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嘴坝 地名的由来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9-09-18

1.jpg

拍摄于1940年7月的照片《旧黄河之堤防》

2.jpg

新老故黄河护堤

3.jpg

4.jpg

昔日荒凉残破的百步洪,如今已是城市景观。

5.jpg

6.jpg

黄河故道如今风景如画

7.jpg

鸡嘴坝在徐州古代舆图上标注的是石矶嘴

  

  徐州著名的四处石坝

  徐州的黄河水患横溃于宋末,糜烂于元明,泛滥淤积集中于清代。今天的徐州老城之所以形成一个四周高中间低的釜底形地貌,就是由于黄河水患带来的泥沙淤积而成。宋末元初的学者陆文圭这样描述当时的徐州:“四渎水中大,寻源河最长。未必通汉津,支机事荒唐。导流始积石,以西入要荒。龙门久东狭,横溃走徐梁。” 徐指的是徐州。


  到了清代,为了防止黄河水患淹没徐州城,从朝廷到黎民百姓都采取了一系列围堰打坝的措施。其中,为了让黄河回归正道,徐州修建了多处导流石坝,如乱石坝、大坝头、鸡嘴坝、大坝等等,如今这些名字大都成了历史地名被保留下来。


  乱石坝位于九里山,东接苏山头西连大孤山,长达三里路,1757年4月,乾隆皇帝来到徐州亲自验收乱石坝工程并写下《河北孤山新土堤成诗以志事》:“起自大孤山,迤西接旧塈。大孤至苏山,乱石坝权置。亦足泄易涨,沙存任水去。”大坝头是徐州家喻户晓的地名,此坝修建于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东起子房山西止九里山,长达十里路,它不仅阻断了泗水流经徐州,还产生了坝子街、二坝窝、堤北村、堤东村等一系列和堤坝有关的地名;大坝位于大湖水库,东起王山西至长山,长达十五里,坝下有个村子原称大坝,现在分为前坝村和后坝村,百姓们称这个坝子叫皇堤或金堤,是说朝廷花了很大一笔费用来修建这个坝子,家住土山寺的清代诗人王圣谟写下《同游徐东狮子山》:“朔风吹我上山巅,携手同游总快然。古树残梅延岁月,苍松翠柏老云烟。日轮西坠青狮岭,堤线东牵白马泉。醉后不知天地阔,一声长啸夕阳天。”这道大坝如同一道长长的铜墙铁壁,阻拦了黄河洪水改道侵入房亭河。


  鸡嘴坝位于显红岛西侧,这个坝子的名字又是怎么来的呢?


  史料称鸡嘴坝为石矶嘴


  徐州的鸡嘴坝史称石矶嘴,名字国内独一无二,不论是清代舆图还是徐州府志还是铜山县志无不记载为石矶嘴。石矶系指水边的巨大岩石,如唐代诗人吴融的《溪边》:“溪边花满枝,百鸟带香飞。下有一白鹭,日斜翘石矶。”石矶有根非常牢固,可以阻挡水流方向,因此被拿来作为水利工程的名称。


  明代,黄河洪水由徐州百步洪的岩石引导水流走向,程敏政的诗可以为证:“九里峰前春草芳,百步矶头春水长。偶然一饭剪银烛,行河使者尚书郎。”清代,原有的百步矶被黄沙淹没,大堤又加高,只能建一处类似于石矶的水利工程来引导水流,让黄河洪水在显红岛南侧折头往东流淌。


  石矶嘴核心构造外形酷似鸡嘴,因此也称石鸡嘴,两个名称音同字不同纯属巧合,《读史方舆纪要·卷一百二十九·川渎六》:“而石鸡嘴、鸡嘴坝,一名顺水坝,于草湾对岸之冲以护堤。” 石矶嘴的功能是为了顺水以改变水流方向,同时保护大堤不被冲垮。


  明代治水官员潘季驯把鸡嘴坝水利工程载入《河防一览》,正式命名为顺水坝,作为修护黄河大坝的“修守事宜”之一,他在《河防一览·卷四》中把顺水坝的构造长度和设计目的讲得十分详细:“顺水坝俗名鸡嘴,又名马头。专为吃紧迎溜处所,如本堤水刷汹涌,虽有边埽,难以久持,必须将本堤首筑顺水坝一道,长十数丈或五六丈。一丈之坝可逼水远去数丈,堤根自成游滩,而下首之堤俱固矣。”文中把洪峰直冲之地称为“吃紧迎溜处所”,顺水坝一丈长能改变水流方向数丈,这样下方的大堤就不会被冲刷,始终牢靠。


