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美徐州72峰 为您破解山林密码

来源:徐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9-11-28

2.jpg

珠山宕口遗址公园。

3.jpg

东郊五山公园。

4.jpg

一城青山半城湖。

5.jpg


◎文/徐报融媒记者 樊海涛 图/徐报融媒记者 孙井贤

由市委宣传部、市委网信办主办,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承办的“探美徐州72峰——大型融媒新闻行动”,日前在第十六届读者节现场举行了授旗仪式,探访行动正式拉开序幕。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探访团将分别对72座山峰进行探访。此次探访活动的举办备受市民赞扬,园林工作者介绍了历年来山林改造情况,专家学者提供了相关信息资料,登山爱好者提供了经典的“山林驴道”。

五百余座山,名称包罗万象

“环徐皆山也!”我市方志研究者于克南介绍,徐州的山峰有五百余座,名称包罗万象,既有以形似命名的山峰,有以姓氏命名的山峰,也有以元素命名的山峰,还有以其它方式命名的山峰。这些五花八门的名字各具特色,甚至稀奇古怪,却能从另一个角度揭示出徐州不仅是一个富饶之地、宜居之地,也是一个童话王国,一个山清水秀的历史文化名城。

形似动物的山峰,带有龙凤吉祥寓意的最多。凤凰山有9个以上,带“龙”字的山峰也有9个以上,包括云龙山、拖龙山、卧龙山等,其它形似的山峰比比皆是,如牛山、虎山、马山、象山、龟山等。一座座山峰,如苍龙,似凤舞,千姿百态,纵横高低。

以姓氏命名的山峰,历史悠久,唐代有记载,明代就更多。它就像标签一样记载了一个家族的居住历史,覆盖面非常广,除了丰沛县,其它五区三县都有。如韩山、翟山、段山、丁山、曹山。这些山名中间都可以添一个“家”,就成了韩家山、蔺家山等等。

还有以金、银、铜、铁、石、土等命名的山峰。如银山,位于铜山区娇山湖南侧,原称任山。因当地百姓把“任”念作“银”,误称为银山。著名的网红景点“银山大裂谷”位于山南麓。铜山,位于利国镇,原铜山县以此取名。

以数字命名的山。三山位于云龙区,三座山峰一字相连,古称三山,今山头分称为王山、段山、曹山;五山位于铜山区张集镇,五座山峰相连,今改名为吴山。七山位于沛县,今改名栖山,它是沛县境内唯一的一座山峰。九山有两座,一座位于贾汪区,原称韭山;一座位于铜山区。睢宁县也有三座山也是以数字命名,分别叫三山、四山、小五山。

以传说命名的山。倚宿山,位于邳州市,说战神韩信曾靠山睡了一宿,清康熙《江南通志》:“相传韩信宿此。”云龙湖东岸的金山,也流传着乾隆皇帝一段颇具戏剧性的故事。

徐州的山,九成以上有汉墓遗存

徐州的山,写满了故事。如果把这些山拉进一个微信群里,它们最能聊到一起的共同话题,一定是分布在各自山体上林林总总、各具特色的汉墓。

“山不在高,有史则名;墓不在大,两汉都行。”我市考古专家表示,环伺徐州大大小小的山峰,九成以上都曾经考古发现过汉代墓葬。那些普通人看来平淡无奇的土层下、杂草丛中,掩藏着太多太多的未知世界。

狮子山楚王陵是1995年享誉海内外的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龟山汉墓是徐州汉代墓葬的代表性景点,还有东洞山、北洞山,都是西汉楚王陵寝的所在。还有的山,本身并无险峰层峦,恰是因为发现了汉墓,被写进历史而名噪于世。

据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数据,新中国成立70年来,徐州汉墓考古在调查、发掘方面成果颇丰,已勘查汉墓近3000座,发掘西汉楚王(后)墓9处19座、东汉彭城(下邳)王(后)墓2处5座,刘氏宗室墓17座。其中,发掘汉画像石墓70余座。

徐州山上种的为啥多为侧柏

登高远眺,徐州四周层峦叠障,山皆不高,且大多遍植侧柏。侧柏虽四季常青,但色调难免单一。徐州的山都不高,山上为啥大多种侧柏?

