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邳,消失的古城

来源:徐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0-04-02

1.jpg

睢宁县古邳镇城里村,一个曾经默默无闻的小村庄,因最近一次考古发现,名声鹊起。

  2019年底,数位来自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江苏省文化厅、南京博物院等国内著名研究机构的考古界专家汇聚于此,在正在进行考古发掘的下邳古城遗址上一探究竟。

  这里,距离黄河故道不足500米。通往考古现场的道路蜿蜒,沿路可见成片的水塘。如果运气好,还可以在地表发现陶罐、青砖和板瓦残块等遗存。

  在一处高大的土堆后面,正在发掘的,是面积不足1000平方、深度可达六七米的古城遗址。汉代的城墙、魏晋时代的排水沟、唐代的道路、宋代的院落、明清时代的青花瓷,还有规模宏大的炼铁、冶铁遗迹,在这里上下叠加,文化遗存之丰富,让见多识广的专家学者们也惊叹不已。

  下邳古城,曾称下邳旧城、下邳故城,位于睢宁县古邳镇东北,西北距岠山约3000米,呈南高北低之势。城内多河道、鱼塘,1991年被公布为睢宁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从2014年到2019年,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馆、睢宁县博物馆的考古工作者们组成联合考古队,在这里进行为期5年的抢救性发掘。考古发现,这里的文化遗存最早可推至东汉和西晋时期,极有可能是古代下邳国的国都所在地。

  2019年,下邳古城遗址被江苏省政府公布为第八批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同年10月,又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年之内,从省级文保单位晋级“国保”,下邳古城遗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下邳,一座曾经承载了无数历史故事的古城,也因为这次考古发现,在消失了300余年之后,逐步向世人露出真容。

  一 文明之光

  下邳古城遗址地处古沂水与泗水交汇之处。作为中原东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历史上的下邳水陆通衢,人丁兴旺、商贸繁荣,也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下邳国以下邳古城为中心,原是夏商时代的诸侯国,古时辖区主要包括今天的睢宁县、邳州市、宿迁市宿豫区以及周围部分地区。

  下邳虽小,但发生过许多精彩的故事。奚仲开国,宋襄筑城,张良进履,季札挂剑,邹忌封邑,刘备屯军、曹操擒布,葛洪炼丹等著名的历史故事,都发生在这里。战国时期,齐威王封邹忌为成侯于此,始称“下邳”。

  据考证,下邳古城的上限最晚可追溯至东汉时期,其时为下邳国都城,魏晋时期为下邳国治所。三国时期,下邳是徐州首府,刘备、曹操和吕布在此明争暗斗,吕布在此被曹操缢死,关羽在此投降了曹操。汉初,韩信被封为楚王,国都亦在下邳;东汉明帝刘庄置下邳国,封其子为下邳王。

  “一部三国史,半部在下邳”。这是今人对下邳历史的精辟总结。

  据史书记载,东汉时下邳国管辖十七城,区域范围相当大,北到山东南部,南至安徽嘉山,西到铜山,东到涟水,为下邳疆域最广之时。唐以后,下邳曾作为郡、州的治所,宋时为淮阳军的治所,明时为邳州城。当时的城池周长12.5华里,城内有衙署、演武厅、药局、僧道司等,还有6街10巷13市,城内外有大小庙宇72座,车水马龙,商贾云集,盛极一时。

  下邳城长期作为中原东部重镇,跟它优越的地理环境是分不开的。它南濒泗水,北有沂水和武水绕城,三水相汇,既有水运之利,又有灌溉渔猎之便,土壤肥沃,物产丰富。

  然而,这样一座充满了厚重历史和人文故事的古城,却已经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300多年。它是如何消失的,又一直沉睡在哪里呢?

