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内华 面山而居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9-07-12

  内华山纹石

内华出土的北齐时期的陶俑

  

内华村坐落在徐州北郊,微山湖南岸,铜山区茅村镇西北一隅,村民面山而居,世代以陶为业。古泗水从村西穿过,给村子留下了永久的印痕。特殊的区位优势,造就了这里独特的土陶业,古今有传,远近闻名。


◆源源土陶业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村前是内华山,山南坡陡石峭,山北平缓多土,因此村民选定山北,聚族而居,宜农则农,宜陶则陶。这里历史上水陆交通便利,东距南北古驿道(茅村)十里左右,北达京津,南通苏杭;水路运输更是得天独厚,古泗水、古运粮河在村旁交汇,注入大运河,古运河河道遗迹在村中尚能清晰可见,它一直流往秦梁洪。据村中老人回忆,该河水深丈余,大小商船络绎不绝,山东、河北的北货南下,苏杭的茶叶丝绸逆流北上,川流不息,日夜不停,内华村内建有几处码头,大量的土陶器也随商船销往四面八方。


内华土陶业已经延续千余年,内华人家近半数曾经以此为业。产品也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需求而不断改进、更新,有极强的生命力,即使是干旱洪涝、兵荒马乱的岁月,土陶业也从没有停止过,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内华村里有土窑十余座,从业人员达数百人,年烧制陶器量近十万套(件)。内华的土陶产品,走出周围的十里八村,走向了苏鲁豫皖城乡的角角落落。


新时代的新需求,导致土陶业日渐萧条。


◆土壤自独特


内华的土壤大致可分为两类,其一是山下的淤土,因为地处微山湖南岸,累代淤积,形成独特的土壤,缺水时土块坚硬,有水时泥土胶黏,渗水透气能力较差,村民称之为“狗头淤”;其二是山坡的红壤,更以黏性著称。这都成为内华土陶烧制的好原料。


内华村民说,他们的土陶业起源于远古时代,兴盛于隋唐。据内华及周边村庄近年发掘的古墓葬中的陶器推断,这些土陶品均系内华土窑烧制。1984年内华兴建水泥厂,在取土时出土了南北朝时期的彩俑三件,有男有女,形态逼真,色彩鲜艳,衣裤分明,现陈列于徐州博物馆,成为该馆镇馆之宝。此后内华村又相继多次向徐州博物馆捐赠出土文物,有陶俑、陶壶、陶罐、陶车、唐三彩等。现在,徐州博物馆三楼展台上的不少文物都出土于内华,由此可见内华土陶价值之一斑。


据世代精于土陶业、85岁的薛兴文老人介绍,在他年轻时,父辈们在取土时曾挖掘出大量的陶人、陶鸟,形状各异,有成千件,因为大家伙不懂得,都给砸碎抛掉了,回想起来令人惋惜。


内华村内有几口水井,上世纪六十年代“淘井”时。清理井下淤泥、杂物,下挖二十七八米深,仍有大量的土陶器,文化层深达六七米,证明内华的土陶业源远流长。人们有句俗语这样说:“进了内华村,破土见罐盆”,意思是这里古窑、器具等和土陶制作相关的遗存丰富,掘开表层土,随即可见。


内华红黏土陶器近现代产品不再是冥器,主要有口径大小不一的日用土缸、土盆、罐、壶、花盆、装饰物、火盆、工艺品、仿古陶器等。村里历来手艺高超的师傅虽然文化水平都不高,但是只要客户提出要求,他们便可随心所欲地做出令人满意的作品。


◆窑匠的传说


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与众不同的原料资源固然重要,然而,内华村以土陶业闻名遐迩,世世代代不乏工艺大家,却有着一个神奇的传说。


