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朔迷离“皇到泉”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20-03-24

1.jpg

俯览皇到泉水塘

2.jpg

龙须河上游的苇泉

3.jpg

苇泉村老水井

4.jpg

皇到泉村村民碑

5.jpg

关帝庙全景

铜山区茅村镇与柳泉镇接壤处的徐州淮海水泥厂的东门旁,有个小山村叫“皇泉村”,这个自然村隶属于茅村镇檀山村。村子不大,不过那里古老的风物、朴实的村民、独特的环境、有趣的传说,都给这个小山村打上了神秘的烙印。


皇泉村的由来


“皇泉”村名的由来,是因为村中原有一眼水源充足的“皇到泉”。村民为了方便,慢慢就将其简称为“皇泉”,甚至有文化水平不高的村民误写成“黄泉”。


皇泉村中的皇到泉边上有块新立的记事碑,介绍皇泉村的村名由来,竟然和乾隆皇帝有关。


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大队人马沿利国到柳泉行宫的驿道一路南下。行至皇泉北边的一座小山上,浩浩荡荡的人马多得向南看不见头,向北看不到尾。乾隆皇帝在山头上四面观看,山不高,却绿树掩映,旁边的村子都不大,却一派祥和,人们安居乐业,一派升平盛世景象。地方官见皇上龙颜大悦,便极力称颂这是皇上的恩德。乾隆问道:“此是何处?”地方官道:“那是与行宫比邻的几个小村,百姓都仰仗皇上的隆恩,丰衣足食。能与万岁行宫为邻,沐浴皇恩,享千年太平,愿皇上万寿无疆!”乾隆被地方官奉承得心中大喜,说:“前面的村子是朕必往之地,就叫皇到村。”地方官说:“万岁,该村有一口井,千百年来从没干涸过。”在地方官带领下,乾隆皇帝顺河而上,来到泉水边。只见泉水清澈,鱼儿成群。龙颜大悦,品尝泉水后,乾隆皇帝极力称道,说:“这就叫皇到泉。”意为皇上赏赐之神水。从此,该村就称为“皇到泉”村。日子久了,人们口口相传把村名简化叫皇泉村。


其实,这眼泉位于长山尾端的半山腰上,而长山处在峰山之北,与峰山相连,海拔169米,长1750米,较附近诸山而形态显长,故名长山。皇到泉就涌出于长山东坡,和北去不远处柳泉镇的苇泉、涝泉、母猪泉、马跑泉、拔剑泉或许同属一个家族。


“皇到泉”水量充沛水质好


因为皇到泉的水质良好,适宜饮用,所以五百年前,一支赵姓人家定居于此,逐渐形成村落。至今,村中百分之八十五的村民都是赵姓。


70岁的赵皆启在徐州市内做奇石生意,闲暇之时总要回老家看看。笔者探访时正巧遇到他,他讲述了赵家人和皇到泉的不少细节。


赵先生说,皇到泉泉眼在地平面下三米左右,整块的一个石面上有个水桶大小的圆洞,白花花的水流就从那里涌出,水量充沛。本地大旱之年,附近的楼顶村、上下孔家、檀山村,甚至五六里地之外的后川等六七个村子的人,都到这里来取水,积存的水又汇聚成为一个水塘。早年间,水塘有好几亩地大,现在被附近居民建房挤占掉了好多,只剩下大约二亩地面积了。泉水冬暖夏凉,入口甘甜,数百年来,它从没干涸过,就那么昼夜不息地喷涌着。水塘里的水满了,向外流出后顺着山势自然形成一条蜿蜒的小河,然后流入龙须河。赵先生还记得自己小时候,从上到下,小河沟两旁依次生长着十六棵大柳树,最小的一株上面垒了二十多个喜鹊窝。泉水冲刷着柳树紫红的根须,犹如簇簇红丝,荡荡悠悠,和水草交相辉映,煞是美观,更有游鱼往来翕忽,狡猾的泥鳅、灵敏的草鱼、笨拙的螃蟹,自得其乐,妙不可言。


用水量大的时候,泉边挤满了前来打水的乡亲们,有时要等上老半天才能打到水。孔家村的人觉得不方便,就在泉眼旁边自己砌了一口井,人称“孔家井”。这井说来很是神秘,多年前曾经发生过几次村民投井事件,奇怪的是,全部安然无恙。


赵先生还讲了他从当地老人处听来的另一个版本的村名由来:泉水出现在乾隆南巡打此经过时,而不是在那之前。前呼后拥的队伍急急而行,走到当地时,乾隆皇帝就地歇息,正感到饥渴,他的坐骑颇有灵性,抬起一只前蹄原地一踏,地下马上冒出水来,左右人等连忙挖掘,就出现了这眼泉,所以那泉眼的形状很像马蹄印痕。