  二 文物之光

  2014年,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馆、睢宁县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经过长达5年的发掘,一大批遗存重见天日,逐步揭开了下邳的神秘面纱。

  现场勘探发现,现存下邳古城遗址为一座长方形城址,南北长约930米、东西宽约630米。城墙墙体外侧均为青砖包砌,底部有基石,基石以上为砌砖,中心夯土。墙体残高约2米。砖长47厘米、宽21厘米、厚11厘米。勘探中发现有北门、西门、南门,暂未发现东门。这里应为明清时期的下邳古城。

  2019年5月,考古工作者在明清时期下邳古城东侧1000多米处,又发现一处南北向夯土城墙。经勘探,确定为东汉下邳古城遗址。

  东汉下邳古城遗址城址平面呈长方形,西城墙部分叠压在明清古城西城墙之下。城址东西长2500米,东城墙南北长1350米,西城墙南北长2000米。城墙顶部距地表深约0.30米,残高约5.5米,顶宽约16米,底宽约32米。

  现有的考古现场主要集中在明清时期的下邳古城。经过层层向下剥离,发现城下有城,依次为宋代、唐代、魏晋、东汉等各个时代的历史遗存,叠压在一起,历史脉络极为清晰。

  在遗址第7层下,考古人员发现一座宋代房址。这是一处大面积的砖铺建筑遗迹,应为一处庭院建筑,由南北两个院落、北西两条小路及排水沟组成。“一顺一丁”青砖铺地,南半部院落个别铺砖由铁钉固定于地面。庭院南北残长7.75米、东西宽7米。房址中还清理出土一件漆器残片,上有朱书文字,但字迹模糊已不可辨识。

  唐代道路长啥样?下邳古城告诉你。在下邳古城,考古队员们发现了一段长15.6米,宽0.96米,高0.3米的道路。由南北两边竖立的单排马牙路砖和中间的砖铺路面构成,中间路面之下垫土,路面稍微鼓出,且路面两边和路面相交部分都有排水沟,形成完整的道路排水系统。

  魏晋时期的遗存代表是一条排水沟,由南北向长条砖砌成,东西两边错缝平铺砖砌沟墙,沟底单层错缝斜向铺就,且有一缺口与另外一条较窄水沟相接。因地势低洼,排水沟里仍不断向外涌出清水。此外,在排水沟附近,还发掘出一口魏晋时期的水井,井圹、井壁、井栏保存完好,清水汩汩而出,令人欣喜。

  更令人兴奋的是,考古现场还发现了汉代的大面积炼铁、铸铁遗存,共有两座南北并列的窑。窑的结构完整,由火门、风口、窑壁、窑膛组成。窑的西侧里面平整,经过焙烧,颜色发青,坚硬。亚屏蔽呈环形,色深红。现场还发现大量带有窑汗的耐火砖,地层中分布众多铁锭,经检测,其铁含量超过90%。

  古代盐矿与铁矿都是中央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历来由中央政府进行“盐铁专营”。这一重要的考古发现证明,古时下邳国不但经济交通发达,且冶铁工艺先进。专家认为,这处窑炉遗址规模宏大,很可能就是当时的“央企”所在。

  除此之外,现场还出土金、铜、骨、铁、石、瓷、陶等各类质地包含物300余件,多为韩瓶、青花瓷片、砖瓦残片等。发掘出土的文物包括宋代铜剪刀、元代黄釉瓷碗、明代兽面瓦当、黄胎绿釉瓷盆等。其中出土的一个鹅卵石,类似现在小孩子穿的虎头棉鞋。石上花纹系手工雕刻而成,虽寥寥数刀,却栩栩如生。

  在距下邳古城约15公里处,考古队发现了一处西晋时期高等级贵族家族墓地。发现墓葬9座,分南北两排,皆砖室带墓道,出土鹦鹉螺杯、玻璃碗、金铛、青瓷扁壶等各类随葬品300余件。其中M8门墙砌砖发现“下邳国县建忠里谋显伯仲伯孝伯”刻铭砖一块,说明该墓地应为西晋时期下邳国的一处贵族家族基地。

  三 命运之困

  曾经发生过无数历史故事、有着重要地位的下邳古城已经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300多年。如果不是这次发掘,人们或将永远无法目睹它的芳华。而它的消失,竟和近在咫尺的故黄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下邳古城考古项目负责人、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马永强博士介绍,考古队在对下邳故城的勘探及城墙解剖中发现,城墙外侧存在着较厚的淤积堆积,且叠压于城墙之上。这证明,下邳故城曾多次遭受过水患,很可能最终是被一次灾难性洪灾所破坏,从此再也没有机会复活。

