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龙卧虎口上村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9-12-10

1.jpg

  柳新镇大口村远景

  柳新镇口上有多个带“口”字的地名

6.jpg

  正在整修中的三教堂

7.jpg

  三教堂小学1955年毕业生留影

8.jpg

  口上村走出的童星张欣怡

  一处方圆五六里的弹丸之地,四野平畴,北邻微山湖,东边有大运河与其擦肩而过,它貌似平常,居然藏龙卧虎,人才辈出。在上个世纪早中期,从这里相继走出了共青团徐州市早期领导人之一的马汝良、国军师长张振汉、地方抗日游击队团长马尔銮,新时期童星张心怡……这里叫口上。


  口上村解读


  口上,是铜山区柳新镇的村庄名。这名字有点意思,它不是通常所言的一个村子,而是附近村民对此处特定几个村庄的泛称,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集体概念,其中包括大口、小口、中口、东口、马家口……


  为什么这些村子都叫“口”呢?原来,口在本地的含义指的是两山相连交接之处,或者平原地带相对低洼的地方,洪水湍急时,排泄过程中而形成的出水口。这些口都在故黄河、古泗水老河道之上。即使是平川,亦有高低之势,水往低处流就是这个道理。无独有偶,附近的山也留下了境山口、平山口、陡山口、洪山口、荆山口……等地名。不过,这些“口”的地理特点,大都是时过境迁,有其名而无其实了。


  沧海桑田,洪水退去,开始有人在老河滩择地定居,逐渐形成了村庄。据1996年4月版《柳新乡志》记载:明朝万历十年(1582年),运粮河沿岸依次建起了18个闸口,西闸口有15户90多人居住,叫西镇口,因为人口众多,又称大口,简称口上;小口在大口村东南,人口少而称小口;中镇口,简称中口,在18个闸口的中间,有2户8人居住于此,取名中镇口;马家口,是当年马家6人最早居住在闸口外,故取名马家口;东镇口,位于18个闸口的东边而得名。


  这些村子现在分属苏家、中镇口两个行政村。


  风云马家口


  马家口位于京杭大运河徐州北第一道拐弯处向南不远的河西岸,村子不算太大,也就二三百人的样子,如今已和中口、小河滩、东口等自然村连成一片,外人已经找不到它们的分界线了。


  它的历史至少可以上溯至康熙末年,村里马家的迁徐九世祖(马家口的始迁一世祖)马隆,自徐州城南泰山营辗转迁移至城北中镇口,于此择地而居,繁衍生息下来。马隆生四子:宽杰、宽训、宽迢、宽亮。到后来,长房宽杰与四房宽亮留居马家口,二房宽训迁居徐州城东南晁家湖,三房宽迢失续,尽管如此,四房只剩下了两房,但是口上马家还是成为当地望族之一。


  相传,当年马宽训外迁颇有戏剧性。他们兄弟四人中,宽训尤为忠厚耿直,心眼好,又能干,早早就被当地一家员外看中,人家情愿不讲任何条件,把自己家小姐许配给他。这等好事,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所以一说即成。于是,女方一头沉(方言,嫁妆全部由婚嫁男女中的一方承担),出钱财帮马家修建了新房,置办了新婚用品,一切打点停当。成亲那天,喜气洋洋,更深人静,新郎温柔地挑开新娘的红盖头后,二人推杯换盏喝起交杯酒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对新人都有些晕乎了。新娘一时高兴和新郎开起了玩笑:“郎君今晚睡在何处?”新郎本来就觉得自己家贫而心生愧疚,如今酒后闻听此言,甚不欢喜,就反问道:“我有这漂亮的洞房,美丽的新娘,还想到哪里去睡?”新娘也是酒后失言,不假思索地接口道:“你家一贫如洗,寸物未置,哪是你的洞房?”新郎听了,面红耳赤,无言以对,便放下酒杯,蹲到一旁抽起了闷烟。他越想越气:我堂堂七尺男子汉,岂可因贪图眼前的荣华富贵,就留下一世的话柄?片刻间打定主意,他毅然冲出洞房,顺手扯过一张平日里所用的旧渔网,大步流星地离家而去。他一口气跑到徐州城东南的晁家湖,在那里落下了脚。安身之后,艰苦创业,不久又另行娶妻生子,从此成为晁家湖马姓始迁祖。


  二十世纪初期,口上马家老四房中的马维吉家的两个儿子,老大马敬典当了铜山二区区长,(老二夭折),老三马尔銮做了地方抗日游击队团长。哥俩一度叱咤风云,风光无限,光宗耀祖,并且使口上马家在当地开始扬名立万,尽人皆知。


