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历城侯盛庸 应是徐州人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9-01-22

  徐州《盛氏族谱》中明确记载历城侯盛庸为“本支之丁”

《盛氏志》中东阜岭家庙的描绘

读过历史小说《明朝那些事》的朋友们,是否还记得燕王朱棣领兵“靖难”取南京的那段战火风云,是否还记得那段历史中出现多次的平燕将军盛庸。


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位盛庸将军,他很可能是徐州人。为什么说很可能?这是因为徐州《盛氏族谱》中,有历城侯盛庸为“本支之丁”的记载。而《明史》卷一四四列传第三二中,介绍历城侯盛庸的第一句竟然是“不知何许人”,这句话给研究历史的人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也为多个城市争夺历史名人资源制造了机会。


《明史》:历城侯盛庸“不知何许人”


《明史》卷一四四列传第三二中,介绍盛庸的文字不多,他的“职场”经历大致是这样的:

二年四月,景隆败于白沟河,走济南。燕师随至,景隆复南走。庸与参政铁铉悉力固守,燕师攻围三月不克。庸、铉乘夜出兵掩击,燕众大败,解围去。乘胜复德州。九月论功封历城侯,禄千石。寻命为平燕将军,充总兵官……三月,燕兵复南出保定,庸营夹河……庸麾军力战,斩其将谭渊……是日,燕军几败……明日复战……两军皆疲,将士各坐息。复起战,忽东北风大起,飞尘蔽天。燕兵乘风大呼,左右横击。庸大败,走还德州……已而燕将李远焚粮艘于沛县,庸军遂乏饷……明年,成祖入京师,庸以余众降,即命守淮安……永乐元年,致仕。无何,千户王钦讦庸罪状……都御史陈瑛劾庸怨望有异图。庸自杀。


这段话的故事内容很有趣:建文二年(1400年)明政府为了抗击燕王朱棣的军队,李景隆率领明军白沟河之战输给了燕王军队,从济南往南撤。盛庸和铁铉固守济南,燕王军队围攻三个月都没打下来。盛庸和铁铉夜袭燕王军队,不仅解了济南之围,还一举收复了德州。这年九月,建文帝论功行赏封盛庸为历城侯,授予盛庸为平燕将军。建文三年三月,燕王朱棣再次领军南下保定,盛庸在夹河扎营迎击,指挥部下力战燕军,打败燕军队好几次。第二天再打,双方疲惫休息后再战时,忽然刮起了飞尘蔽天的东北风,燕军乘风追杀,盛庸败下阵来回到德州。燕军派人在沛县烧毁了盛庸的运粮船,盛庸的军队就没有粮草也就无力再战了。建文四年,燕王朱棣率军打进南京,盛庸率众投降,被安排镇守淮安。永乐元年,盛庸辞官。千户王钦和都御史陈瑛弹劾盛庸谋反。盛庸自杀。


盛庸被封为历城侯后,作为伐燕的最高军事指挥,几乎将燕军全部歼灭,并且差点活捉燕王朱棣。然而,在那场关键的保定之战中,战争形势因为一阵遮天蔽日的狂风发生了逆转,导致明军失利南撤。燕军举攻入南京,盛庸作为平燕总帅,权衡再三,无奈只好率众归降。归降后的盛庸或许认为,朱棣是不会放过他的,便上书乞退养老,更是在遭到别人弹劾时无奈自杀。盛庸真有谋反之心?《明史》中同样给出了答案,《明史》卷三0八 列传第一九六是奸臣传,那位弹劾盛庸的都御史陈瑛就位列其中,并且诬告盛庸也是罪状之一。


说起来,平燕将军、历城侯盛庸在当时也是大名鼎鼎,是一位差点让明史重写的风云人物。不过,盛庸的列传中第一句话却是“不知何许人”,他的籍贯也就成了数百年来未解之谜。


历城侯盛庸应是徐州人


笔者曾在徐州北郊柳新镇何家村查访到一部《盛氏族谱》,此谱又名《盛氏志》,最新续修于1994年。族谱初修于元代,先后续修于永乐年间、雍正六年、嘉庆年间、道光年间、光绪十八年和民国三十二年。这部族谱是第十次续修,内有雍正六年、光绪十八年和民国三十二年的谱序和一些文章。


据谱中记载,盛氏原籍汝南,其先祖于宋代东下,到达彭城,在城北高皇村定居。后分居徐州各处。东阜岭《吾支先祖志》中称:“彭城之北,有古村焉,名曰高皇庙。值宋之际,由汝南东下,过彭城,北上至高皇村定居。又分居东阜岭一支。御赐本支之丁盛庸为历城侯爵。”这一段记载明确说明历城侯盛庸应该是徐州人。


高皇庙在什么地方呢?经查《徐州市地名录》,高皇庙在今铜山区柳泉镇。而东阜岭,经向张政先生求证,认为是柳泉镇与贾汪区江庄镇、青山泉镇交界处的几座山之一。后向盛氏族人打听,得知东阜岭现名鸡鸣山,位于青山泉镇前八丁村。明朝初年,高皇庙已有盛氏祖茔数十座,占地五亩半。而东阜岭一支在村西北约里许修筑家庙和祖茔,共占地三十六亩。主殿供奉远祖苞公和本支先祖两世三公神位。


