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村乾隆行宫探秘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8-11-08

1.jpg

  《铜山县志》里的乾隆行宫图

2.jpg

  张广居墓志铭石函

3.jpg

  张广居族谱

4.jpg

  丁氏节烈牌坊残件

  茅村在近代史上曾隶属于柳泉市,所以史籍将境内的乾隆行宫称作“柳泉行宫”。 该行宫为何人所建?为什么要把行宫建在这里?遗址附近的庙宇与之有何关系?它因何荒弃?历史上的官方档案为什么对其记载极少?这一系列的疑问,萦绕在人们的心头。走进历史,走近行宫,其中的原委曲直便会一目了然。


  修建之谜


  行宫,是皇帝外出时的临时驻跸休息之地,其规模虽然不能等同于皇宫,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种设施几乎一样不少,兴建起来又耗资巨大,而且制度森严,民间不得随意建造,一旦逾规,祸灭九族。


  那么,茅村行宫是怎么修建的呢?


  茅村行宫系私家所为。清朝乾隆年间,家在茅村张家林村的张继盛任河南归德府商虞(今商丘市)通判,因治理黄河水患有功,于乾隆二十一年受到封赏,不仅张继盛,连同他原任山西泽州知府的父亲张广居、母亲拾氏都承旨诰封。皇恩浩荡,何以为报?思来滤去,张家人发现乾隆爷屡屡南巡,多从附近的驿道通过,他们决定在自己的家乡为皇帝建一座行宫。这样,一来可报皇恩,二来借此取悦皇上,为张家人的进一步升迁铺平道路。


  说干就干,张家紧锣密鼓地实施起来。他们先请来堪舆高手确定地址,再制定总体设计方案,基本按照北京故宫模式,计划用地50余亩,需银四万两!尽管张家多人在外居官,不乏知府、通判、知县诸任,土地自然不成问题,但是这笔银两可不是个小数目,他们一时也难以凑齐。开弓没有回头箭,办法总比困难多。他们群策群力,或者变卖土地,或者转让房产,或者动员各房夫人卖掉自己的金银首饰,或者投亲奔友告借……七拼八凑,资金有了眉目后,方才破土动工。


  据道光版《铜山县志·柳泉行宫图》展示,这是一座豪华、恢宏的行宫,自乾隆四十年(1775年)开始动工,坎坎坷坷,历尽磨难,到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终于建成。


  哪料想,树大招风,事与愿违。张家为皇帝修建行宫不仅没有为自己带来福祉,反而烧香引鬼,给政敌留下了诽谤的把柄。于是张家“搜刮民脂民膏、贪污受贿、建造豪宅”的诬告信传到了乾隆爷的手里,致使龙颜大怒,一道圣旨就将张继盛革职拘捕。


  关于张继盛的结局,流传不同版本。一说他当即就被错杀了,后来乾隆爷弄明真相,为给张家一个交代,御赐了张继盛一颗金头——也就是在茅村民间传说的“金头银头,不如爹爹的肉头”的故事来源;再一个说法是,张继盛并没有被杀头,而是无罪释放,他继续效忠于皇上,最后在河南水利工程中身先士卒,“昼夜坐风日中,设法筹办,以积劳卒。”——事载《徐州张氏宗谱》。


  然而张家费尽心机、历时七年建成的行宫,皇帝老子只住了一宿!


  选址之谜


  地方那么多,张家人为什么偏偏要确定在这里建造行宫的呢?


  原来,堪舆理论认可的风水宝地颇有讲究,那就是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四灵拱卫,方为佳处。行宫所在恰好前面是龙须河照应,后面有檀山作为依托,东边就有现成的青龙山,西边纵卧着广山,天造地设,完美无缺。所以这里一眼就被地理先生看中,并落定了罗盘,稍加解说,便得到张家人的首肯。


  同时,此地的地理位置优越。一方面视野开阔,减少了安全隐患,另一方面,交通极为便利。东边不远处即是一条纵贯南北的官方古驿道,北通京师,南指江浙,它犹如今日的国道;西边有过茅村桥南到桃山驿、北去利国驿的二三等驿道,其级别至少也不低于如今的县道;东南五里有夏朔驿站,东北五里有石山驿驿站;东南十里过荆山桥能够直达徐州城;再向西十里是京杭运河泗水段,微山湖南岸的景山码头繁华非常,号称“淮海第一关”。因此,无论旱路还是水路,茅村行宫均可堪称不二之选。


  张家人多年为官,纵然清廉,也置下了不少田产,行宫所在便是他们自己的土地,用不着另费银两征地,可以大大缩小开销。并且张家林近在咫尺,对行宫的建设与管理都非常方便。


  庙宇之谜


  当年的茅村行宫,虽系私家建造,但金碧辉煌的程度,却不次于朝廷拨款修建的徐州云龙山行宫与新沂马陵山行宫。而眼下,这里除了后花园中假山残存下的一个土疙瘩之外,就只剩行宫西旁的一座空庙了。


