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六百年 朱家林园子

来源:彭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8-09-20

1.jpg

民国六年修建的“朱氏墓道”碑

2.jpg

3.jpg

原址散落的石制构件

4.jpg

“皇清恩赐粟帛朱大公讳敦禄府母孺人邵太君之墓”碑

在徐州市沛县鹿楼镇邱庄大队的朱屈庄,有一处百里闻名的家族墓葬群——朱家林园子。


朱氏祖茔

朱屈庄原名大朱庄,与附近的小朱庄呼应,民国二十三年由本村保长屈庆福改今名。朱屈庄称大朱庄,不仅仅因为村里朱姓是大姓,更重要的是,该村是古沛朱氏西房的兴基地,是整个古沛朱氏西房的祖茔所在地。

朱氏祖茔自明初开基使用,延续至今近六百年,老百姓习惯称其为“朱家林园子”。据生活在祖茔附近的朱氏后裔介绍,朱家林园子不知被黄水淤毁了多少次。黄水退后,朱氏先人返回故里,凭借记忆在原址上重筑祖茔、立碑修葺,清同治初年终成最大规模。

朱家林园子整体占地近百亩,有四十亩的柏树护林,外以青砖垒墙保护,大门朝南,建有门楼,雕梁画栋。一个个高大的坟堆排列在其中,坟前都立着青石一体的墓碑,建有碑楼免遭风蚀。门楼前两旁有一对石狮子,高一米半,张牙舞爪、威目昂立,自1948年后移至在朱屈庄小学,前几年才被村民盗卖了一千五百元。朱家林园子还有守墓人,这在徐州的家族墓葬群中,是十分罕见的。


沛国朱氏

沛县是朱氏的发源地之一,古沛朱氏可上溯至春秋时期。公元前475年,周天子封侠于邾,立邾国,因此以国为姓,称“邾侠”;公元前221年,邾国被楚国所灭,邾国族人被迫逃亡。族人为纪念亡国,将“邾”去邑从朱,以此为姓,延续至今。

据《古沛朱氏族谱》记载:古沛朱氏的先祖初居胡庄(今沛县东南40里微山湖内),营墓于沛,子孙世居其地,逐为沛国朱氏。明朝初年因水患,利祖后裔五兄弟散居千秋乡(今鹿楼镇大庵寺、邱庄、朱屈庄一带),地理位置因处于沛县的西部,而被称为西房。后来人丁兴旺,又从此处分居马元、小朱庄、大朱集、小朱集、朱王庄、北芦楼、朱寨等村庄。

古沛朱氏西房五支同宗共祖,堂号“折槛堂”,源自汉元帝时槐里(今兴平市)县令朱云“以命直谏、不畏权奸”的典故。辈分排列:尊祖敬宗,敦本广信,守正学文,传世克振,树建为怀,国运丕昌,久修光耀,长发其祥。


四十亩柏树

民国时期,从山东金乡一带到徐州,有一条交通要道经过邱庄,从村后自西北向东南,经过朱家林园子、柏树林、大杨树、大庵寺、华山直到徐州,老百姓俗称“官道”。道上车推肩挑、商旅不绝,没有不知道朱家林园子和大杨树的。一九四八年淮海战役打响时,金乡一带的支前民工就是沿着这条道,推着粮食、衣物去徐州支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

朱家林园子仅坟头就占地十余亩,清光绪年间栽有四十亩的整齐划一的柏树林守护祖茔,苍松翠柏、郁郁葱葱,是沛西的一大景观。

每年春天,坚守了一冬的柏树种子的外壳,夹杂着干枯的柏叶纷纷落下。柏壳烧起来不起火头不冒烟,而且散发着淡淡的松香味。附近的村民收集起来,到冬天用它烧火罐来取暖。夏天,柏树林是附近村民避暑的好地方。任外边炙如火烤,一走进林子,瞬时凉爽惬意。厚雪铺地、北风呼啸的寒冬,柏树林绿色依旧、更加醒目,成为一处远近闻名的地理标志。

1958年,沛县鹿楼镇要建鹿楼人民大会堂,缺少木料。朱氏后裔主动提出砍伐祖茔旁的柏树林,全鹿楼公社的劳力齐聚此砍伐柏树。由于挖树根的缘故,这一片柏树林地至今比周围要低洼很多。


大杨树庇荫遮天

在柏树林的北边,还有一片杨树林,两片树林的中间,是从金乡一带到徐州的官道。杨树都是本地品种,多是三个大人手拉手才能搂抱过来;树冠很大,在上空越过官道覆盖了柏树林。由于杨树非常粗、人们爬不上去,聪明的人就先爬上南边的柏树林,再沿着柏树枝攀到杨树林。