  鸡嘴坝的位置在故黄河显红岛西侧,位于笔直的护栏南头,由于黄河大坝和鸡嘴坝的作用,东岸就出现了一条冲刷出来的圆弧形河岸线,虽然大堤已经改造过了,历史留下的痕迹仍十分明显。


  鸡嘴坝修筑于清代


  遍览古籍史料,发现徐州鸡嘴坝位居故黄河三大鸡嘴坝之首,不仅有图展示而且有详细文字记载。民国《铜山县志·卷十四·河防考》:“雍正五年修砌下洪石矶嘴,长十丈。”雍正五年是1727年,此坝修筑距今292年,它的长度是33米多。


  赵明奇教授主编的新千年《徐州府志》对此也有记载。《清史稿·列传》还记载了一位叫唐侍陛的治水官员,他对保护徐州城池作出了贡献:“侍陛前官铜沛时,亦用放淤平险之法:又在宿虹时,里河淤浅,水将没堤,效黄河清水龙法,疏其淤而堤安;于徐州城外增筑石工,石矶嘴增烂石,城乃无患。”可见,鸡嘴坝是一个保护徐州城池的重中之重的工程。


  老人记忆中的鸡嘴坝


  这张标注名为《旧黄河之堤防》的老照片今年初就流露出来。它的模样古里古怪,好像一只张着嘴震动着翅膀将要远飞的鸟儿,最神奇的地方是局部的构造,不仅独特而且十分精致,里外两层石墙码放整整齐齐,外侧的每一块石材大小一模一样,用的是上等的糯米灰浇筑,非常坚固。看到照片的第一眼就是这感觉,不过很茫然,不知道照片里的堤防位于何方。


  结合它所在的一组照片分析,推测它位于奎山东侧的黄河岸边。凭着对徐州地形地貌的熟悉,很快就认出照片里的山峰,高的是云龙山,矮的是户部山。依据这张照片反映的特点,判断照片里面的构造物有可能是鸡嘴坝。如果是鸡嘴坝的话,许多黄河岸边的原住民应当对它有记忆,毕竟这个坝子消失的时间还不足八十年,那么一定有健在的九十岁左右的老人见过它,这无疑是一个很好揭秘老地名的话题,再不走访,鸡嘴坝地名的文脉有可能会被割断,因为知根知底的老人越来越少。


  笔者带着这张老照片走访了故黄河沿岸的奎东村、下洪和七里沟等九个老居民点的老人。有十一位85岁以上的原住民一眼就认出鸡嘴,异口同声说照片上就是鸡嘴坝。91岁的付金荣老人家住奎东村67号,因为住在坝子对面,所以对鸡嘴坝有说不完的话题:“鸡嘴坝的鸡头跟三轮车一样大小,正对着黄河,鸡嘴坝下面有半亩多宝地,大家叫金龟戏水,耕种的人叫朱连庆,有了这半亩多地一家人吃喝不用愁……”,老人岁数大了,连连说:“走不动喽,不然,我带你去认鸡嘴的位置。”


  顺河南街70岁的杨先生记忆力特别好,聊起来头头是道:“你肯定知道回龙窝,但是不一定知道胳肢窝;你肯定知道二眼井,但是不一定知道三山夹一井。鸡嘴坝是个老地名,1958年的时候,徐州通往淮安的长途汽车就经过这里,竖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的是鸡嘴坝。”


  有趣的话题可以让人拾起往日的回忆,笔者又特意增加了一天时间去寻访老人。有的老人回忆,在鸡嘴坝旁边的渡口可以乘船,那个时候和平桥还没修建;有人看了照片眼泪就直流,想当年爷爷奶奶逃荒要饭跑到大堤上落地扎根;有人看了照片沉思良久,他祖上就是管理这段河道的官员。还询问了一些老人,是有关积水坝地名由来的话题,归纳起来有两点:一是鸡嘴坝被 “念白”,天长日久,积水坝习非成是;二是老14路公交车的站台名字写成积水坝,起到了推广作用。


  江苏师范大学博物馆馆长赵明奇教授看到笔者公众号文章时留言:“‘积水坝’说没文化,‘鸡嘴坝’说大白话,‘矶嘴坝’说有来历,坝上四望皆佳画!”赵教授对徐州段黄河有深度研究,总结非常经典。漫步鸡嘴坝,百步洪、萃墨亭、显红岛等景点迎面而来,万紫千红,景色如画,引人入胜,不见了往日的沧桑,黄河之水东流海,汉家已去唐家改。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