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流砥柱小安阳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20-01-07

1.jpg

  蔺山蔺氏祠堂

2.jpg

  蔺山玄帝庙庙碑帽

3.jpg

  蔺山观音堂石雕构件

4.jpg

  蔺山玉皇阁遗址

5.jpg

  蔺山玄帝庙遗址

6.jpg

  蔺山观音堂遗存

7.jpg

  蔺家坝船闸

8.jpg

  蔺山蔺氏祖碑

9.jpg

  蔺山蔺氏祖茔

  小安阳即安羊山,旧称。又因形状似羊,故俗曰羊山。今谓蔺山,隶属铜山区柳新镇。居民依山而居,蔺姓为主,村名所以称蔺山村。


  这里,是大运河冲出微山湖进入徐州地界所遇到的第一个障碍,它犹如屹立在黄河激流中的砥柱山一般,在与不牢河交汇后,汹涌南下,接着水流在山北一分为二,东支为主流,西支为支流。沧海桑田,河东河西。上个世纪中期起,政府积极疏浚大运河,重修蔺家坝,建设节制闸,支流变为主河,主流慢慢干涸,为蔺山带来了新的生机。


  特殊的位置,悠久的历史,淳朴的民风,在这里沉淀了丰厚的文化。


  蔺山蔺氏起源解读


  蔺山的最早居民并非蔺氏,村民有“曾狄二家”之说。然而,如今村内这两个姓分别只剩下一家、三家,而蔺氏繁衍迅速,四个村民小组1500多人,可谓人丁兴旺。


  82岁的蔺光兴老先生说,从他记事时起,就知道蔺山蔺家亦官亦农,或渔或商,诗书继世,忠厚传家。走进村里,放眼望去,山下高耸的楼房和山坡残存的墙垣,似乎在述说着各自不同的故事。


  据《蔺氏家谱》记载,该村村民系战国名相蔺相如之后。蔺相如智勇双全,赵秦渑池之会,不辱使命,最大化保全了赵王的面子,却得罪了秦王。秦灭六国后即捉拿蔺氏族人,蔺相如的子孙四处逃散,隐姓埋名,忍辱偷生。其中一子逃到河南安阳,繁衍生息。


  蔺山蔺氏即出自安阳支系。明朝洪武年间,有个名叫蔺立本的生三子:程、经、范。永乐初年,长子蔺学程随燕王朱棣立功,被封为正四品巡漕御史兼副指挥使,派往徐州坐镇督运粮草。他恪尽职守,为大明朝立下功劳,朝廷封赏他屯地三百顷,子孙世袭官禄。他发现徐州北三十里的大运河畔有座安羊山,正与河南安阳同音,于是便安家于此。其后人不忘根本,称河南“安阳”为“大安阳”,安羊山为“小安阳”。日久天长,蔺氏成为本村大姓,遂改“安羊山”为“蔺山”。


  蔺山蔺氏奉蔺学程为迁徐一世祖,其班辈如下:学儒廷朝先,君熙德步元,玉永光超启,翼鸿泰景新,树京华汉润,伦赞卓祥芬,圣贤久冠世,漕子承家福。至今已经繁衍至第十八世“泰”字辈,堂号“完璧堂”。


  蔺山村中曾有三座寺庙


  蔺山历史悠久,村中先后曾经有过三座庙宇。


  明嘉靖年间,蔺学程开创的基业逐渐丰厚起来,开始造福乡里。其后人蔺儒彦、蔺廷环、蔺廷玺等人自筹资金,带领儿孙在蔺山西南坡修建一处玄帝庙(俗称“西大庙”),历时五年完工。殿堂全部采用高档松木(村民说是“西河松(音)”)构建,大殿里的钟就高达七尺。万历初年,有位侯爷来此游览,看到这里依山傍水,蓝天白云,为景所动,遂于庙旁石壁上题写了“白云境”三字。庙中住持极为欣喜,便以这三字为内容,在庙前立一石碑,拱顶,云纹腾腾,蛟龙栩栩,莲花底座相承,蔚为壮观。该庙香火一度鼎盛,到了清道光年间才逐渐冷清,蔺氏族人又集资重修。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寺庙遭到破坏。如今遗址尚在,一块两边雕刻着云纹龙形的碑帽弃置在村民门前,石碑据说被村民掩埋在地下。


  万历年间,蔺学程的玄长孙蔺桂先年事已高,早就生有九子,结果夫人又一次怀孕。老来能再得子,夫妻异常高兴,于是许愿:若是还得子,则建一座阎王殿;如生的是女儿,就修一间观音庙。果得一女,他便在村中建了观音庙(观音堂),后来成为蔺氏祠堂。今存东殿三间,墙壁上镶嵌着四块碑石;大殿三间,仅存屋框;还有一块柱基石被冷落一旁。


  蔺家人为感念上天眷顾,继修建西大庙、观音堂之后,又在村东高岗上修建了玉皇阁,供奉玉皇大帝。目前尚余山门的屋框。遗址东西宽25米,南北长100米。当年的后大殿倒塌后,主持虽然四下化缘,终究无力重建,就将前殿当作正殿,塑起玉帝彩像,继续供奉香火。


