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里偷得一日闲,云龙山的这个地方,还心灵一片净土

来源:徐州市旅游局  发布时间:2018-12-27

转眼一年时光就到了2018年年底,

说似水流年转瞬即逝也好,

说如沙漏飘落度日如年也罢。

终于是到了需要静下来的日子……

一直在赶路,

希望能在今年的最后几天沉淀。


1.jpg


在徐州,就有这么一处地方,

可以让人把日子过的淡如清茶,

在俗世的烟火中,这一处宁静尤为可贵。


2.jpg

云龙书院图 (出自清 同治本府志)

云龙书院,坐落在云龙山西坡。

由西门进去,沿着小径蜿蜒而上,

不多远便亭、廊可见。


3.jpg

拾级而上,一粉墙、黛瓦、飞檐的“可廊”立于面前。

进去,“东坡石床”卧于碑下,东坡端卧一石上,

闲适之状与眼前一片翠竹秀林很是融合……

再往前走,但见一片空旷之地,

这就是我们要寻访的“云龙书院”旧址了。


4.jpg

书院


在书院产生之前,徐州的教育是以私家兴办的义学和私塾等为主体的,一般称为学馆。孩子们进馆,是从方块字,《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学起,也仅仅是背书歌。后来读《论语》《孟子》时,老师才开始讲解。后来有了书院,教育才有了发展。 


//

建于雍正年,名声远播

//



5.jpg


前身往事

清朝康熙岁之前,徐州地方的教育,基本上是处于义学和私塾两个范畴。康熙朝初,徐州开始举办书院形式的公学,后渐称书院。至清雍正初,徐州已有以云龙书院为中心的十余所书院,如东徐书院、昭义书院、凤鸣书院、钟吾书院等。虽然一度成为苏鲁地区文化交流的中心,但不久都失名了。只有康熙六十年由淮徐同知孙国渝在云龙山西坡黄茅岗公办的义学还存在。雍正十一年(1736),徐州升州为府,新任知府李振云才将义学相应扩建,正式命名为云龙书院。从此,云龙书院才名正言顺地成为徐州历史上的最高学府延续下来。

到乾隆五十三年(1788),淮徐道康基田在扩建书院时,亲书“云龙书院” 四字悬于门楣。至此,书院已有房舍百余间,除原有的讲堂之外,又增设了文昌阁、紫翠轩、三官庙(供奉天地水三官)、四贤祠(供奉韩愈、苏轼、陈师道和杨时等四位唐宋名人)、白鹿洞、可廊和望湖亭等。以讲堂为主体,文昌阁为藏书楼,阁内藏有经、史、子、集等书籍万余册;紫翠轩为教师办公室,宜福堂是教师生活区,白鹿洞为天然古洞,是慕南宋理学家朱熹在庐山所建白鹿书院之名而名;望湖亭建在白鹿洞顶,为顺治十四年(1657)徐州户部分司主事丁裕所建,后经康熙时知州姜焯重建。有了这些新旧建筑,整个书院便形成了一片古今建筑溶合、水溪幽径环绕,树木花草围裹的、见花闻香,百鸟欢唱之所!美丽幽静的环境,再有优秀的教师,一时间,云龙书院成为徐淮地区最著名的高等学府,周边地区的学子都纷纷赶来就读。


//

张伯英 徐树铮皆出自云龙书院

//


查一下云龙书院的历史,发现历届的主持人无不是名震一方、学富五车的学者名流,他们鞠躬尽瘁,用尽心力,把学院办好。

6.jpg

如乾隆初期聘任的云龙书院山长(院长)王竣,就是地方名儒,曾经是《乾隆徐州府志》的主笔;同治时期担任云龙书院主管的江西南丰人刘庠,也是誉满徐淮一方的名儒,曾主编过《徐州府志》;光绪时期的云龙书院山长有两位,一位是冯煦,他是著名的辞学家、金坛县的探花,为徐州培养过多位举人;另一位是邓析之,他是著名的骈文家。这些人做了山长、主管之后,始终坚持“义理之学,修养之道” 的办学宗旨,注重培养优秀人才。

