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佛寺山门390年石匾“破镜重圆”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9-05-20

1.jpg

  刚打捞上来的半块石匾与原来的半块“破镜重圆”

2.jpg

  卧佛寺留下的石臼

3.jpg

  刚挖出的半块石匾,冲刷后露出“寺”字。

4.jpg

  左上角“崇祯二年”字样清晰可见

5.jpg

  挖出石匾的水沟

6.jpg

  于氏宗亲将石匾捐献到丰县博物馆

  历经两年的寻找,经过多次的打捞,丰县明代卧佛寺山门断裂的石匾5月10日终于重见天日、破镜重圆,分离数载的“卧佛”和“寺”字拼成了一块完整的匾额。据了解,这块石匾由明代万历年间丰县知县王体蒙书丹,距今已有390年的历史,曾经饱经黄水、战乱等天灾人祸的摧残。


  1


  两年间多次打捞,终于找到剩下的半块石匾


  卧佛寺是明清时期丰县最有名的寺庙之一,位于丰县城西北,今常店镇西南五里许。关于卧佛寺当年的盛况及传说,《中国民间故事全书·江苏丰县卷》有详细记载。


  这块卧佛寺石匾的重现,经历十分曲折。


  2017年8月,丰县一名文物收购者来到常店镇于双楼村,发现一村民家石头垒成的猪圈中,有一块看上去很有年代感的断裂的石匾,上面隐约可见字迹。收购者如获至宝,用清水洗刷之后,“卧佛”两个字清晰可见,宽0.48米,厚0.10米,只可惜这是一块断匾,少了一个“寺”字。村民说,剩下那块断匾十几年前被扔在了村子后边的小水沟里,夏季水太多,估计得到秋冬水枯季节才能找到。


  一块断匾被收走,令于双楼村的村民们意识到了它的价值。他们一边设法打捞水沟中的残匾,一边努力追回被收走的那半块匾。几经周折,今年清明节前后,这块断匾又回到了于双楼村的于氏宗亲手中。


  据于氏家谱祖碑记载,明洪武年间奉旨迁民,自晋迁丰,福居卧佛寺,繁衍生息。卧佛寺东有于双楼、于双楼新庄、于堤口,西有侯堤口,南有太行堤河,北有于单楼,五个自然村组成于双楼村。因此于氏后人对于卧佛寺一直有着很深的情结。身为丰县文物保护志愿者的于双楼村支部书记于贤志,这两年几次组织人去小水沟里打捞过,但都无功而返。


  这条小水沟长约14米,深约4米,河面上长满绿苔,打捞起来并非易事。今年5月7日,于贤志再次组织打捞,一天下来毫无收获。从8日开始,他们一边用泵抽水,一边用小挖掘机在淤泥里探索,果然挖出来一块类似石匾的石头,但用水一冲,发现上面光秃秃的什么字都没有。11日这天,水沟里的水只剩下不到半米深了,于贤志又找来一部大型挖掘机进行地毯式搜索,上午10时左右,终于听到了像是碰到石头的响声,放到岸边用水一冲,果然露出了硕大的“寺”字,后面还有落款。


  于贤志欣喜若狂,立即将这半块石匾与两年前发现的那半块拼在一起,完美地合为一体,经测量长度为1.22米,上面的文字自右至左为:文林郎知丰县事王体蒙为、卧佛寺、时崇祯二年己巳年上浣春题。


  崇祯二年是1629年,至此,这块历经390年沧桑的石匾终于重见天日,“破镜重圆”。


  2


  于氏家族将其捐献给丰县博物馆


  听说此事后,同为于氏宗亲、热爱文史的于世伟先生第一时间来到现场采访。


  于贤志向他指认了卧佛寺的遗址,那里长满了绿油油的麦子。据几位耄耋老人讲述,当年黄河引流决口,就以卧佛寺的南门为决口点,却没有冲毁卧佛寺,这些传说更增添了卧佛寺神秘的色彩。村里还出土过一只半米多高的石臼,村里人都说,如果没有一定数量的人常年在卧佛寺吃饭,不会用到如此大的石臼,可以想象当年卧佛寺僧侣云集、善男信女焚香袅袅的盛况。


  石匾上的署名是“文林郎知丰县事王体蒙”,王体蒙何许人也?于世伟当天夜里请教了徐州文史学者于克南先生和白光华先生,查明王体蒙是河南虞城人,明万历年间举人,崇祯二年任丰县知县,在清朝乾隆《虞城县志》、光绪《丰县志》和新千年整理的全本《徐州府志》中对他都有记载,应该是一个很有作为的清官。清同治《徐州府志 宦绩表》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虞城人,令丰。案无留狱。一夕有寇警,体蒙偃旗鼓,诱其至,击之,遂遁去。”


  于克南认为,卧佛寺是《丰县志》记载的一座寺庙,能被方志记载说明寺庙规模比较大、寺庙的影响也很大。卧佛寺石匾明确了丰县古卧佛寺的确切位置,印证了丰县知县王体蒙的执事时间,同时也说明佛教文化在这一带相当流行。下一步如果重建卧佛寺,也就找到了文化根源。


  于贤志说,卧佛寺石匾已经“破镜重圆”,现在成了一件很有价值的文物,放在村里可能不太安全,如果丢失了,他们就是千古罪人,经商议,于氏家族决定将其捐献给丰县博物馆。


  5月13日中午,于贤志一行六人到丰县博物馆捐献卧佛寺匾额及石臼。丰县博物馆馆长王伟称赞说:“这块石匾很有价值,于氏家族功德无量。”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