村中的父老乡亲每每提起,说当年有个“南先生”,通天文,晓地理,但是心术不正,到处使坏,就因为他是南方人,嫉妒北方的物华天宝、地杰人灵,只要他发现哪里有灵气,便施展自身法术,改变北方的风水,要么将他发现的宝物驱赶到南方去,要么千方百计予以破坏。有一次,他溜达到了内华村附近,定睛一看,心有所动,知道此地的风水甚好,日后必定要出十八位 将领。略作迟疑,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一条偷天换日的奸计立马形成。他掐诀念咒,稍加运作,让这里将来养育出十八位窑匠,从而代替原来应有的十八位将领!就这样,也不知从哪朝哪代开始,内华村就兴起了土陶业,有名气的窑匠倒是出了一批一批,而终究一位武将也没出现。


◆村名在演变


内华红黏土陶器享誉远近,主要是它的材料土质独特,含有多种矿物质,而且土质细腻,柔如面团,可塑性强,结实耐用。用来盛面不生虫,用来泡茶生异香。更为神奇的是,那些器皿有独特的功效,炎热的夏季,在强烈的阳光暴晒下,储存的茶饭是凉的而不变馊。茶壶可和宜兴紫砂壶相媲美,具有茶水甘冽,隔夜不坏的特点。用内华陶缸泡豆芽,不烧缸(吃豆芽行话,意为因水温高而毁莱)、不青头。用罐养鱼,也多日不需换水,尤其是多年盛水的缸,里面长满青苔,养鱼可以达数年之久。


有关专家测定,内华的红黏土土质独特,色呈深褐色、黑红色,不一而足,都富含铁、磷及其他微量元素,经水浸透,细如面粉,手感柔滑,可塑性强,产品不开裂,声如钟磬,清脆圆润,保鲜性好,盛物不腐。工匠们曾用其他地方的土作试验,均达不到相同的效果。


久而久之,最初村民口口相传的“内火”村,就演变成了“内化”村。由于文化素质的提高,内华的文化人感到“内化”不雅,就改为了如今的“内华”。


◆悠悠古渡口


内华村北临微山湖,西傍大运河,村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村边码头非常繁忙,船家每每流连忘返,渡口犹如金饭碗,哪家掌握了渡口,哪家就吃不愁、穿不愁了,因此村民经常为此发生纠纷。


相传,有一年内华薛家与河西蔺山的蔺家争夺掌控权,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告到县太爷那里,请求定夺。县太爷心生一计,指着庙里的石香炉子说话了,声称哪家人能够举起它环绕庭院走三圈,渡口就属于哪个村子,随即吩咐两家各自回去物色人选。内华薛家很快挑到一位五大三粗的选手,他膂力过人,再加上他被选中后,薛家人自筹资金,每天用好酒好饭轮流招待他,令他十分感动,尽心尽力练习。比赛日子到了,蔺家选手刚一登场就显得力量不足,失手败北;而薛家选手信心十足,把那只石香炉轻松自如地把玩于股掌之间,赢得满堂喝彩,顺利夺魁,渡口的归属权就是内华村的了。


内华村民占尽地利,日子富裕。直到1958年,政府疏浚大运河,才扒掉内华渡口。


◆居民谁为先

大运河紧傍内华擦肩而过,内华山和张谷山两旁夹峙,形成较大的水位落差。明代官府曾在此建有内华闸,以控制水位。该闸口宽6米,青石砌筑,结构坚固,至今尚存。生活在山坡和山下闸边的居民生生不息。


村民口口相传,内华村历史悠久,而且村中还发现不少汉、魏晋时期的古墓。但是究竟何时建村,谁又是这里最早的居民?一时还没有发现确凿的史料记载为证。不过,据该村原老支书薛茂廷先生介绍,1987年政府重修蔺家坝船闸,清淤的时候,他率领的民工曾在河底扒出一块明朝嘉靖年间的古碑,高1.45米,无碑帽。他犹然记得那碑文中记载:“徐州北第三乡内华庄……水灾……先有桑杨耿,后有薛王刘……”由此而知,这当是有关内华村历史的最早佐证资料了。物转星移,时至今日,桑、耿二姓在村中已经没有一户了,而杨、薛、王、刘仍是村中大姓,他们相帮互助,和睦共处。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