  原来,下邳城自古处于古泗水、汴水交汇之处,后来因黄河屡次改道,夺泗入淮,夺淮入海,又成为黄泛区。下邳城一直在惊涛骇浪之中苦苦挣扎。

  结合历史记载,下邳古城至少受到两次严重的破坏。

  第一次严重破坏发生在公元1194年。这一年,是金章宗明昌五年,黄河发生了历史上第四次大改道,下邳被淹,城池被破坏。据《邳州志》记载,公元1221年,金宣宗兴定五年,由政府官员完颜仲德主持,对下邳城进行了加固重修,并一直延用到清朝前期。

  第二次严重破坏发生在清康熙七年,也就是1668年,位于郯庐地质断裂带的鲁南莒州、郯城发生大地震,地震导致黄河再次决口,并引发大洪灾,地震加上大洪水,使本已不堪重负的下邳城雪上加霜,就此遭到彻底破坏。

  下邳古城距离黄河故道不足500米,故黄河本身即是今黄河与大运河贯通的重要纽带。从元代到明天启年间,大约是13世纪末到1624年,大运河徐州段“借黄行运”——黄河河道即是运河河道。历史上,“治黄”与“治运”皆由漕运总督总揽,即便是泇河开通之后,回空漕船依旧走徐州入黄河南下。因此现存的黄河故道徐州至淮安段,也就是古运河。黄河、运河密不可分。

  在明代和清前期运河借黄行漕时,下邳作为黄河运道边的重镇十分繁华,到了明隆庆三年(1569年),黄河在邳州决堤,2000多只漕船滞留邳州,于是河总翁大立提出开凿伽河以避洪水,一直到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才开始动工。经过三任河总,两年时间的施工,这项浩大的工程才完工。从此,漕船避开了徐州到邳州一带的黄河运道,但自邳州至清口段仍借用黄河运道。到了清代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靳辅治河,为了避开航线风大浪险的黄河,新开了中河,使运河彻底脱离了黄河运道。下邳古城也因不再有漕运之便利,成为一个普通的小镇。

  因水而生,又因水而废。下邳城的命运,就这样与黄河、大运河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四 新生之光

  此次下邳古城考古发掘面积虽然不大,却发现了至少东汉、魏晋、宋、明清时期的城址堆积四叠层现象,说明下邳古城“城上有城、城下有城”,也说明了下邳的古代文明是不断延续、发展的。可以说,本次发掘极大地丰富了下邳古城遗址的文化内涵,为研究不同时期下邳古城的历史文化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在下邳古城遗址考古成果专家论证会上,与会专家认为,我国从春秋至明清一直延续使用的古城并不多,在位于中原东部重要地理位置的大运河文化带,考古发掘能揭示清楚的古城更不多。下邳古城的文献记载非常丰富,在我国古代城市史研究中,下邳古城遗址的发掘具有重要的意义,建议以下邳古城发掘为突破口,为大运河文化带考古发掘和保护树立一个范例。

  鉴于下邳古城的遗迹保存大多完整,扬州大学中国大运河研究院研究员姜师立建议,按照既定的学术思路和目标继续开展考古工作,重点解决年代、东汉时期和明清时期两个城址的对应关系;加大对古环境、水系的研究。同时尽快编制古城保护规划,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令人欣喜的是,最近编纂完成的《大运河徐州段文化保护传承利用实施规划》明确提出,我市将以挖掘复兴为重点,突出“三国古韵”主题,着力再现下邳古城特色文化,打造“三国记忆”特色品牌。沿黄河故道睢宁段建设骨干旅游道路,串联下邳古城,刘楼汉墓群等三国遗址和湖畔淮园、房湾湿地等优质景点。

  历经千年沧桑,消失了300多年,一座古城的新生,或许就在不远的将来。

  图1:下邳古城出土的陶罐等生活用品。

  图2:魏晋时期的水渠。

  图3: 出土的鹅卵石,石上花纹系手工雕刻而成,虽寥寥数刀,却栩栩如生。类似于现在小孩子穿的虎头棉鞋。

  图4:考古界大咖齐聚下邳古城,查看汉代“央企”——冶铁窑炉遗址。

  摄影 林刚

  感受长河脉动/倾听千年回响

  记录河畔烟火/讲述中国故事

  《大运之河》周刊第9期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