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里《王氏族谱》故事多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9-10-16

1.jpg

  川里村中光滑的石板路

2.jpg

  《王氏族谱》共三卷(图中有两种卷一)

3.jpg

  民初的川里《王氏族谱》

4.jpg

  川里《王氏族谱》王茂龄撰写的序录

5.jpg

  川里《王氏族谱》绘有祠堂、村落

6.jpg

  川里《王氏族谱》在徐州印制

7.jpg

  川里村中这样的石墙随处可见

8.jpg

  远眺川里(前川)鲤鱼山

9.jpg

  川里民居大都以石头建造

  铜山区茅村镇有句顺口溜:大庄的岳,留武的薛,茅村的梁,川里的王,赶不上山西的一群杨……不难看出,川里王姓是茅村镇有名的大姓之一。川里分前川和后川,王姓主要居住在后川。王家历史悠久,人才辈出,书香浓郁。走进后川寻访王姓老者,打开他们的族谱,了解川里王姓的曾经过往,不禁让人肃然起敬。


  后川王氏明末避战乱自曲阳来徐


  后川算一个古老的村庄了。


  根据当地《王氏族谱·创修族谱序》记载:徐郡东北二十余里有狮子山,山前有川,故村之命名曰川里……始祖士美公本贯太原曲阳县,因避世乱,奉主携子,临迁而叹曰:我生于斯,长于斯,先人坟茔在于斯,安忍舍此他适乎?不得已乃徙徐郡北宋古庄居焉。……崇祯五年九月,河水涨漫,屋宇湮没,遂徙狮子山前居焉。


  《王氏族谱·序录》中也说:王氏系出宋尚书、兵部侍郎祜别支,居太原曲阳县,年代湮远,谱牒失存,不可考矣。明崇祯初,有携家避李自成乱,迁于徐州城北大猫山之阳宋古庄居焉者,曰传彦,是为迁徐始祖……又五年,河水涨溢,碑墓淤没,先茔、是居遂成大泽,于是始定迁狮子山前后川居焉……始购唐姓地三十余亩,创立院房三处,买田百余亩……清顺治元年,始祖卒,葬于小猫山之阳新茔主穴……子二:家瑞、家臣,皆自曲阳随迁者也。先是河决,家益贫。家瑞有子曰至迁,携室出适南方,未详其地……家瑞亦继父而卒……又五年,家臣卒。家臣有子曰至德,立志经营,建造院房七所,买田千余亩,教子耕读,不惮劳苦,年七十卒……子三:永奇、永佐、永标……


  《王氏族谱》中的这些记载不难看出,川里王姓定居徐州后的始祖名为王传彦,原籍在太原曲阳县,明朝末年崇祯年间李自成起义后,王家为躲避战火举家不得已迁来徐州。最初,王氏家族居住在徐州城北大猫山南侧的宋古庄,明崇祯五年(1632年)因为洪水淹没房屋,王氏家族又迁到狮子山的前后川居住,还曾经从当地唐姓人手中买下土地三十多亩、建院房三处,家境比较殷实。清顺治元年(1644年)川里王姓定居徐州后的始祖名王传彦去世。王传彦有两个儿子分别是王家瑞、王家臣,都是跟着他从曲阳一起迁到徐州定居的,因为洪水导致家里很贫穷。王家瑞有个儿子叫王至迁,带着家室去了南方后失去联系。王家瑞在父亲死后不久也去世了,五年后,70岁的王家臣也去世了。王家臣的儿子叫王至德,悉心经营家族壮大,建造院房七所,买田千余亩,王家臣有三个儿子,分别是王永奇、王永佐、王永标……


  民国王氏乡绅王茂龄重修《王氏族谱》


  王氏族人从曲阳到徐州定居后坎坷辗转,家族谱牒也迷失了。到民国初年,后川士绅王茂龄“念乱之四起,顾本支之繁衍,而族氏或因而失序也,乃召集族人而告之曰:吾王氏其不可无谱。于是,为之图而班次以定,为之系而派别以明。”他身体力行,卖掉自家的30亩良田,筹集资金,并且邀请身边的社会贤达出谋划策,殚精竭虑,先后历时数月,终于完成一部文化内涵极其厚重的族谱,合规中矩,项目齐全,堪称修谱范本。这次编修族谱,王茂龄还作序录一篇,简要讲述了王氏家族从徐州始祖定居到前四世的情况,并且说“皆掇拾遗闻”,注明修族谱时间是戊午冬(1918年)至己未夏(1919年)。


  这部族谱的体例齐全,谱名、谱序、凡例、图像、源流、族规、祠堂、祝文、世系、传记、族产、坟墓、字辈等,有条不紊,一目了然;分工明确,纂修、采访、缮写、管理、校对、理膳、办事,各司其职,井然有序;38篇人物传记,详略得当,文采斐然。这部族谱的编修队伍精英云集,水准极高,仅就为后川《王氏族谱》纂修题赠、立传者即可窥见一斑:铜山县视学贡生张明新、郡增生补用知县王者贵、监生刘允恭、岁进士张肇修、贡生卓文宝、廪生王开慧、廪生索锦堂、邑增生徐宝森、邑庠生张启人……河南鲁山举人张良臣、茅村车站站长张立堂、古滕庠生赵养修、古任城处士巴寿昌……地方名士岳会川、岳邦达、岳崇仁、薛志贞、薛世矩等数十位社会贤达。