  该庙有正殿三间,东西配殿各三间,过道五间。走进庙中,放眼望去,但见尽管破旧,却难掩昔日风采:屋内叠梁画栋,室外粉墙黛瓦,两厢配房,石墙到顶,券砌山门,穹窿当头。关于此庙神主是谁,民间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一道是娘娘庙。传说风流成性的乾隆爷微服私访时看上了村里的一位少女,信誓旦旦地说回京之时定将她带入宫中。结果皇上食言,女孩苦盼不得,抑郁而终。村人悲悯,修庙纪念。


  另说为观音庙。行宫竣工后,大内太监前来验收,对各方面都很满意,觉得美中不足的是还缺少一座皇上为百姓祈福的庙宇。张家人一听,甚为紧张,马上连夜动工。第二天一早,庙就建好了。庙里供奉的是观音娘娘,宝莲座下,拧天转、腰别柳、捶打井、挪动山这四大金刚分立两旁,高擎观音娘娘。信众到此,顿生敬仰。


  还有讲此乃阎王庙。阎王爷是阴间的最高法官,清正廉明,执法如山,对人世间的是非善恶洞若观火,明察秋毫。左右两边依次伫立着供阎王驱使的判官老爷、无常鬼、牛头马面及其他大小鬼卒。这能够很好地倡导人们积德行善、明白因果报应的道理,从而震慑乡间恶人,劝化人们生前多做善事,死后可以受到阎王爷赐予的优先“托生(转世)”的褒奖;特别优秀的还会托生到富贵人家。对生前做了很多坏事的人,阎王爷令判官一一记录在案,这些人犯进入阴曹地府之后,马上被戴上枷锁,打入十八层地狱,受苦受难。


  荒废之谜


  茅村行宫从乾隆四十年(1775年)开始兴建,到咸丰七年(1857年)就遭到毁坏,仅仅完整地保存了82年的光景。张家人花费了那么多的心血、财力、物力,甚至丢掉头颅而换回的成果,为什么就那么轻易地舍弃了呢?


  追根求源,不难发现,茅村行宫可谓建不逢时。


  康乾盛世使得满清王朝如日中天,然而物极必反,鼎盛便意味着衰落。自嘉庆起,它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夕阳西下,摇摇欲坠,至宣统,爱新觉罗氏的最后一抹王家余晖便黯然消散殆尽。而茅村行宫恰恰就是兴建在大清即将走向下坡道的关口之中,又毁坏在张家人心头余悸犹存、遍地狼烟四起的浪尖之上。


  史料记载,乾隆皇帝前后六下江南,四经徐州。他是在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第四次南下时,中途驻跸于茅村行宫的,而且只住了一宿,天明即起驾而去,从此该行宫就闲置起来,日益萧条。


  咸丰元年(1851年),黄淮流域爆发了声势浩大的捻军起义,他们纵横决荡,给予清廷沉重的打击。为皇帝而建的茅村行宫在劫难逃,大部分建筑毁于咸丰七年(1857年)的一场战火。


  津浦铁路韩庄至浦口段1909年1月的动工,一下子打破了茅村行宫130年的沉寂,给了它致命的一击,将其纵劈两半,香消玉损。


  抗日战争期间,马尔銮的地方游击队修建营园子,又看上了这儿遗存的砖瓦石料,责成民众为其一一运走。附近有些村民趁火打劫,不仅表层的建筑材料,就连地下的基础石,都被抢运一空。


  湮没之谜


  虽说史书浩如烟海,但是对茅村行宫的记载却惜墨如金,几乎翻遍档案,也难见介绍它的只言片语。


  洋洋24卷本的道光版《铜山县志》,仅仅收录一幅《柳泉行宫图》而已。如果说还有相关文字的话,那便是该县志中鲁一同的一首题为《柳泉》的诗及诗后注解:“茅村达柳泉,山行道弥恶。乱峰无主名,崖堑自纠索。新烟驿楼重,细柳禁垣弱。古来金碧地,梦寐成今昨。匪无百年人,讴歌念耕凿。西驭不可留,初阳淡城郭。吾身尚风尘,万事有逥薄。沉思高庙年,清泪临风落。(自注:旧有行宫,今废。)”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茅村行宫湮没于历史的风尘之中呢?


  茅村行宫就算专为皇上而建,也纯系私家所为,自始至终,官方基本没有参与,所以政府档案绝少提及,地方史料没有记录。


  另外张继盛的结局扑朔迷离,叫史学家对茅村行宫也难以落笔。如果说他是被错杀了,则错在皇帝身上,但皇帝纵有千错万错,也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如果说张继盛得到昭雪、官复原职了,个中情由也难免表现出皇帝失察的昏庸。在大兴文字狱的清朝,史家们权衡再三,还是不写为妙。因此,茅村行宫的历史在史籍里也就基本成了空白。


  张继盛的遭际使他的家族都跟着受到了连累。透过张家祖碑、族谱上的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张继盛出事后,其家族的状况。其一,为了避免受到株连,他有堂兄弟18人,突然之间有10支去向不明,剩下的8家还有一家隐居到深山之中;其二,张继盛获释后“以积劳卒”,墓碑上的孝子、孝孙竟然署的是化名;其三,张家的祖训里留下了“冤死别告状,饿死不做官”的诫言。


  这样,官方不敢记,张家不愿说,外人不知情,茅村行宫自然而然地就给后人制造了那么多的悬疑。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