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画,汉代的风云大观

来源:徐州日报  发布时间:2020-01-17

1.jpg

徐州韩山西汉竖穴墓中的汉画像石(原石现存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

2.jpg

徐州贾汪白集汉墓祠堂东壁下方的“孔子见老子”画像。


文/图 朱存明

政治经济背景

汉画像石艺术从产生、发展、繁荣到消亡贯穿了整个两汉时期,这与当时的时代背景息息相关。

自西汉建国到武帝以前七八十年间社会经济得以恢复,综合国力得以提高。在徐州狮子山西汉楚王陵墓和商丘永城保安山一号梁孝王墓寝园出土了大量的农用铁具如铁凿、铁撬、锄等,从中可以看出西汉早期农业和手工业的恢复情况。

汉武帝登上皇位后,反击匈奴,凿通西域,开拓疆土,加强中外文化交流,促进了民族融合。在艺术上,把美术作为表彰功臣的手段,促进了纪念性雕塑、宫廷壁画及其汉画像石的发展。西汉中后期,政府开始不断扩大官营工商业的规模,促进了包括汉画像石艺术人才的产生。

西汉晚期的皇亲国戚、豪强地主依仗政治上的特权和经济上的优势疯狂兼并土地,社会上出现了一批暴发户,在为自己营造的墓室、祠堂或者棺椁上刻画他们生前的生活场景与对死后世界的理想愿景。王莽时期在江苏徐州、泗洪、连云港及山东的微山县一带出现了石椁墓。

王莽新朝灭亡后,经济发展遭到破坏,至东汉中期,国力又开始强盛。这时期的厚葬之风愈来愈盛,汉画像石艺术真正开始成熟并繁荣。1930年在山东滕县出土的东汉中期的绘有冶铁场面的画像石,图中有12个工匠在工场中操作,4人用皮囊为炼炉鼓风,其余的人持锤锻制器物,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经济情况。

到东汉,豪强势力把持了政权,大庄园的规模和数量都迅速膨胀。这种经济模式培养了专门的管理人员包括士人、画工、匠人等,为汉画像艺术的发展提供了资金及工艺匠人及管理人员的保证。一般庄园主很早就为自己准备墓穴,在当时也只有庄园主才能满足这样的条件。所以,庄园经济的发展为当时汉画像艺术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东汉晚期庄园经济的持续发展为当时的厚葬习俗提供了可能,同时也为汉画像艺术提供了创作题材。这一时期的汉画像石艺术达到了空前的繁荣,如久负盛名的山东嘉祥武氏祠、宋山画像石祠、江苏铜山白集画像石祠。

文化背景

汉代大一统文化形成,一方面是先秦地域文化的综合,包括邹鲁、荆楚、燕齐、秦晋、巴蜀、吴越文化,以及西域文化的引入等;另一方面是南北文化的融通,不同时期的思想观念对汉画像都产生不同的影响。

汉初的黄老之学对汉画像的影响。“黄”指“黄帝之学”;“老”指老子的《道德经》。汉代结束了秦的暴政,需要一种新的思想文化安抚民心,道家文化“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思想,适应了现实的需要,促进了社会的发展。

鼎盛时期的经学文化对汉画像的影响。公元前140年,汉武帝刘彻即位巩固了封建中央集权,在思想战线上继承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正名学说,又吸取韩非“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的三纲思想,实现了儒法合流、德刑并用的方针。同时继承和发展了儒、墨的“天命”思想,并与秦汉方士神秘化了的阴阳五行学说结合起来,运用春秋公羊学的类比方法,构造出一套以“天人感应”目的论为中心的文化体系。

谶纬思想对汉画像的影响。“谶” 是一种用隐秘的语言来“预决吉凶”的宗教迷信。为了适应统治阶级的政治需要,经学与当时社会上流行的谶纬迷信结合起来,形成一股文化思潮,弥漫整个东汉时代。刘秀起兵便利用谶纬为自己造势。由于他对谶纬的迷信,在推广儒学时,积极倡导谶纬。刘秀晚年更加迷信谶纬,正式把谶纬神学定为官方哲学。谶纬的以图像的象征方式来表现观念的形式就成了汉画像石艺术最重要的表现手法。

厚葬习俗背景

中国文化的发展,墓葬起着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艺术方面。很多艺术品的实物大都是在墓室内发现的。近年“墓葬美术”概念的提出及其研究的深入发展,就是这一现象的时代回应。汉代地主官僚的丧礼和葬俗,最主要的一层含义是“视死如生”,把死人当作生人看待。

汉代丧礼十分发达,有严格的规定。汉代皇帝即位后就开始为自己经营陵墓,为了建筑陵墓和筹备各种珍贵的随葬物品,要耗费全国贡赋的三分之一。武帝时设置的岁举科目之一“孝廉”,助长了“厚葬”的风气。孝廉即孝子、孝吏,是当时选官的主要途径之一。统治者把孝父母者与孝帝王者等同起来“导民以孝,则天下顺”,这样就可以达到封建统治阶级长治久安的目的。西汉晚期甚至把行孝者载入史册。

汉代盛行墓祀。上自天子,下及臣民,无论男女皆上其先人之冢祠祀。旧时祭祀祖宗或先贤有功者的庙堂叫祠堂。汉人以宗庙之礼移于陵墓,现存地面的有山东肥城孝堂山石祠堂、嘉祥武梁祠堂等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汉代墓域上设施主要有坟丘(封土)、墓碑、祠堂、墓阙、人物和动物的立体雕像等。汉代的厚葬制度,直接导致汉画像石的发达。

(作者系江苏师范大学汉文化研究院院长、《汉学大系》主编、文学院教授)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