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大沙河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9-07-16

1.jpg

村民正在做杈子

2.jpg

大沙河华山节制闸

3.jpg

大沙河朱家的墓地、墓碑


大沙河,一条横亘在丰沛大地上的河流,算得上丰东沛西人民的母亲河。


我小时候多次路过大沙河,记忆中完全不是河的模样,就是一片茅草丛生的洼地,偶尔有片水汪,稀稀疏疏地长着一些芦苇。丰沛公路从这里穿过,道路高低不平,坑坑洼洼,行人和车辆只能缓缓前行。当时《西游记》正在热播,我总是把它和流沙河弄混。


大沙河的历史和传说


大沙河是1851年因黄河在蟠龙集决口而形成的,黄水携带大量泥沙沉积下来,所以沿河一带均为沙质土。丰县东部和沛县西部沿河地带,地势被垫高了一到三米,丰县诸水无法东流,只能倒灌泡水。大沙河刚形成的时候,水深丈余,从保合寨(今丰县宋楼)南,经华山西,北破遥堤,入沛县界。再经沛县石集、朱集、刘范庄,北入新团分渠,经北王团南,东北至城子庙,入昭阳湖。后因黄河改道山东,此河遂成了无源之水,通塞不畅。大沙河现在仍然是废黄河上段的行洪走廊,二坝以上废黄河约二百余公里。二坝以下长约六十公里,其中丰县境内约二十八公里,沛县约三十二公里。


考大沙河之名,已经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明初,在沛县和鱼台交接处设沙河驿。建文三年,燕兵南下,驻沙河驿,攻取沛县。隆庆三年,废沙河驿。大沙河注入昭阳湖的地方,正好就在沙河镇附近,很可能因此而得名。


大沙河之名最早见录于同治《徐州府志》,已有一百六十年余年了。据民间传说,明代沙河村叫沙货街,是微山湖畔的水旱大码头,船来船往,热闹非凡。


大沙河两岸“朱”姓多


在大沙河两岸,居住着几十万人。有一个姓氏如雷贯耳,这就是朱姓,因此也有了“沙河一窝朱”的美誉。据说朱姓最早在山东南部,后因战乱逃到沛县。

据《古沛朱氏族谱》谱序记载:古沛朱氏先祖初居敬安镇胡庄。后因水患,后人分散丰沛各地。现在大沙河两岸的大安寺、朱寨、大朱集、小朱集、小朱庄、朱屈庄、朱王庄、朱瓦屋、栖山等都是以朱氏为主的村落,总人口近十万人。现在大朱集仍保存有朱氏的祠堂,祖坟等。朱家从明朝开始到清末,连续四五百年以耕读为业,出了很多读书人,清代中后期,沛县的“拔贡”快被朱家包圆了。从朱家族谱中,可以看到大沙河对朱氏的重大影响:“河决丰工,被患者十余州县,而吾沛为尤。于吾沛言之,而吾朱氏又为尤。非特屋宇无存,而膏腴之田悉成斥卤,家祠一区亦无复基址。又屡遭皖粤匪之蹂躏,而吾族人之流离失所,救死不赡者比比也。”昔日的富家大族,因天灾人祸而颠沛流离,言语中充满着无奈。


诗人朱敬瑞《河决后舟行到沛感赋》写道:“回首桑田一瞬非,故乡何处辨依稀。涛声直向楼头泻,帆影遥从树杪飞。缘木难求巢可托,攀天那得路能几。苍茫一望浑无极,鸥鹭双双下夕晖。”所见只有一望无际的大水,故乡只能从屋顶依稀可辨。


另一位诗人朱敬持在《三月中旬犹未塞龙门》中写道:“毒矣新河总,哀哉古沛村。人民漂已尽,鸡犬荡无存。”今天读起来仍然令人动容,场景着实凄惨。


昔日大沙河是名副其实的害河


大沙河给丰沛大地百姓带来了一百多年的厄运,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害河”。它风大、沙大、水大,“沙窝窝”、“穷地方”成了沙河两岸的代名词,没人愿意把闺女嫁到这里吃苦受罪。