大杨树也是一处非常有名的地标。由于大杨树冠大而密,能遮住小雨和露水,所以在暖和的天气,那些付不起住店费或者节俭的过客,就将就着在大杨树下过夜。往来的人们感恩大树的庇护之恩,就对着最粗的大杨树烧香许愿,一时间香烟缭绕,树上系满了红绳。

杨树林也是老鸹等鸟类栖息的天堂,方圆数里均可闻听到鸟叫,黑压压的一片结伴飞行。久而久之,杨树林里落下了厚厚的一层鸟粪。冬天老鸹无处觅食,杨树林的主人、朱屈庄首富朱本清为留住老鸹,就叫长工们在树林里撒上一些孬粮。一年四季,老鸹粪能起上十几大车,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庄稼的肥料问题。

1950年,乡委将杨树林卖给高坊集的木匠做土料。当时刨树都是先挖树根,将树连根放倒。树大根深、十分难刨,最大的一棵杨树接连刨了一个星期才完工,可见朱家杨树林里的杨树是多么的粗大。


文物散落祖茔

近年因修路等原因,朱家林园子的一部分坟墓被大朱集的朱氏后人起回去重新安葬。每逢清明、春节,古沛朱氏西房的后裔依旧自发来此祭奠。现在原址,还有数十通明清至民国时期的石碑,并有石香炉、石烛台、石桌子、石华表、石牌坊等构件。

民国六年(1917)暮春上浣,由朱宗坤、朱敦素、朱广业、朱本仁监修的《朱氏墓道》碑,横碑高60公分,长130公分,厚20公分,有字的一面光滑,无字的背面粗糙。墓碑正面边缘饰以“卍”字不到头纹理,《朱氏墓道》四字采用正楷字体,每个字方三十公分,遒劲有力。此碑是朱家林园子规模宏大、气势凛然的有力证明,且物以稀为贵,目前在徐州地区,还没有发现哪个家族墓群立有墓道碑。

朱家林园子还有一块《皇清恩赐粟帛朱大公讳敦禄府母孺人邵太君之墓》碑。此碑由墓主人的子孙立于清朝宣统二年(1910)庚戌杏月,品相完好、字迹清晰。按清朝旧例,对于高寿、有德行、有功勋的人,要“恩赐粟帛”以彰天恩,即赏赐粮食和布匹。此碑记载了清朝皇帝赏赐朱氏粮食和布匹的史实,立碑时间处于变革之际、多事之秋,更是朱氏财力雄厚的体现。

原朱氏祖林前有一对清早期的华表,黄水淤下去后,近年又重新挖出,立在原址,除缺少下面的石础和上面的望狮猴之外,碑身完好。上有行书书写的一联:“槛折螭坳薪传鹿洞,封崇马鬣垂协牛眠。”不知何人所撰。螭坳是宫殿螭阶前坳处,朝会时为殿下值班史官所站的地方。槛折螭坳是指朱氏先祖汉朝朱云“以命直谏、不畏权奸”的典故。鹿洞指白鹿洞,为宋朝朱熹讲学处。马鬣封是坟墓封土的一种形状,亦指坟墓。至于牛眠,则是古人风水学上所谓有利于后代升官发财的坟地。

园内还有一根牌坊残柱半埋在土里,刻有华表浮雕,浮雕内刻着“华峰通瑞气千秋永峙作屏”,可惜缺少另外一联。


园子的守墓人

朱家林园子内雇有两名常年守墓人。本地老百姓认为,守墓人是最低等的职业。墓主家的每一个人,就算是小孩,在守墓人面前也是主人。朱家林园子的最后一任守墓人,是王大聋子和王二聋子亲兄弟俩,二人都弓着背,黑黄的方盘脸、鼓鼓的眼球,神情木讷、丧失听力。

作为守墓人,二人轮流睡在林园子的门楼里,每天都要清扫林园的地面,除去杂草、修剪树木,擦拭墓碑和供桌。一年四季定时点香火、上供品、烧纸钱,并不断内外巡视,以防有人偷窃、盗墓。朱家人来祭祖,守墓人要像孝子一样跪在一旁陪伴。不管朱家谁家有喜事,守墓人都要无条件的去帮忙,吃饭的时候却不能上桌。朱家有丧事的时候,守墓人要戴孝帽、披孝衣,跪在灵棚里。

1957年,邱庄合作社要在田地里大建土井,利用井水灌溉庄稼,可是缺少砖头。于是就拆掉朱家林园子的围墙,解决了实际困难。至此,二位守墓人才离开了朱家林园子。

王大聋子终身未婚,王二聋子妻子早逝、撇下两个儿子。二位守墓人自民国初年来此接任守墓,一生艰辛难以尽叙,一直受到附近村民的嘲讽、戏弄。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推翻了旧社会、旧制度,他们的后代才有了尊严,如今都事业有成。


网友评论

我要点评
点赞(0)
暂无相关评论