7.jpg


清雍正十一年(1735)正式定名为云龙书院,至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书院改成学堂,前后一百七十余年间,云龙书院为徐淮地区培养了数以万计的优秀文化人才。我们仅在清末民初一段时间内,便发现云龙书院走出了多位极有才华的人士,他们有:清末举人、曾参与编纂《徐州诗征》的王学渊;编纂过《铜山县志》、后来在书院主讲国文的祁世倬;成为大书法家、法帖鉴赏家的张伯英;光绪癸卯科举人、在日本东京参加同盟会、后来任过铜山县第一任民政长(即县长)的韩志正。还有名重华夏、应该重笔推出的云龙书院学子徐树铮。

徐树铮,萧县皇藏峪人,生于清光绪六年(1880),八岁来徐州云龙书院读书,十二岁中秀才,十六岁补廪生,以后虽科场失意,但却投笔从戎,奔赴清末重臣袁世凯、段祺瑞麾下,后来成为北洋政权中的怪杰。


有这么辉煌的历史,

却曾经难逃一劫!


//

百年书院毁于一旦

//


随着时代的推进,到光绪二十九年(1903),清政府便下令,将全国各地书院一律改为学堂。徐州的云龙书院,便奉命改为学堂———最早叫徐州学堂,后来改称徐州中学堂,再后来又改称铜山县高等小学堂。名称虽变,但已形成的书院教学之风却不变,声誉依旧享誉四方。


8.jpg


清末民初,社会动荡,军阀四起,战祸连连。徐州这座历史军事重地,自然成了重灾区。至1911年辛亥革命前后,徐州便成了军阀交错割据的场所:皖系军阀陈调元占领过徐州;直系军阀孙传芳占领过徐州;奉系军阀张宗昌也占领过徐州。辫子军张勋以安徽督军、长江巡阅使身份,竟在徐州安营扎寨长达五年(1913———1917)。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一座名扬四方的学府———云龙书院(后名为铜山县高等小学堂)自然无法幸免:先是大军赶走师生,把学堂变成了军营,后是拆毁校舍,改建碉堡,再后来,便以战争防务需要,将学校全部拆除。从此,这座风景秀丽、育人有方的学府,便变成了一片废墟。

9.jpg

书院考卷


后记:重现昔日风华


徐州自古被这样一座文化学堂之气息所浸染,百姓世代不忘,1996年,徐州园林部门依史料记载,恢复了白鹿洞、望湖亭、可廊等古建筑,与东坡石床、摩崖石刻一起,部分再现了云龙书院昔日风采。如今再次重建修缮,钟灵毓秀的云龙山将更加吸引我们去用心品读。

10.jpg

11.jpg


拾遗

东坡石床:即一块长3.3米、宽1.3米、高1.75米的天然岩石。因苏轼“醉中走上黄茅冈,满冈乱石如群羊……”而得名。


12.jpg


可廊:是一个西向半敞廊。这个长廊左右都可以开窗,遇风雨时又可以关闭,炎夏时节可以在此纳凉。因为此廊可有而不可无,故称之为“可廊”。


13.jpg


白鹿洞:洞高3.5米,宽3.1米。得名为:唐代贞元年间,李渤与其兄李涉隐读于江西庐山五老峰东南。李渤养了一只白鹿,十分驯良,常随李渤出入,人们都称李渤为白鹿先生。南唐时在此建立了学馆,号为庐山国学。后来由宋孝宗批准朱熹建立了白鹿洞书院,为藏书讲学之处。明代正德初年南康太守王溱为了纪念李渤,劈山为洞。从此,白鹿洞便和书院结下了不解之缘。以后大凡在山中设立书院都少不了白鹿洞这个附属建筑。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