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楚舞,吾为若楚歌” ——读汉画像石中的乐舞百戏

来源:徐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0-04-01

 1.jpg

 汉画中的七盘舞


  文/图 兰芳

  公元前195年,刘邦在他的家乡沛县作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汉初的戚夫人与汉高祖刘邦相识、相恋。刘邦晚年十分宠爱戚夫人,甚至谋划废太子刘盈(吕后子),立戚夫人子赵王如意为皇位继承人,但遭到吕后和朝臣的激烈反对,太子之争的事件成为一段经典歌舞的缘由。当废太子的计划失败后,刘邦对戚夫人说:“为我楚舞,吾为若楚歌”,戚夫人泪流满面,翩翩起舞,伴随着戚夫人的舞蹈,刘邦唱起了鸿鹄之歌。

  汉代宫廷的“乐府”有歌有乐,还有舞蹈、百戏等诸多娱乐形式。汉代的舞蹈是皇室贵族们娱乐生活的重要内容。汉代有不少妃嫔乃至于皇后是倡乐出身,汉武帝宠爱的李夫人,是汉代著名舞人。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是汉代最著名的舞人。赵飞燕由于色艺超群,从一个社会地位十分卑贱的歌舞伎人一跃而为封建社会最尊贵的皇后,专宠后宫,显赫一时。

  儒家十分重视乐舞的社会作用。《乐记》中载,乐,可以起到移风易俗的作用,也就是现在“美育”对人的培养所起的作用。在以儒家思想为主导的汉画像石中,便刻画了大量的乐舞图。各种生动的乐舞百戏图,呈现了汉代艺术、运动、力量的风貌。

  汉代的乐舞百戏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郊庙祭祀中有雅乐,民间祠中有鼓舞乐,欢宴群臣有黄门鼓吹。它们演奏的形式也多样,既有前朝古乐、汉代乐府制作的新乐,也有来自民间的俗乐。总的来说,汉代是雅乐走向衰亡、俗乐得到发展,丝竹乐器取代了金石乐器,成为主要演奏乐器的时期。

  史籍也记载了很多民间的乐舞,汉乐府中至今仍保留不少优秀的民间文学作品和大量的“街陌讴谣”。正是因为汉代人对乐舞的喜爱,在“事死如事生”丧俗观念的指导下,汉代的墓葬中刻画了许多乐舞百戏的图像。

  出土于山东沂南北寨墓的乐舞百戏画像石刻,其上刻画的人物竟达50人之多。据该墓发掘报告把整个画像分为四组:第一组,杂技,有飞剑掷丸的、有顶橦悬竿的,还有七盘舞。第二组,乐队,上部分刻击建鼓、撞编钟、敲石磬,下部分刻演奏小鼓的女乐和吹排箫、击饶、吹埙、抚琴、吹笙的男乐。第三组,鱼龙漫衍之戏。第四组,戏车和马戏。此图是迄今所见演出场面宏大、气势最为壮观、内容最为丰富的汉画像石乐舞图像。

  古代的“乐”,包括歌唱、说唱、器乐、舞蹈、道具等各种表演成分。汉代乐府民歌、古诗十九首,特别是汉代的相和歌,保存了一批才华横溢的歌诗。相和歌是对一种歌曲演唱形式的称谓,概括了汉代北方各地的民间歌曲,是各种管弦乐器伴奏的歌的形式。汉代无论是宫廷的聚会宴享、祭祀以及民间的宴饮、娱乐,都有相和歌的表演。从这一汉画像石中可见,相和歌以丝竹管弦乐器为主进行伴奏,融歌唱、器乐、舞蹈三者为一体。

  这幅乐舞百戏图既有建鼓舞,又刻画了七盘舞。建鼓是一种历史悠久的乐器,最早用于祭祀、战争、宫廷等,然后由简单的击鼓仅作为伴奏演变为伴随敲击建鼓的舞蹈。汉画像石中的建鼓上部往往装饰着羽葆、流苏、华盖等,基座经常是老虎、羊等神兽,建鼓舞的舞人有男有女,有一人独舞,也有两人共舞。

  盘鼓舞也是汉代常见的一种舞蹈形式,在宫廷和民间都很盛行。盘鼓舞表演以盘和鼓为道具,表演时舞蹈者踏在放于地面的盘、鼓之上而跳跃舞蹈,大多数情况下放置七个盘,因此盘鼓舞又被称为“七盘舞”。

  另外,长袖舞也是汉代比较流行的舞蹈,戚夫人最善长长袖舞,长裙长袖是汉代一种普遍存在的舞蹈服饰,长袖舞以挥舞长袖的动态为精彩片段。舞者的裙子有长短之分。在这一画像石中还有舞者身着裤子,裤装者舞动姿态幅度更加灵活。

  百戏是流行于汉代宫廷和达官贵戚家中的杂技、歌舞及民间武术的总称。汉画像石上的杂技表现形式有飞剑、跳丸、吐火、倒立、车技、马技等。与杂技同时出场的是“幻术”,“幻术”是汉画像石百戏表演中的一个重要项目,大都是表现一种人间仙境,以人拟兽的表演为主,展现仙凡杂处、人兽共乐的世界。

  从汉代的乐舞图可知,中国古典舞蹈并不是从唐宋或明清以后戏曲的发展才滋生的。从汉代的“大风歌”和戚夫人的“翘袖折腰”开始,舞蹈的表演已开始自觉地发挥了蓬勃的生命精神。

  在徐州的汉文化旅游活动表演中,常有盘鼓舞这个保留节目,舞者身着汉代长袖舞衣,在放有七个盘子的场地上,边歌边舞,舞者和着乐曲及韵律,旋转和穿插于盘子之间,舞姿曼妙唯美,为我们呈现汉代舞蹈艺术“罗衣从风、长袖交横、乐舞通神、其乐融融”的热闹场景。

  (作者为江苏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总第11期

  探求中华文化起源 保护民族传统基因

  关注前沿学术研究 分享人文思想光芒

  《汉风周刊》邮箱:1740449948@qq.com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