市民俗专家称,据1932年出版的《江苏实业志》记载:“(徐州)凡一切官有山地,概属童山。”童山,指不生草木的山。

1949年,人们曾在云龙山试种柳树,但种下的4000株树苗大多没能成活;1951年的3月份,对马棚山、云龙山的一到五节实行封山育林,种植了侧柏等树苗14万株,同时也在子房山上植了树。1952年10月,毛泽东主席登上云龙山,作出了“绿化荒山,变穷山为富山”的指示。当年,徐州人便在云龙山、泰山、凤凰山、白云山、子房山等处植树22万株,同样是以侧柏为主。

年近六旬的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高级工程师丁立清还清晰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读小学时,每年春季都要在老师的带领下,上云龙山、泰山义务植树,当年种下的就全是侧柏树苗。“当时用那个暖脚用的盐水瓶子装水,那个盐水瓶子外面还套个布袋子,我们就用那个布袋子装土。当时山上土很少,也没有水源,我们义务植树时,都是自带水、土上山,去栽侧柏树苗。”

侧柏喜光,幼时稍耐阴,适应性强,对土壤要求不严,在酸性、中性、石灰性和轻盐碱土壤中均可生长;徐州的山多石,土质贫瘠,土层又薄,一些常见树种难以存活。经过多方研究,侧柏从众多树种中脱颖而出,成为荒山绿化的主要树种。至1985年底,徐州全市的70余座山头绿化率达到了95%,绿化面积达到2.6万亩,其中90%为侧柏。

“为了改变云龙山上多侧柏山林色调单一的局面,林相改造自1994年管理处成立以来,就是我们一直努力在做的工作。”宋庆武从1997年就在云龙山管理处工作,他的工作重点就是云龙山林相改造。

迄今为止,已完成的大规模的林相改造工程有:山西侧杏花村沿线绿化、上山道林相改造、季子挂剑台绿化、东坡广场绿化,2012年云龙山敞园改造,2017年云龙山山林生态修复工程一期。目前即将实施的生态修复工程二期。

打造生态转型发展“徐州样本”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徐州重要指示精神,提升全域生态文明建设水平,日前市政府办公室印发了《徐州市生态修复三年行动计划实施方案》。

这份计划,为未来三年徐州生态修复描绘出了美好蓝图。在山体修复工程方面,明确将大力实施关闭露采矿山治理,积极推进山体公园建设,安排山体生态修复、山体斑秃绿化、废弃矿山地质环境治理等项目共64项,计划总投资约20.5亿元。

这些年来,我市对东珠山、龟山、九里山等42处采石宕口实施修复规划,同时实施“二次进军荒山”工程,对城区周边云龙山、凤凰山、狮子山等72座山峰进行山体生态改造。

徐州从“见缝插绿”“破墙透绿”,到大规模“泼绿”,真正做到了还山于民、还绿于民,被《人民日报》誉为“在石头缝里长出的森林城市”。

探美徐州72峰的N个理由

“徐州具有山水相融‘南秀北雄’的景观特征,72座山峦连绵起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使徐州从‘一城煤灰半城土’到‘一城青山半城湖’”。在第十二届汉文化旅游节启动仪式上,市委书记周铁根向来宾诠释了徐州的城市新姿。

探美72峰,就是探访徐州山峰的生态之美。东珠山宕口公园,层林尽染,湖水清澈,谁能想到此前这是一片乱石成堆的采石场。2007年以来,徐州人用挂网喷播、植土复绿、山体造景的方式,为400余座荒石山披上了绿装,市域所有荒山实现了绿化全覆盖。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论断,已然成为这座城市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实践和现实图景,极大地提升了全市人民的幸福感、获得感。

探美72峰,就是探访徐州山峰的历史文化之美。户部山,毗邻大运河,明清时代曾是因漕运而兴的徐州经济和文化中心。户部山历史遗存集中反映了大运河文化的历史变迁。传承两汉文化的山,在徐州不止是狮子山,龟山、卧牛山、白云山、驮蓝山……每一座外人看来毫不起眼的徐州山峰,都隐藏着一段厚重的历史往事。

探美72峰,就是探访徐州山峰的活力之美。山水之美、宜居之美,聚合而成徐州山峰的活力之美。初冬的五山公园色彩斑斓、五彩缤纷。再经过几轮修复后,这里将彻底成为一座城市综合性休闲公园,周边的居民将生活在“花木繁茂、清洁悠闲”的宜居环境。与之相呼应,城西正在建设的卧牛山山体公园,如今被设计定位为山体生态修复公园,原来周边一片棚户区的卧牛山,很快就会成为生态、自然、休闲的宜居新地标。

