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瞧,这些N年前的老课本 丰县博物馆举办季朗友百年珍藏教科书展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9-12-10

  不同时期、不同特色的各类课本不乏难得一见的珍稀藏品

3.jpg

  ▲ 刚学习英语时,很多学生用汉字标注过单词的发音吧?不新鲜,瞧瞧这本清咸丰十年(1860年)的英语课本《英话注解》,上面的标注“爱处”“爱儿”“爱姆”“爱克司”……的发音读起来还真是满满的喜感。

4.jpg

  珍稀的清康熙年间刻印的丰县籍李蟠文章《李状元诗文集》。

5.jpg

  ▲ 清光绪乙丑年(1889年)小楷手抄本《西学三字经》,把西方的知识内容编成朗朗上口的文字,便于学生阅读传播。

  12月6日,为期一周的“季朗友百年珍藏教科书展”在徐州丰县博物馆开展。此次展出的2000册教科书是季朗友收藏的部分精品和代表性藏品,同时出版了《中国课本收藏图鉴——丰县博物馆教育藏品展》。


  季朗友是丰县古丰社区季合园村人,中国藏书家协会会员、丰县收藏家协会理事、文史学者。作为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他用30年时间搜集、珍藏了5000多册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的教科书,不乏具有重要文献价值的珍稀藏品。


  藏品种类丰富,时间跨度270年


  季朗友先生珍藏的教科书,按时间分:清代(太平天国)、民国时期、抗战时期、日伪政府时期、边区根据地时期、新中国成立初期……改革开放后课本;按发行单位或地区分:黄埔军校、江苏流亡中学、部队等单位编印,陕甘宁、晋察冀、晋绥、晋冀鲁豫四大边区抗日教学课本,山东等解放区、皖南山区战时课本,各省、市发行的课本;按印刷方法分:雕板、活字印刷、石印、铅印,油印、手抄本;按学科分:识字、杂字、书法、英语、地理、算法、美术、政文、农业、医疗、军事等;按教学对象分:学生、士兵、女子教科书、三民主义教科书,团员及共产党员课本等;按教学机构分:官学、私塾、民校、学校、出版社;还有学生识字、毕业证书及奖状、教师聘书及资料、学生作业本及作弊书籍,以及与教育相关的纸质资料等,囊括了从清代乾隆十年至今270年间各个历史节点的珍贵教育文献。


  清代中期的课本以《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为主,分为官学和私塾,《三字经》与《百家姓》《千字文》并称为中国传统启蒙的三大读物,合称“三百千”。现代意义的教科书出现在清末光绪年间,随着新式教育的兴起,与学堂、学制相伴而生的中小学教科书慢慢成为学生成长、成才的重要陪伴。


  民国时期的课本是由上海中华书局或商务出版社统一出版的。季朗友最喜欢的是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国文》小学课本,由商务印书馆印行,内容充满童真和趣味,而且简简单单、意境明了,孩子们很容易接受并喜欢。比如第一课《贺年》:“一月一日 是名元旦 天明即起 家中姊妹 各换新衣 集堂前 见父母 行贺年之礼”。


  抗战时期的课本则彰显了战火中不灭的民族魂。用战时的教科书来激发民众的抗战热情,来培养学生的抗战勇气,来启蒙人们的抗战常识,来坚信抗战必胜的信念。


  藏品质量上乘,珍品代表性强


  说起藏品,季先生如数家珍,他藏有中国最古老的课本、中国最早的英语课本、最袖珍的作弊书籍、清朝宣统二年的油印课本、袁世凯称帝时的教科书、中国最早“打广告”的教科书、1939年陕甘宁边区陆定一编审的课本……


  季朗友先生收藏的年代最久远的课本,可以追溯到成书于清朝乾隆十年(1745年)学者王步青编纂的《四书朱子本义汇参》。该书每页版芯均镌有“敦复堂”三个字,背面版芯下边镌有“课本”二字。“敦复堂”是当时的一个书铺名称,相当于现在的出版社。这是我国发现的最早印有“课本”二字的教学用书,也是我国目前已知的存世最早的课本,为我国教科书藏品中的大珍之品。


  季先生收藏的最早英语课本,是成书于清朝咸丰十年(1860年)的《英话注解》,这是研究中国人开始学英语的第一手资料。该书凡例注明:读汉字从右至左,读英字从左至右,分为地理门、军器门、工匠门、五谷门等39门。一个框里是一个单词,共有三行文字,上行汉字、中间英文、下行用汉字标注英语的发音,如:“中国 China 采纳。”人们看到后忍俊不禁,原来靠汉字发音念英语单词的方法并不是我们的创意呀,清朝中期的人就采用这个办法了。


  季先生收藏的清朝宣统二年(1910年)铁笔油印的课本《平面三角学》,承载着一段厚重的历史,有很高的版本学价值。油印技术是美国人发明的,是在钢板上面放专用蜡纸,用铁笔手工刻写好后,放在油印机上蘸油墨,手推油轮印刷而成。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从日本传入我国,最初只是在中国重要的国家级学校等处开始使用,1930年以前的油印本十分罕见。这本油印课本当时仅印110册,且是1910年印刷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季先生藏有几本光绪年间印的微型书籍,都是石印本,纸张薄如蝉翼,正文的字只有蚂蚁头大小,小小的一面纸上印有近千字,而且特别清晰,用肉眼就可以看清。这本书叫《增广四书备旨》,书虽小却包括《大学》《中庸》《论语》的全部内容和详尽注释,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调查后,确认为中国现存古版书籍中,版面最小、文字最小和至今唯一发现的一本清代石印科考作弊奇书。


  为地方存史,保护孤本《李状元诗文集》


  季朗友先生所藏多有孤本、善本,不计名利,多次无偿提供给专业机构研究。季先生所藏清代康熙年间刊刻、徐州唯一的状元、丰县籍李蟠的《李状元诗文集》一书,经徐州文史学者李鸿民、田秉鄂先生鉴定是孤本。此书前半部分页面版心上部刻有“李状元诗经文”,后半部分刻有“李状元诗义”,收录了李蟠所著的三十六篇半文章,填补了李蟠“诗多文少”的空白。


  曾有多人出高价欲购买为牟利,言“只要不公开文章内容,价格由季老师定。”季先生始终不为钱财所动心,他认为“文章是李蟠的,书是季朗友的,我不能让李蟠的文章毁我手里。”


  季先生主动联系徐州博物馆。博物馆陈钊先生带着专业扫描机来丰县扫描《李状元诗文集》制成电子版,了却了季先生的一桩夙愿,为推动研究地方历史文化名人状元李蟠积极努力。


  因为一篇课文,爱上课本收藏


  季朗友先生最珍视的是他收藏的抗战时期边区课本。他记得小学四年级时学过一篇课文:《一捆珍贵的教科书》,该篇课文讲述的是1947年延安小学的学生们没有课本用,孩子们每天用树枝在地上学写字,后来有一天老师说来课本了,很兴奋地带着一名学生去领书,结果在取课本回来的路上,老师不幸被敌机炸成重伤,临终前将教科书压在自己身下,紧紧守护着教科书,鲜血将课本都染红了。受这篇文章的影响,他对边区的课本特别有感情,而且这些边区课本确实很难收藏到。


  季朗友先生珍藏百年教科书系列达5000多种,印证了中国教育一步一步迈向现代化的艰辛历程。此次展出的2000册教科书是季朗友先生收藏的部分精品和代表性藏品,同时出版了《中国课本收藏图鉴——丰县博物馆教育藏品展》一书,开创了丰县国有博物馆和民间收藏品完美结合展示的先河。


  于世伟 王书法 文/图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