民谚“大雁不落草不长,兔子扒窗嫌荒凉”、“关上门,糊上窗,照样喝着牙碜汤”,形象地反映出大沙河地区人民遭受风沙危害的状况。冬春之交,沙尘四起,两岸百姓饱受其害。据说大风一夜后,门推不开,原来院子里的尘土有一尺厚,早把门堵死了。平日做饭,即便用砖头把锅盖压紧,揭开锅一看,馒头皮上、面水糊涂上还是一层尘土。地里缺水,种什么都不行,只能靠天吃饭。老百姓长年累月为肚子发愁、担忧。


丰县套楼曾是“春天沙滚滚,夏天水汪汪,秋天茅草荒,冬天白茫茫”的穷地方,当地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大沙河,白茫茫,种一葫芦收一瓢。儿女逃荒郓城去,爹娘吊死在梁上。”不外出逃荒要饭,只有饿死的份。


大沙河平时多风沙,个别年份还会发大水。据赵明奇教授《徐州自然灾害史》,1933年8月18日,《申报》载: 17日晚沛县电告:“黄水汛流大沙河,抵距城二十五里之鹿楼,高五六尺,宽二里,向昭阳湖奔流。”8月18日,天津《大公报》载称:“黄水流入丰、沛县之沙河。沙河水势湍激,冲毁堤坝,奔入昭阳湖。刻已到鹿楼,水面宽二里,高五六尺。”18日晨陇海路讯:“沛县电告,水抵城西二十里之油坊口,向昭阳湖奔流。查昭阳湖在沛城北十余里,沛县长已备多量船只,停泊湖岸,准备救生。现丰、沛之间、沙河两岸,均已漂没。” 20日,《申报》载称:“沛县长胡兆麟、丰县长杨良,19均有电到徐报告,沙河水仍高丈余,已入微湖。今大雨,沛堤多损,正抢防中。”一遇大水,沙河两岸首当其冲,真是哀鸿遍地,惨不忍睹。


沛籍作家魏桂粤曾回忆,1946年夏天,河水泛滥。刚泛红米的高粱,正在开花挂角的大豆,将要成熟的西瓜,一股脑儿,被无情的洪水吞没了。悲愤的农民望水兴叹,一筹莫展。饥荒、瘟疫也一起向人们袭来。霍乱、疟疾横行乡里,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


一百多年来,大沙河沿岸环境恶劣,土质脊薄,易旱易涝,绝大部分是中低产田。沛县境内的朱王庄、鸳楼、朱寨、鹿楼、沙河林场、王店、栖山、孟庄等地水源短缺,只能种植棉花、花生、红薯等经济作物和桑树果树等。沙河西岸地广人稀,人均土地三四亩,常年劳苦,却难填饱肚子,当地的女孩大多嫁到沙河东岸或更远的地方。建国前,这里是沛县最贫穷的地方。建国后,通过疏通河道、植树造林、栽培果树、广种桑麻,这一地区的环境已经得到了很大改善。


大沙河畔土特产丰富


小时候,我最喜欢去外婆家,一到暑假,那里到处是苹果和梨子。苹果是改革开放引进的富士品种,又大又甜。梨子却有上百年的历史,一棵棵老梨树,苍黑遒劲,梨子脆嫩多汁。果子成熟后,整条鹿楼集上都是卖苹果和梨子的,很多人都是熟悉的冯集人,叫声“外爷爷”、“舅舅”,总能得到两个水果的奖赏。


冯集还有一种特产,是干农活用的杈子。杈子是用桑枝加工而成的,需要火烤、木别、整形、打磨等多道工序,这是很辛苦的活,外公的脊背晒得黝黑,颗颗汗珠顺着脊梁滴下来。累了就坐在板凳上喝碗凉白开,抽上一袋自己种的大烟。


“黄栗留鸣桑葚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每年5月,冯集村后面的几百亩桑园挂满了一丛丛的桑葚,粉的、红的、紫的、黑的,把枝条都压弯了腰,酸甜可口,令人馋涎欲滴。每次都要吃到饱才愿意离开,满手满嘴都是紫色的果汁,这种甜美的记忆已经三十年了。