  从族谱上可以看出,后川王氏宗派是:传家至永,化应文芳,在朝延茂,奕世克昌,远昭有耀,长发其祥,増彩珠树,继美槐堂。堂号:三槐堂。《王氏族谱》计三卷,标有“三槐堂记”“民国岁次庚午菊月订”“徐州萃文纸号五彩印刷所石印”。


  有趣的是,笔者注意到《王氏族谱》世系中一到十二世计83位妇女的姓氏,发现其中33个是目前这一带非常少见的姓氏,比如平、禹、木、望、相等姓。那么,当年的这些姓氏来自何处,今天这些姓氏又流动到哪里?值得考证。


  后川村古朴民居多为石头建造


  后川村能够认可的最早居民是“唐、王二家”,据该村《王氏族谱》记载,他们为避水患就从三里外猫山下的宋古庄迁居到此。


  因为当年水灾频仍,居民只好择高而居,于是人们大都把房子建在了半山腰上,满山的石头随处可取,成为廉价的建材,石墙、石院、石地板、石桌、石凳……除了喘气的鸡鸭牛羊,生命力顽强的花草树木,村中就是石头的世界了。茅檐下高矮不一的石墙,各具特色,难以整齐划一,不太美观,但是住上个三辈五辈人都没有问题,充其量只需及时更换房顶的屋草就可以了。一条条宽两米左右的小巷,在两旁石墙脚下蜿蜒伸展,路面上铺的是不规则的石板,有大有小,或方或圆,无不留下了岁月的沧桑。


  后川王氏曾经建有一处他们自己的祠堂。据村中老人回忆,该祠堂建于民国八年(1919年),是村里大户人家王茂龄在续修《王氏族谱》的同时,由王氏族人自愿义务出工建成。当年的布局是三间主祠,东西配房各三间,一间过道,门前有一对威武的石狮子,一片茂密的竹林回环掩映,古朴典雅,十分壮观。解放后,那里先后改作会议室和仓库使用。三四年前,除了三间主房保存基本完好外,其他配套设施已经不复存在,如今祠堂也已是踪迹皆无。


  后川村后的王家祖茔一度碑碣林立,其中有座“旌表姚孺人王母节孝碑”很有名气。节孝碑的碑文格外引人注目,文采飞扬,故事凄婉。姚孺人王母事迹载入民国版《铜山县志》。该节孝碑原碑已毁,碑文系出后川《王氏族谱》。作者为清末大山村人郡增生补用知县王者贵。


  古语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如今社会进步,生活水平提高,人们又纷纷从山坡搬迁到平原,住上高楼大厦,山上的老房子已经成为历史,偶尔迎接着念旧的游子。


  川里王家人的两则小故事


  第一则故事是:王茂珍不修边幅开会被拒门外。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政府在徐州北乡成立了铜山二区区公所,下辖今天的茅村、柳泉、利国、青山泉等乡村。他们软硬兼施,逼迫后川村的王茂珍担任了二区区长。王茂珍老实巴交,也意识到国民党是兔子尾巴长不了,死活不肯担任。无奈胳膊拧不过大腿,他最终只好硬着头皮上任了。强扭的瓜不甜,他心里不高兴,干起工作来就是糊糊弄弄,应付官差了事。


  由于他家境一向贫寒而不修边幅,穿着打扮甚是随便,结果常常被自己的勤务兵抢了风光。一次接到通知要去贾汪开会,他照样穿着居家破旧衣服出发了。来到会场,看门的士兵见他土眉土眼,衣着随意,仿佛叫花子似的,只放进了他的勤务兵进场,反而把他给拦在了门外,无论他怎么解释,人家就是不相信他是区长,直到认识他的主持人发现了他,才叫看门人放行。


  第二则故事说的是主持编修族谱的王茂龄怒斥鬼子被气死。王茂龄字锡九,生于清朝光绪年间,卒于抗日战争时期。他自幼发奋读书,知识渊博,为人品行端方,性情正直,勤俭持家,诗书教子,体恤亲邻,修桥补路,乐施好善,口碑极好。


  民国初年,他深以后川王氏大族竟然既无宗祠又无族谱为憾,尽管自己平生省吃俭用,还是慨然卖掉自家的30亩地,筹资并组织族人兴建了川里王氏宗祠,创修了后川《王氏族谱》。


  1938年,茅村地区沦陷后,日本鬼子屡屡进村骚扰,令他痛恨无比,无奈此时的他年事已高,无力反抗。一天,他亲眼看到十几名鬼子又凶神恶煞般地来到了后川,烧杀抢掠,侮辱妇女,无恶不作,他就义愤填膺,一边把手里的拐杖狠狠地朝地上猛戳,一边连声大骂“禽兽”,最后竟至当场气绝身亡……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