  据蔺光兴老人讲述,他家距离玉皇阁不远,对该庙非常熟悉。庙里有棵百年石榴树,春天鲜花烂漫,秋天果实累累。早年间,庙中的一位道士是一名道官,领受过慈禧太后赏赐的道袍、道冠,非常风光。每年的年三十晚上,半夜时分,村民便成群结队涌入庙内,烧香许愿,天明再下山相互拜年。由于玉皇阁地势较高,树木葱茏,一到夏夜,村民便到庙内一边纳凉,一边听主持讲道。


  穆桂英在蔺山的传说


  蔺山即安羊山,也叫“安杨山”,相传是因为宋朝杨家将曾在此驻守、抗击辽兵而得名,因此,蔺山还流传着穆桂英的诸多故事。


  82岁的蔺永岐老人介绍,村里曾经有一座古楼,至于它具体建于哪朝哪代,属于何人,作何用途,已经没有人能够确切记得。该楼宽七八米,长十米,高十几米,三层,青石到顶,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尚存楼框。但是村民口口相传,言称那是穆桂英的瞭望楼。


  村西和范山相连的地带,异常诡秘,人们到了这里,基本难以辨清东西南北,都要迷路。村民说,那是当年穆元帅抗辽时而布设的迷魂阵。范山村东头一户村民家里存放着一口石槽,人老几辈子了,大家伙都认可那是穆桂英的喂马槽。东去不远处的季山山腰间有一块平地,是穆桂英的演兵场……


  日新月异的蔺家坝


  古老的大运河从蔺山村旁擦肩而过,给蔺山村民带来过苦难,也带来荣誉,带来福利。


  徐州是历代朝廷的漕运管理中心。清康熙年间在徐州卫设置了漕卫所,徐州至济宁为前卫,徐州至淮安为后卫,启用登仕郎蔺华先、武信郎蔺君业执掌徐州一带的漕运事务。他们上书朝廷,建言在徐州北运河出微山湖处,蔺山北的妈妈山与张谷山两山之间建拦河闸坝,一则蓄水建码头,扩大漕运,再则可防洪泄洪,降低水灾,而直到乾隆年间才得到采纳。期间,他们曾在村北建过一道小坝以方便村民渡河,乡邻们便称之为“蔺家坝”,于是乾隆皇帝为新建的闸坝赐名“蔺家坝”。从蔺家坝到邳州刘山河一线共设18道闸,18个漕卫所,18位漕运官中有10位出自蔺姓。到了道光年间,因皇粮遭劫,蔺家在漕运上才受到冷落。


  1959年,我市在原乾隆年间所建的蔺家坝旧址上,重建了“蔺家坝节制闸”,此后几经整修,该坝切实发挥了防汛和水运作用。尤其是近几年,水利部门拨出巨款,把它改建成了更加安全高效、功能齐全的国家二级船闸——“蔺家坝节制闸”,宏伟壮观,水旱并用,彻底保障了徐州北部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恢复了航运青春,也为当地农业生产的排灌提供了巨大的便利。


  蔺氏祖茔与祠堂


  自明永乐年间,蔺学程在安羊山安家立业后,在山南坡的卧龙岗上修建了蔺氏祖林,后称“老东林”。风风雨雨,兴兴废废。改革开放后,蔺家人再筹资金,重修了祖茔,建了陵园,在陵园大门口两旁刻上相传是当年赵王为蔺相如亲赐的一副楹联:“忠良辅国千秋志,完璧传家百世奇”。之后,蔺氏子孙又先后在村西建了“西大林”、村南建了“南小林”,山后设了“少亡林”,族人去世后,依照房头,有序安葬。


  明万历年间,蔺氏族人在村中修建了一处观音堂(村民称“观堂”),供奉观音娘娘,曾被蔺家当作过祠堂,祭祀蔺氏先人,教化后生。后来观音堂改作学校,逐渐荒芜。慎终追远,蔺家人自发集资,在荒山采石旧址上平整了场地,齐心协力修建了一座仿古式的殿堂作为新祠堂,还陈设蔺相如的造像,传播蔺氏文化,共商族务,齐奔小康。


  蔺山蔺氏名人代出


  查阅蔺山蔺氏族谱,自明初蔺学程以来,人才辈出。历史上有明朝万历年间的漕运副指挥使蔺荣先、登仕郎蔺华先、武信郎蔺君业;清嘉庆年间四品漕运巡察蔺步升、同治年间漕运帮主蔺熙泰等,都是蔺家的骄傲。


  近现代更多,著名的有蔺鹤卿。他早年参加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民国初年随顾子扬创办《民生日报》,任主编。民国十年从济南人张海山手中接手经办《徐州日报》,积极宣传新文化、新思想,被誉为“进步知识分子”、“爱国人士”。蔺光如,1935年参加革命,1937年组建起淮河支队打游击,机动灵活,令日军闻风丧胆。1946年编入第二野战军,1964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装备部部长。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