徐州盛氏族谱历史上曾因水灾、战乱失传过,元、明时期的先祖世系是缺失的,所以并没有盛庸的家世记载。今年九十一岁的盛廷栋老人对我说,盛庸是他们的先族人,这是过去的盛氏老人代代相传下来的,清代的家谱中也是这么记载。他还说,民国年间,有一个族人在陕西工作,他当时有一个同事叫盛忠,是开封人。盛忠曾说,他们原籍苏北,元末明初,为避战乱逃到鲁南立业,后因为皇恩赐爵,迁到了开封。去时携带半部族谱,等以后再返回故里认祖归宗。可惜的是,后来这位族人回乡后,与盛忠失去了联系,也不知开封的这一支盛氏住在何处。


“皇恩赐爵”,指的应该是盛庸被赐封历城侯一事。那么这一支盛氏族人却为什么要因此迁到开封呢?《明太祖实录》记载,洪武二十八年六月,“册都督盛庸女为周郡王有熏妃”,也就是说,在洪武二十八年的时候,盛庸的女儿被册为周郡王的妃子。周郡王,是周王朱橚(sù)的长子朱有炖,12岁时受册为周世子,洪武二十八年16岁。而开封,正是周王府的所在地。建文二年,盛庸被封为历城侯之后,鲁南的这一支盛氏族人于是去投奔盛庸,而开封周王府是国亲,所以落脚在开封也就可以理解了。

徐州盛氏源流及迁徙分布

盛氏源于黄帝,系文王之子周公奭后裔。武王建立西周后,封其弟奭(shì)于陕(后之汝南郡),采食于召地,故奭又称召公。奭之后人遂以“奭”为姓。到了西汉元帝时, 北海太守奭苞为避元帝刘奭讳,遂改姓盛氏。徐北盛氏,即为盛苞后裔,原世居汝南郡,于宋之际,因中原战乱,由汝南东下,经开封,过萧县,至彭城北高皇村,因此处时局尚安,风淳民厚,土地肥沃,于是定居下来。至明洪武年间,人口繁衍众多,已成一个较大的家族。

盛氏族人现分布于十七省或自治区,三个直辖市。仅在徐州及周边地区,就有四十七个村庄。其中有一支于元明之际,因避乱至鲁南立业,另据徐州盛氏族人说,在镇江、靖江、常州等地,盛氏为望族,据说他们祖上来自于苏北鲁南一带,是否与徐北盛氏同出一脉,今后有待考证。

盛庸是江西乐平人说法有疑点

中国人修家谱,很多人喜欢给自己找一个历史名人做祖先,攀权附贵,爱慕虚荣,把他们真正的老祖先气得在黄泉之下直掀棺材板儿。而有一些地方为了打造旅游文化,也喜欢争抢历史名人,闹了不少笑话。

历城侯盛庸正因《明史》上“不知何许人也”一句,被陕西、蒙古、江苏宜兴、江西乐平等地争抢。前三个因为没有多少有力的证据,不足一驳。相比较之下,江西乐平却是信誓旦旦,底气十足。他们的依据是临港镇古田下堡村盛氏现存有一部《盛氏族谱》,上面有对盛庸的记载。然而笔者对他们公布于网络的族谱资料进行细细研究之后,却发现了很大的问题。

《历城侯世用公状》(即盛庸传)这篇文章署名 “明初散骑将军干越人王桂”,落款时间为“永乐二年”。


简要分析这篇文章,存在两大疑点:一是关于盛庸奉命平燕。文中说“洪武三十二年,实建文元年己卯,随同耿师奉命讨伐,授以平燕将军之职,继封历城侯。”永乐二年,明成祖朱棣才登基两年,当时身为散骑将军的干越人王桂,竟然冒着被砍头的危险,用“讨伐”一词为自杀身亡的盛庸作传,这是非常罕见和令人费解的。《明史》上写到这一段历史时,确实用的是“讨伐”二字。但《明史》是清人张廷玉等人编写的。后人读明史,人云亦云,殊不知明代永乐大帝当权的时候,谁敢如此大胆?


二是文中又说:“二年,钦选孙瑜尚信阳公主”。这句话是说,永乐二年,明成祖钦选盛庸之孙盛瑜,将信阳公主许配于他,盛瑜于是就成了驸马爷。然而查遍明史,却没有信阳公主这个人。江西乐平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网站上说,“盛庸之孙盛瑜曾娶建文帝之女信阳公主为妻,招为驸马,下堡村旧建有驸马牌坊。”但是明史记载,建文帝朱允炆只有两个儿子,没有女儿。朱允炆生于洪武十一年(1377),到永乐二年(1403),他才26岁,即使有女儿,也不过十来岁而已,怎能没长成人就出嫁了呢? 不过,历史上还真有盛瑜这个人,时任中奉大夫,是瑛武卫指挥盛震的儿子。那么,盛瑜是不是真的娶了公主呢?

查《明实录·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三十三上有“信阳郡主”的记载:“命盛瑜为中奉大夫、宗人府仪宾,以信阳郡主配之。瑜,瑛武卫指挥震之子也。”信阳郡主,是明太祖朱元璋第五子周王朱橚(sù)的第三个女儿。因此,盛瑜所娶的并非公主,而是郡主。永乐二年,时任散骑将军的王桂在为盛庸作传,怎么会出现这样低级的错误呢?《明实录》记载盛庸的女儿嫁给了周郡王为妃,假如盛庸真的是江西乐平盛氏的先祖,根据其族谱的记载,朱元璋的孙女即周郡王的妹妹信阳郡主,却又嫁给了盛庸的孙子盛瑜。难道明代皇帝不讲人伦之礼,这不乱了套了吗?

所以,江西乐平《盛世族谱》中这篇所谓的《历城侯世用公状》,应该是一篇清人伪作。江西乐平盛氏先祖或确有盛震、盛瑜父子,但是盛庸与他们并无一点血缘关系,只是后人的附会而已。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