除了做杈子,沙河人还会就地取材,编条筐、做栲栳、编芦席等,技艺堪称精湛。这在《小巴狗上南山》的童谣里有所体现:“小巴狗,上南山,割荆条,编簸篮,编的簸篮怪好看,里头盛的大米饭。”


沙河两岸的树很多,在八堡果园和沙河林场,沿着沙河数十里的地方都是树木,柳树、杨树、榆树、梧桐,有十多种。每到六七月间,蝉的幼虫(知了猴)纷纷从地下钻出来,沿着树干向上攀爬。起初,大家为了补充营养,捉来用盐水浸泡,洗干净油炸,颇有风味。后来需求日增,乡人遂成群结队,手持手电筒和竹竿,身背挎包,全家出动,来到沙河东岸的树林里,捕捉知了猴,一个人一晚上大概能捕捉三百到五百左右,以现在的行情,可以卖到二百多元,一个月全家收入过万不成问题。所以这小小的蝉蛹又被称为“金蝉”。


大沙河还有一样特产不能不提,那就是纯天然的沙土,这里的沙土均匀细腻,质地松软。经过太阳暴晒后,光脚在沙土上来回走动,可治脚气。家有婴儿不需尿不湿,也不用尿片,把晒过的沙土垫在小孩屁股下,吸水又透气,方便环保又省钱,三十岁以上的人,基本上都用过这种纯天然的“尿不湿”。


爱国诗人笔下的大沙河


顾衍泽是民国时期沛县的爱国诗人,他的诗词堪称一部抗战诗史。


顾先生在1942年秋,曾数次前往大沙河畔的大朱集,这些踪迹被他写进了作品中。如《纪行》一篇,早晨从家出发,中午到达冯集,口干舌燥,怎能不买几个梨来解解渴,所以诗中有“渴买冯家梨,差比哀家爽。”诗人眼中的大沙河是另一番景象,“沙河涓滴无,巾车碾微响。”说明当时河中无水,地皮干裂,车子过去都有声响。从冯集向北十里就到了大朱集,这下终于有饭吃了,“朱村尚庶繁,贤主杯盘饷。”


从大朱集返回,他又写了一篇《卜算子·西北归途》:“晓月淡归程,不是来时路。几处鸡声四野蛩,又过沙河渡。十亩落花生,五亩番山芋。地瘠民贫未可忧,烽火频年戍。”早晨从大朱集渡河而东,没有走来时的路。“地瘠民贫”是大沙河一带的真实写照,“十亩落花生,五亩番山芋”则是沙河一带的典型农作物,老百姓就靠这些来度日的。


中秋过后,顾先生第二次赴大朱集,这次他又写下《再游西北,漫记岁月五首》。他八月十六一早,自己在半醉半醒中踏上征途,道旁的村庄依稀能识,不需要别人指点。“却怪沙河半尺澜,趁墟人道去时干。笑余未惯蹇裳渡,车小聊当一苇看。”过沙河的时候,河里竟积有半尺多的水,为避免湿了衣服,先生坐在车上,让人推着过去,有点达摩祖师一苇过江的潇洒。“朱村信宿趣无穷,散饭频来斜照中。最爱柿园三百树,未霜已挂二分红。”先生最喜欢朱家的柿子,还没有上霜就有二分的红色了。


大沙河已成美景风光带


为了彻底改变大沙河的面貌,丰县于1978年兴建了华山闸,并在其上下游结合挖截渗沟,筑了部分防洪堤。沛县也在1990年冬天,发动10万民工在20公里的河段上进行疏通。2002年,又对两岸的滩面进行平整开发。


如今的大沙河,河水清澈见底,两岸林木茂盛,四季常绿,花卉常开,已经成为美丽的自然风景带。从丰县二坝沿着沙河公路自驾,可一路到沛县龙固,沿途百里早已旧貌换新颜,成片的瓜果园,散发着阵阵幽香。富士苹果、白酥梨已经成为大沙河的品牌。新谣有云:“远看是绿川,近看是果园。春天花香鸟语人欢唱,秋天果实累累树枝压弯。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俺沙河大果园。”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