香火鼎盛的关帝庙


皇泉村北边相连的村子叫楼顶村(同属檀山行政村),村后小山前有座闻名遐迩的关帝庙,大约修建于明朝时期,村民为了祈求五谷丰登、人畜兴旺而出资修建。


这处关帝庙历史上多次毁坏重修,近年又由村民集资修复。庙内大殿里供奉关帝及关平、周仓,东间配祀华佗,另外还有东西配房及过道。庙堂规模不大,但是一直以来香火不断。


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七日,是庙会日,十里八村的父老乡亲们接踵而至,上香的、听书的、卖儿童玩具的,熙熙攘攘的拥挤不动,半个山坡都是黑压压的人群,好不热闹。


关帝庙门前有棵不平凡的老槐树


楼顶关帝庙山门右边,有一棵浓荫匝地的老槐树。树高十几米,树冠覆盖50多平方米,树干直径1.5米,两个成年人也难以合抱。老槐树长势良好,枝繁叶茂,树干上仅在接近地面半米处发现一个碗口大的洞穴,表明这棵树的生命力极为旺盛。按茅村乡志中的记载:南京博物院曾派人前来考察、登记,鉴定该树树龄在600年以上。现在这棵老槐树已被列入地方文物名单,挂牌保护。


老槐树还是一棵不平凡的树。村中知情老人说,解放前夕,中共地下党人丁平曾在老槐树下向村民宣传革命道理,那个树洞就是他的情报交换点。老槐树往南去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个洼坑,上面原有一个草庵子,当年丁平的儿子就是在那里出生的。


老槐树向北约20米处的庙墙外,还有一株树干直径40厘米左右的树龄小一些的槐树,与之遥相呼应,但是满身沧桑,布满枯洞。


神奇的楼顶井四季清澈


关帝庙西北方向约100米处的小山叫鱼山,海拔50米左右,山头略微向前突出。


山头左右两边各有一眼水井,据村民说,那是鱼的一双眼睛,不论旱涝,从未干枯过,和南面的皇到泉遥相呼应。时至今日,在当地地下水位普遍下降的情况下,水井依然如故,四季水位都稳定在井口以下一米左右,不降不溢,很是神奇。东边的那眼井,石砌的井壁,井口光滑,尽显沧桑,附近村民也都说不清该井究竟挖凿于哪朝哪代。井口旁的水泵房就是为汲取井水而建,附近村民依然还喜欢吃这眼井的水。


上世纪七十年代淮海水泥厂、徐州发电厂相继投产后,茅村地区的水位日益下降,其他水井早就废弃了,但是该井的水位还是原样没动,井水四季清澈,也可谓一谜。


源头众多的龙须河


皇到泉剩余的水都流进了龙须河,而龙须河是柳泉行宫湖灌溉区的主要水系。


关于其源头众说纷纭,可是细加考究,笔者认为源自柳泉镇母猪泉之说过于牵强,就目前状况来看,源于柳泉镇的苇泉似乎更准确一些。虽然苇泉的出水量较少,但是,到了雨季,苇泉附近的山水则全部汇入苇泉旁边纵贯南北数里的一条山涧之中,形成龙须河的上游。


目前,有一条大坝控制着上游的水,这条大坝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皇泉村民在驻军的协助下修筑的,既能保证上游两岸的农田灌溉,又确保下游汛期的安全,还可以养殖水产品。


在大坝的调控下,上游流出的水,经檀山西大沟下泄。沿途自然收纳了必不可少的皇到泉流水,聚集流至小青龙山西麓的行宫湖北岸,再一分为二,一支流向西南,一支流向东南,形若龙须,故名龙须河。流向西南的一支“龙须”,上世纪初修建津浦铁路时,被填压废掉;流向东南的一支,经蔡丘西、梅庄东南下而注入不牢河。上世纪五十年代后几经整治,起到了较好的排灌作用。1975年徐州发电厂动工兴建,茅村人民顾全大局,发挥集体的力量,将古老的龙须河河道又作了改道,既有利于徐州发电厂、淮海水泥厂生产、生活废水的排泄,又解决了两岸近千亩耕地的灌溉问题,一举多得。


地下党员丁平在皇泉的故事


丁平,山东邹县人。解放前,中共鲁南区党委为加强徐州地下党的领导工作,决定成立徐州市地下工作委员会,由丁平和在市内铜山中学任教的丁志刚负责开展工作。


1947年3月,丁平以贩卖生猪为掩护,从山东夏镇坐小船经微山湖南下,先落脚在茅村官山村,改名李文祥,又以逃亡地主身份出现,广结朋友,有贫困农民、车站脚夫、小生意人,甚至地主富农,从而取得信任,站稳脚跟。这年秋天,经组织批准,他从老家接来爱人和孩子,就住在皇泉北边关帝庙附近的农家。后来爱人要生产了,按照当地习俗,不能住在别人家里生产,他就在庙前的一片洼地里临时搭起一个草庵子遮风挡雨。


时至今日,皇泉、楼顶村的老人们还能指认出丁平草庵子的地址,讲述丁平的故事,最熟悉的就是他当年的情报联络点,他每每把情报塞进老槐树的树洞,再从那里取回上级领导的指示,指导徐州地下党的工作。 岳德章 文/图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