徐州山峰景观改造日新月异,正成为人们休闲健身的“网红打卡地”,让百姓在家门口就感受到了幸福感、收获感;徐州山峰文化底蕴深厚,这次探访可让更多的徐州青少年受到一次边走边学的科普教育,体会家乡山水的魅力,品味徐州山峰含蕴的两汉文化和大运河文化精髓。徐州山水相合的自然神韵,吸引着周边区域的人们前来置业消费,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地位变得更加坚实;越来越靓的“生态名片”,助力城市转型步伐,推动了徐州高质量发展。探访活动也将进一步宣传生态文明建设的徐州经验,讲好徐州转型发展的创新故事。

■链接

听社会各界人士侃山

我爱家乡的山山水水

◎李世明(市民俗专家)

我生长在徐州,徐州四周有许多山。徐州的山是丘陵,没有崇山峻岭,但我爱它们。它们是我们休养生息的地方,我曾经踏遍了家乡的几十座山峰。

过去徐州的山,留下许多鏖战的硝烟,低矮的棚户,创业的足迹。

改革开放以来,保护山林,植树造林,呈现出一座座林木茂盛的青山。后来,云龙山铺修了登山通道,泉山变成了国家森林公园,珠山有了流水瀑布,九里山成为徐州绿色屏障,许多山林都成为人们晨练健身的佳地。这几年,人们对徐州山水热爱的感情更为浓郁。这次“探美徐州72峰”,挖掘整理徐州山水应有的“金银”宝贵价值,形成“考古 户外 健身 民俗 旅游”新思路,也是建设“强富美高”新徐州不可缺少的篇章。

留住山的新容颜,存下山的旧故事

◎许砚君(文史学者)

徐州自古为四战之地,历史文化悠久而灿烂。深厚的文化底蕴催生了众多徐州籍帝王将相、文化名流。人杰依赖地灵,徐州群峦起伏,冈岭散落。古汴水、古泗水、古黄河,也曾滋润斯土;山川相倚,声声不息。探幽寻秀,钩沉华鉴,是徐州媒体人对这片热土付出的一种责任与担当。留住山的新容颜,存下山的旧故事。美哉!壮哉!

诗意山水任逍遥

◎郭运菊(江苏省作协会员)

老叔公定居杭州,听说“徐州像杭州了”,他坐不住了,要来老家小住、考察。

历尽千帆,归来已是老年。每日清晨,老人沿湖边水湄走走逛逛,在云龙山水里找寻与杭州相似的美景。老叔公的颜值高,气质外貌极像《佩剑将军》电影里的老演员项堃,几度被人嘀咕是老项来拍电影了?

不日,叔公挥毫直书:岳王庙对挂剑台,飞来峰对苏公塔,灵隐寺对大士岩,虎跑泉对刘备泉,西溪湿地对潘安水镇,断桥残雪对苏堤春晓,西湖醋鱼对地锅鸡,白素贞牵手关盼盼……兴致中大写意完美定稿。一城青山半城湖,徐州像杭州了,呵呵!我可要住下不走了!

想想我们自己,多年来赶着春夏秋冬的美景,忘却老矣!情不自禁地在山湖之间穿梭般奔走游玩,且还有些骄傲、有些炫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给朋友们听。呵呵!真该向老叔公学习,向人们满口夸杭州一样,发自内心地夸夸徐州。

徐州山峰,历史文化的宝藏

◎张文一(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

“自古彭城列九州,龙争虎斗几千秋。”获知“探美徐州72峰”活动启动,十分高兴。此次活动将给更多读者朋友带来了解家乡、走进历史、领略自然的机会,期待每一次活动成为文化之旅、艺术之旅。

彭城之山,冈岭四合。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彭祖义安山下带领先民开疆辟土的影迹;也可以听到孔子凤冠山上“逝者如斯夫”的感叹;从九里山的“十面埋伏”到云龙山的“西山鹤影”;从马陵山的松涛到凤凰山的晨曦,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承载了新时代徐州发展的滚滚车轮。每座山峰的背后都有一段历史故事,更多的历史遗存将向我们讲述家乡的过去、现在、将来。

“为什么我的眼中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徐州山峰是徐州历史文化的宝藏,仅汉代王陵还有十余座沉睡在我们周围的山野中。让我们迈开双脚,放飞梦想,精彩生活,探索人生,把这些历史文化宝藏挖掘出来,为新时代徐州的发展鼓劲加油!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