重,在500年间运河漕运的繁华背后,留下不尽的悲凉篇章。

  公元1855年,黄河在兰仪(今河南兰考)铜瓦厢决口,洪水向东经长垣、东明入张秋,横穿运河,汇大清河复奔渤海。经行徐州长达750余年的黄河从此北徙,只留下了一条历经沧桑的黄河故道,历经2000余年的汴河不复存在。黄河故道,黄沙弥漫,有水则涝,无水则旱,农耕条件恶劣,人民生活困苦。

  新中国成立后,经过“一定要把淮河治好”、黄河故道治理工程、京杭大运河治理工程、“南水北调”工程,运河徐州段水道通畅,成为北煤南运的重要枢纽,运输量堪比7条铁路;运河两岸稻麦飘香,人民安居乐业,逐步迈向康庄。

  《大运之河》周刊第16期

  感受长河脉动/倾听千年回响

  记录河畔烟火/讲述中国故事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