  马尔銮(1900-1951年),字舆闻,行三,人称“马三爷”、“马麻子”,抗日游击队长。八年抗战,他率“马团”三个营的将士打鬼子、除汉奸、抓俘虏、劫火车、破据点、杀绑匪,转战于大运河旁、微山湖畔、陇海路上、九里山前,大小战斗上百次,他的故事,至今在苏鲁豫皖交界处依然为人们所熟知。


  被俘后跟随红军长征的张振汉


  张振汉(1893-1967年),别号炎生(其实按照当地张家的班辈:正大光明,延之洪忠。他谱名当为“延生”),徐州铜山柳新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2期炮科毕业。参加北伐战争时,先后任国民革命军第48师团长、旅长、第41师中将师长兼第一纵队司令,授中将军衔。1935年6月,率部围剿湘鄂红军,被红军俘获后参加红军,亲自操炮投入龙山围攻战,并随红二方面军参加长征。


  1937年,他因病脱离红军,病愈后以商人身份,再次进入国民党军政要员圈子。1943年,任国民革命军军事委员会中将高级参谋。1946年底,任连云港市市长。1949年3月,加入民革,从事湖南和平解放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张振汉先后任长沙市人民政府委员、副市长、湖南省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团结委员、全国政协委员。


  曾经存在的三教堂学校


  与口上相邻的苏家村有间名曰“三教堂”的庙宇。三教者,儒教、道教、佛教也。孔老夫子、太上老君和释迦摩尼三位共居一室,谈经论道,劝化众生,修身养性,平分香火,十分和谐。相传该处三教堂创建于明代,一直香火鼎盛,只是到了现代才遭到破坏,冷清下来。


  民国初年,新学兴起,各地庙宇纷纷改作学校,三教堂也不例外。当时,马家口有个叫马邦兴的人首先在此创建“三教堂学校”,招收附近适龄孩童入学,为当地培养了不少人才。有位张铁生(1893-1954年)老师让人至今难忘。张老师原名奉珊,号子丹,徐州市人,早年毕业于师范学堂,终身教书育人,为地方一代名师。1938年5月19日,徐州沦陷后,张老师报国无门,他愤而下乡,来到徐州城北18里的苏家村,利用三教堂院内的三间西屋,因陋就简,办起一个复式班,后来又扩办了高小至初二的所有班级,学生人数一度达到500余人,影响很大。


  张老师言传身教,用自己的知识教授学生,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感化学生。1943年春的一天,一群鬼子汉奸突然闯进三教堂,不容分说,对他百般辱打。他凛然不惧,怒目而视,据理抗议,敌人最后灰溜溜地撤走。张老师的慷慨气概深深感染了在场的学生,三教堂里顿时响起了民族英雄岳飞雄壮的《满江红》歌声:“……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重头,收拾旧山河……”


  七十多年过去了,张老师虽然已经作古,他的精神却永远活在学生的心中;三教堂学校停办了,旧址犹存。


  1988年,张铁生当年的学生自筹资金,修缮了三教堂,竖起了四筒碑,其中那座最高最大的带帽碑就是他们的“先师张铁生先生、师母刘氏纪念碑”。


  徐州共青团早期领导人马汝良


  马汝良,中口村人,早年外出求学,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25年7月,刚由上海放暑假回到徐州,就被徐州团组织推举担任了团地委书记,把陷入低迷状态的徐州共青团活动活跃起来,发展团员,建立支部,配合党的工作。后来奔赴解放区,在山东从事教育事业。


  参演多部电影的小童星张欣怡


  张欣怡,老家口上村,今年11岁,现就读于少华街小学六年级。


  她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优秀女孩,喜欢朗诵、唱歌、弹钢琴、画画,富有表演天赋。2013年,年仅5岁,她就为徐州绿健牛奶拍摄了宣传广告;2016年主演了儿童电影《晨晨的日记》,这是一部反映亲情,讴歌正能量的儿童电影,由少华校友——年轻导演王路执导,获得了泉山区委、区政府的大力支持,影片全部在徐州取景拍摄。张欣怡从徐州近万名儿童里脱颖而出,担任主角,以出色的演技扮演了电影里的小晨晨;2018年主演弘扬法治亲情的微电影《默如父》,该片曾荣获2018澳门国际电影节奥天龙最佳微电影大奖,并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获得一致好评。她凭借自己自然的表演,在今年八月底获得了首届美国小金人国际电影节最佳儿童演员奖项。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